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生活仍舊是那麼枯燥而乏味,每天都是千篇一律,冇有變化的生活。

黃銘依然在過著他那重複的生活。

他每日不是練武,便是練武。

重複地對練,重複地對練。

彷彿他的麵前,有著成千上萬名對手。

現在的他,對練的強度每日劇增。

雖然現在的他,已然達到了血境之極限,但這並不妨礙他瘋狂地進行著對練。

要想進行如此高強度的對練,就必須要有非同尋常的意誌力。

很顯然,黃銘便擁有著這樣的意誌力,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堅持習武那麼多年。

然而,人體的極限可不是那麼好打破的。

縱使黃銘拚了命地去苦練,也無法改變他無法突破當前極限的現狀。

無論他如何的苦練,他的境界仍舊是難以進步。

這一切究竟是什麼原因所導致的?

黃銘自己也不甚瞭解。

或許,技術也是存在著所謂極限的吧!

——

新義大本營,甲字練功房之中。

轟轟轟!!!

他的攻勢密集無比,猶如排山倒海。

如此之快的拳頭,在旁人的眼中宛若兩道虛影。

嗖嗖嗖嗖!

一道接著一道的破風聲接連響起,好似一支又一支的弓箭從耳旁飛過。

黃銘用那極快的拳頭,掀起了呼呼作響的強烈狂風。

站在黃銘麵前,好似坐在一輛高速行駛的開著車窗的車子內部。

風大得猶如無數隻手掌打在身上。

黃銘的拳頭越來越快,已然達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此刻的他,全然投入進了血境的對練之中。

在他的視野之中,總有一名強悍至極的對手正向他衝來。

可他總能預判對手的攻擊軌跡,進而做出多種多樣應對方法。

事實上,現在的他早已洞悉了拳法的一切奧義。

他的大腦的運算能力已然達到了他目前境界的極限。

轟!!!

黃銘集中全部的力量,打出了《伏虎降魔拳》中的虎嘯。

他已經很多年都冇有用過師傅傳授給他的武藝了。

如今的他,開始回憶他過去所學的一切。

他試圖從中找出最為致命的一招,用於快速決勝。

這一招虎嘯,乃是集中全身肌肉力量朝著某個目標打去的終極招式。

這樣的招式需要在極短時間內集中全部的內力。

也隻有這樣,才能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將極其強悍的對手給完全擊敗。

轟!!!!!

這一拳看似冇有什麼力量,但實際上卻能令人分崩瓦解,四分五裂。

這便是他的終極殺招!

黃銘緊攥拳頭,長長地撥出了一口氣。

嗖!!!

一道氣柱頓時噴湧而出,發出了極其尖銳的氣息流動聲。

瞬息之間,他的體溫下降了整整兩三攝氏度。

此刻的他,就連呼吸能力也是那麼的驚人。

黃銘想到這裡,微微一笑道:“現在的我,還得變得更強!”

——

次日,他像往常一樣,帶領著自己的隊員們在周邊巡邏。

不得不說,巡邏的日常,總是那麼的無聊。

更彆提現在正逢夏季,陽光毒辣得可怕,何況他們還穿著那麼厚的裝備。

黃銘仍舊是往常一樣,走在隊伍前方,帶領眾人於道路巡邏。

他僅僅走了大約五公裡,便流了許多汗。

內衣打濕便尚且不說了。

最要命的是,衣服濕了以後,身體的散熱能力便會大幅下降,甚而至於會令人出現中暑的症狀。

他作為隊長,還是有必要照顧隊員們的。

哪怕他直到現在,也跟這些隊員們混得不熟。

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又帶領隊員們連續走了一公裡後,便轉頭對他們道:“先休息一會,再走下去,我估計所有人都要受不了。”

於是乎,他們尋了一處樹林乘涼二十分鐘。

隊員們也不顧地麵是否乾淨,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們從揹包中取出了鋼製水壺,咕嚕咕嚕地把水壺裡的水給喝了精光。

縱使如此,他們也仍舊覺得燥熱難耐。

他們脫去了身上的防護裝後,也仍舊覺得熱。

黃銘見此,立即站起身來,對自己的隊員們展開了檢查。

首先,他逐一端詳了眼隊員們的臉。

他們的臉頰無一例外都黝黑至極,死氣沉沉。

這樣高強度的工作,無疑是極其考驗體力與意誌的。

穿著如此之重的衣物,在這般炎熱的環境之中長期行走,必定會極大地消磨掉士兵們的士氣。

與此同時,妖魔大軍的士氣卻會越來越高。

黃銘此刻對於前線戰事不再抱有任何期望。

擊敗妖魔已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在黃銘看來,如果他們真的無法從根源上杜絕妖魔的出現,那麼人類敗於妖魔是必然之事。

此刻的大夥們,士氣相比剛開戰的時候大幅下降。

黃銘見到此情此景,也倍感無奈。

曾幾何時,他同樣認為戰爭會很快地結束。

可萬萬冇有想到,這場戰爭居然會那麼的持久。

他的師傅接二連三地死在了這場戰爭之中。

現在的他,真的已經無路可去了。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冇有人可能順風順水地活一輩子!”

黃銘也早已想通了這個道理,打算以自己的方式,安然地活下去。

他所追求的,僅僅是有功練,有飯吃,且不用擔驚受怕的普通生活罷了。

可惜,這個世道連這樣的安寧也不曾提供得了。

既然如此,他便隻能用自己的方式,在這個時代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當他這麼想著的時候,遠處忽然響起了一陣槍聲。

砰砰砰砰砰砰!

數名隊員身上霎時浮現出了一團又一團的血霧。

黃銘連忙臥倒在地,大喊道:“有敵襲,臥倒!”

剩餘的隊員們連忙趴在地上,穿戴自己的裝備。

就在這時,一道紅光落在了地上。

轟!!!

光與熱頓時迸發開來。

數名隊員被這些光與熱所吞冇,化作了虛無。

倖存下來的人們目瞪口呆,原本恢複正常體溫的身體,頓時熱了起來。

所有人的背上都接連出了許多的汗。

空氣之中充斥著食物烤焦般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