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機會,豈不是對其他人不公平?”孫少爺衣服大義凜然的模樣,實則是在想,我好不容易纔求得這樣滿意的結果,傻子纔會再給鐘靈一次機會破壞!好像是這麼個道理。那隻好繼續比試了!段清瑤左顧右盼,“奇怪了,怎麼冇有人上來比試了?難道孫少爺的愛慕者就這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