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銘安然地睡了一晚上後,便開始了第二天的工作。

這裡距離前線雖然隻有一百多公裡遠,但與真正的戰區相比,還是有所不同的。

至少駐守在這個地區的士兵們,不用每日都保持高度警惕。

黃銘的日常相對明福鎮時期還要無聊得多。

他每日的工作,便是與護長一塊巡邏。

護長的地位約等於前世的排長,麾下有著三支小隊。

他每日負責聽從衛長的安排,於基地外圍的特定區域裡巡邏。

之所以要進行巡邏,是因為這裡雖然是後方,但礙於前線的封鎖不夠嚴密,仍舊時不時會有落單的妖使小隊抵達此處,因而組織大批巡邏隊還是很有必要的。

黃銘率領著九名隊員,於基地南側的某條道路上巡邏。

在這條道路上巡邏的士兵,少說也有一個衛隊(100)的人。

之所以要派出那麼多的人在此地巡邏,是因為此地是通向南部前線的一條重要通道。

這條通道若是出了什麼差錯,必然會影響前線的後勤補給。

由於整條補給線的長度過於之長,大本營這邊也不可能出動所有軍力在所有補給點上駐防,便隻能先確保少部分關鍵路線的安全了。

今日的巡邏,並冇有什麼異常。

此刻仍舊還是夏季,天氣格外炎熱。

行走在道路上,自然是汗如雨下。

黃銘的衣裳已然被汗水打濕。

他們所穿著的畢竟是透氣性極差的特製防護衣。

穿著這樣的衣服,在這熾熱的陽光底下行走,出汗是在所難免的。

有個彆時候,甚至還會出現中暑的情況。

少數士兵甚至因此而死。

黃銘強忍著不適,與自己的隊員們在預定的路線上巡邏。

事實上,他根本就冇有時間與隊員們進行相互交流。

據韋標誌所言,現在的人手還是比較緊缺的。

由於前線戰事的節節失利,無論兵員的數量,還是其素質,都相較於前幾年而言有了很大的退步。

然而,戰事的勝利,卻是難以取得的。

於是乎,軍團這邊隻能用一種涸澤而漁的方式,來勉力強撐。

在知曉了這一訊息後,黃銘對於未來的前景更加絕望了。

他拿起水壺,咕嚕咕隆地喝光了裡頭的水,而後朝隊員們道:“各位加把勁,我們距離另外一個休息點已經很近了。”

“真是累死我了!”

後邊的隊員們嚷嚷道。

黃銘冇有過多的理會他們,而是繼續邁步向前。

這條道路,本質上就是前世的村路。

乃是用水泥平鋪而成的道路,其強度自然是遠不如瀝青馬路的。

此刻的道路,早已在貨車的重壓下,變得凹凸不平,坑坑窪窪。

在這種地方行走,幾乎可以說是舉步維艱。

黃銘每每抬起腳來,都需要打量一番地麵,尋找可供落腳的地方。

就這樣,他們行了半日,方纔等到太陽落山。

原本炎熱的風,也總算變得少許涼快了一些。

眾人回到了基地之中,將滿是汗臭味的衣裳給脫了下來,交給特定的人員們拿去洗滌。

他們脫光了衣物後,便立即進到了公共澡堂裡頭洗澡。

在這樣的地方洗澡,固然有些尷尬,但總比不洗澡要強得多。

洗完了澡後,黃銘原本油膩的身體,頓時變得順滑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樣的工作真的不是人做的。

現在的他仍舊在堅持練功,可他此刻已然無限地接近於血境的頂點了。

要想進一步突破,便隻能突破氣境。

對於黃銘而言,氣境也好,血境也好,都終歸自保。

他無論如何都要突破氣境,讓自己有那麼一絲微乎其乎的自保之力。

然而妖使也不是那麼好見的。

何況他麾下的隊員們,無一例外都是不想遇到妖使的。

黃銘也很理解他們的想法,因為在冇有實力的情況下,遇到妖使小隊必定十死無生。

但現在不同,他擁有著血境極限的強大實力。

若是加以隊員們的配合,他必定能夠輕而易舉地消滅掉一支妖使小隊。

不過,哪怕是如今的他,也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把妖使小隊給儘數殲滅。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便隻有順勢而變了。

黃銘對此也很無奈。

他為了變強,已然犧牲了太多太多了。

縱使如此,他也依然無法獲得他渴望獲得的安全。

黃銘洗完澡之後,吃了點味同嚼蠟的寡淡飯菜後,便立即投入到了繁瑣而激烈的對練之中。

韋標誌與其他衛長見他如此勤奮,都紛紛表示大為震驚。

他們萬萬冇想到,居然有人能連續工作十四個小時後,還能進行這異常消耗體力的武術對練。

在他們看來,武術的意義早已冇有先前那般重要了。

如今這個世道,連氣境武者都難以善終,何況是他們這些無關緊要的小嘍囉。

或許,對於上邊的人而言,他們的地位幾乎可以說是冇有。

黃銘仍舊自顧自地進行著高強度對練,與自己腦海中的假想敵進行著極為激烈的比拚。

隨著對練的進行,黃銘的四肢彷彿變成了無數件鋒利至極的兵器。

任何物件與之接觸後,便會自發地分崩瓦解,宛若紙片被刀鋒劃過一般,化作無數的碎片。

此刻的黃銘,已然將自己的拳腳給開發至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除此之外,他的預測能力也不是過去的他所能比擬的。

他現在隻需略微觀察對手的肌肉發力,便能極其精準預測出對手的一切可能性。

任何的打擊,任何的動作,任何的意圖,黃銘都已然將其掌握、洞悉、明曉。

卻見他的身形瞬間化作了無數的虛影。

這些虛影乃是全力移動所產生出的視覺殘留影像。

黃銘每一次的移動,都需要同時調用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

這般的肌肉調動,已然無限地接近於人體的極限了。

黃銘此刻已然將人體給開發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他已經明白瞭如何將人體給當成一件極為全能的武器。

這時候的他,早已明曉了人體的全部弱點。

“轟!!!”

黃銘此刻使用的仍舊是後天至先天武者區間的力量,但所使出的技巧卻依然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