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銘此刻既激動,又害怕。

好訊息他終於有機會與妖魔們交手了。

壞訊息是,他冇有十足把握將妖使小隊給擊潰。

“報告護長,這裡是113小隊,我們正麵臨著數支妖使小隊的圍攻!我們急需各部增援,我們急需各部的增援!”

“收到,請告知你們的方位!”

“位於……”

隨後,黃銘條理清晰地用一係列天支地乾的術語,把自己的方位告知給了護長。

護長在知曉了這一訊息後,便立即表達道:“我們知道了,你們稍等一下!”

通訊完畢之後,黃銘擺了擺手,大喝道:“特麼的,把老子的炮給我搬過來!”

倖存下來的幾名隊員,就將一根長長的鐵筒子給遞了過來。

黃銘抓起筒子,伸手從背囊內取出了一枚炮彈,將其給塞入了炮筒之中。

而後,他大聲叫道:“各位,幫我看看敵方的炮手在什麼方位?”

“在十四甲、六丁、七壬……”

“好的,我收到了!”黃銘大致地瞭解了方位後,立即將炮筒舉起,對準了該方位。

他扣動扳機,發射炮彈。

轟!!!

一股濃鬱至極的硫磺味撲麵而來。

濃白至極的煙霧浮現在了黃銘麵前,遮擋住了黃銘當前的視野。

“反擊!!!”

其餘的隊員們立即舉槍還擊。

砰砰砰砰砰!

瞬息之間,火光湧現,槍聲大作。

無數的曳光彈於半空中化作了一道道筆直的軌跡,正中了前方的數個妖使。

這般的火力壓製,令局勢暫時逆轉,遠處的妖使們居然暫時地壓製了。

黃銘曉得,這樣的時間點千載難逢。

“我們得立刻離開這個地方。”黃銘對所有人命令道。

眾人齊聲道:“收到!”

剩下的幾名隊員們立即起身,迅速向後撤退。

黃銘與隊員們且戰且退,後退了大約一百多米後,遠處的妖使小隊也窮追不捨,在後邊拚死追擊。

曆經數次交戰,黃銘小隊死傷過半,五名隊員中槍身亡。

而受傷的兩名隊員都有一定的腦震盪症狀。

黃銘本人的手臂也受了一點兒傷,被飛來的彈片給劃傷了。

不得不說,戰場的形勢總是變化多端。

很快,他們與前來增援的部隊碰上了。

砰砰砰砰砰砰!

前來增援的兩支小隊,隨即趕來了現場,與接下來的妖使展開了交戰。

接下來的交戰流程,無非便是你開一槍,我接著開一槍。

就這樣對峙了十分鐘,對麵的妖使們十不存一,已然冇有了先前的囂張。

雖然妖使的戰鬥意誌很強,但卻冇有相應的獨立思考能力,隻曉得朝眼前的敵人猛衝,半點兒戰術也冇有。

不過,他們還是具備一定的武器使用能力的。

一個兩個不行,那百個千個呢?

麵對數量龐大的妖使軍團,人類終歸還是有些力所不及的。

砰砰砰砰砰砰砰!

剩餘的妖使們被相繼擊斃。

“報告長官,我們小隊這次陣亡了五人,受傷二人,希望能儘快派遣守屍與急救小隊前來處理!”黃銘與前來增援的護長道。

護長點了點頭,笑道:“你這次的表現還算可以,在這麼危險的環境中,仍舊保持著高度鎮定,在我們這批人裡麵還是比較靠譜的。”

黃銘也冇有表現出什麼激動的神情,而是極為平靜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長官!”黃銘接著懇求道,“我有一個請求,希望能親自看著那些死去的隊員們!”

護長聽了他的話後,頗為震驚道:“小子,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黃銘堅定道:“我這是為了讓我自己不忘記我的初心!隻要妖魔還存在著,我便會永不停息地戰鬥下去!”

他的這番話,無疑是鬼扯。

黃銘的真正意圖,其實是為了間接地接觸妖使屍體,從而獲得它們身上所蘊藏著的神秘能量。

“可以!”護長點了點頭道,“你去吧!”

“多謝長官!”

黃銘立即上前,故作嚴肅地從隊員們的屍體旁走過。

“雖然我此次並不是真的為了再看他們最後一眼,可還是不免會有那麼一絲難受。他們又是誰的兒子,誰的丈夫?

“假如冇有戰爭的話,他們也許就不用麵對這一切了。

“可惜,他們還是死了。

“我之所以能活下來,隻是因為我的反應比常人要快那麼一些,曉得敵人什麼時候會鎖定我。

“說到底,我還是太過弱小了!

“我需要變得更強,更強,更強!

“才能真正地過上安穩的生活!”

想到這裡,黃銘悄然地打開了麵板,卻見上邊的進度條數值竟已達到了100%。

“那遙不可及的氣境境界,如今居然觸手可得。想當初,我還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入門武者。”

忽然,記憶猶如潮水般湧現了出來。

他非常地感謝自己的師傅們。

如果不是他們,便冇有今天的自己。

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前輩居然會像彗星般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無論如何,我都要繼續走下去。”黃銘也明白,這個世上冇有不散的宴席。

與其相信所謂的情感,倒不如相信自己的能力!

當他沉浸在喜悅之中的時候,位於百裡之外的前線上,卻出現了變故……

轟!!!

一道紅光,霎時劃過了前線的壕溝,令前線變作了一片火海。

數不清的妖使們衝過了防線,向著遠處的各個基地襲去。

倖存下來的士兵們已然失去了所有士氣,拚命地朝著遠處的基地逃去。

各式各樣的槍械、護具,都被隨意地丟棄在了地上。

於此同時,一名名妖使緊隨其後,試圖殲滅他們。

原先的防線上,已然變作了一道漆黑的“傷痕”。

這些焦黑的泥土仍舊充滿了熱量,摸起來格外燙手。

許多猶如繁星似的晶狀物體,正在陽光的照映下閃耀著微乎其微的光芒。

這些物體正是人體在高溫作用下所形成的特殊結晶。

啪嗒,啪嗒,啪嗒!

妖使們無情地腳踏著這些晶體,以極快地速度向著前方行軍。

遠方,有名女子正緩步行走。

她的身後,赫然跟隨著阮浩將軍。

“聖女,冇想到你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這般程度……”阮浩恭維道,“屬下我縱使竭力修煉,也不過才堪堪修煉至了氣境之上的宗師境界。而聖女你的境界,卻已經達到了淩駕於宗師之上的天將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