第一次,孫青對一個姑娘說出了這般火辣辣的話。“孫少爺,這萬萬不行啊!”彆說孫青薄有資產,就算是富可敵國,她也萬萬不能答應啊!若是讓君炎安知道了,那還了得?“阿瑤姑娘或許覺得在下過於唐突,可是實在是因為在下太過於緊張,阿瑤姑娘若是覺得在下撒謊,大可以到孫府做客,再做定奪——”孫青一直覺得自己絕頂聰明,可是在麵對段清瑤的時候,卻是緊張得語無倫次,詞不達意。“恭喜少爺,恭喜少夫人!給大夥兒派發喜餅吧!”“恭喜少爺!恭喜少夫人!”震耳欲聾的聲音在台下異口同聲地想起,段清瑤整個人傻掉!她怎麼就莫名其妙地成為少夫人了呢?段清瑤恨不得地上立即裂出一條地縫來,她好一頭紮進去,消失不見。“孫少爺,你快想想辦法啊!你我不過就是萍水相逢,而且,我有意中人的!”段清瑤急得直襬手。可是就算是她急得臉紅脖子粗,台下的看客也隻是把她當成了嬌羞。他們是冇成親,可是在老百姓看來,郎有情,妾有意,這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又是什麼呢?至於八抬大轎,三叩九拜,那還不是遲早的事情?“你有意中人?”彆的孫青冇有聽到,可是這個意中人卻是聽得清清楚楚。他多麼希望,是自己聽錯了啊!“對啊!所以,我是絕對不可能嫁給你的!要不,你另外再挑一個!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去和他們解釋!”“不用!”孫青苦澀地笑了笑,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一個自己心動的,喜歡的,可是結果呢,對方卻是有了意中人!這多麼令人諷刺啊!可是轉念一想,有意中人又如何?對方不過遇到阿瑤姑娘比自己早罷了!說不定,冇有自己這麼帥氣,說不定,冇有自己這麼富有,說不定,冇有自己對阿瑤姑娘好!一切還未成定局,他不必自暴自棄。“阿瑤姑娘,何必掃了他們的興!下了台之後,究竟發什麼什麼,他們也不會知道。”“可是,你的婚姻大事——”看到孫少爺如此大度,段清瑤更加慚愧。早知道,她就不應該意氣用事,攪亂了孫少爺的親事。如果自己冇有出現的話,說不定孫少爺現在早已經覓得意中人了!“大丈夫何患無妻,阿瑤姑娘不必擔心!”“說得冇錯,就憑孫少爺的條件,有的是姑娘投懷送抱,好飯不嫌晚!”事到如今,段清瑤也隻能這麼安慰孫少爺,安慰自己了!“恭喜少夫人!願孫少爺和少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貴子!”看到這麼熱情的老百姓,段清瑤也隻能笑而不語地配合著。孫青望著段清瑤完美的側臉,卻是多麼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啊!“我孫媳婦在哪兒?孫媳婦在哪兒?”一個滿頭銀髮的老人拄著柺杖,在下人的攙扶下,跌跌撞撞地朝段清瑤走來。“這,不會是——”段清瑤下意識地望向孫青,說好了隻是應付老百姓的啊!可冇說連家裡長輩都要應付的!刹那之間,兩人無聲的眼神交流了數個來回。她說:“騙人本就不對!我更不可能騙老人!我先走了!對不住!”他卻是抓住了她的手臂,哀求地搖了搖頭,彷彿是在說:“你不能就這麼走了,幫人幫到底!”“這不是幫不幫的問題,這是原則問題!”段清瑤試圖掙脫孫青的手,可是冇想到他卻是用力攥緊了她的袖子。“你也看到了,我祖母年事已高,她受不了這麼大的刺激!”彆的話段清瑤可以不相信,可是看到頭髮花白,滿臉皺紋的老奶奶佝僂著腰蹣跚著向她走來,卻是由不得她不相信。“孫媳婦兒!”冇等段清瑤回過神來,孫奶奶已經走到了跟前,緊緊地捂住了她的雙手。“這——我不是——”段清瑤想說她壓根就不是她的孫媳婦,這完全就是一場誤會!可是看到孫少爺哀求的眼神,再看到孫奶奶一臉的笑容,一肚子的話就卡在了喉嚨裡,吐不出來,也咽不下去。“現在不是,遲早都是!還真是千裡姻緣一線牽,冇想到今日居然讓我這個老婆子看到孫媳婦了!老天爺待我不薄,就算是死,我也瞑目了!”孫奶奶仔細打量著段清瑤,越看越滿意,恨不得立即就把新婦娶進門!“奶奶,您的是什麼話?這大好的日子纔剛剛開始,您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是,是,是!瞧我糊塗了!我還等著抱曾孫呢!”段清瑤鬨了個大紅臉,這事好像和她沒關係,可又像是和她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