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金剛咒還挺有用的。

金剛咒加身,葉天氣力增加了幾倍,踏地一躍將兩個隱藏在地底下的影分身拖出,分身承受不住被拉出地下的傷害,化作兩道白煙。

“分身的實力遠不及本體,如果不是為了連打效果,就是為了混淆敵人的視野,隱藏真身,通過眼花繚亂的攻勢讓對手疲於應對。”

這不林耀剛跳起來,兩個鳴人就出現在了葉天的上方,共同推著一個螺旋丸向葉天攻來。

“兩個?看來這兩個都不是真身。”

葉天側身躲過,一腳踢掉掉其中一個分身,剩下一個分身落地抓著螺旋丸繼續向葉天攻去。

“一力破萬法,金剛掌!”

葉天一掌打出,和螺旋丸碰撞在一起,勢均力敵,但很快分身就由於查克拉量不足消失。

鳴人繼續指揮著分身進攻,再次尋找攻擊的機會。

無數個分身不停地試探,一開始葉天還配合地躲來躲去,後來乾脆就不動了,直接站在原地。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

“狐狸小子,你就打算一直躲躲閃閃嗎?我看你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這點攻擊可不夠看。”

鳴人也意識到了體術對付不了葉天,小聰明在這傢夥麵前更是行不通,葉天的戰鬥經驗和戰鬥技巧甚至在斑之上。

鳴人解除了所有的分身,露出本體,看著葉天,他總有種感覺,就是眼前這個人隻是外表年輕,但實際上已經活了不知道多久,就像一個老怪物。

事實也正是如此,如果按照活了多少年來算的話,鳴人的歲數相當於葉天打個盹的時間。

“怎麼了?我覺得你冇有多少可用的時間了吧。”看著停下了進攻的鳴人,葉天開口道。

“哈,你猜的不錯,我可能用儘全力都打不過你。”鳴人的臉色有些不甘,但事實就是如此。

“你的意思是要放棄嘍。”

“不,我隻是想告訴你,我是不會讓你傷害木葉的,更不會讓你傷害木葉的同伴們的。”

眼看打不過,鳴人開啟嘴遁模式,用最強的姿態麵對葉天。

“哦,所以呢?”葉天用大拇指扣了扣牙齒,挑飛了在上個世界裡吃的晚飯,毫不在意,一副你還想說什麼就儘管說老子聽得進去算你贏的姿態。

位麵之子葉天可是見得多了,不稀奇,這些傢夥說來說去就那一套,實在厭煩。

鳴人一怔,這不對啊,這傢夥是不是跑錯片場了,怎麼不按套路出牌,自己已經放完了狠話,接下來葉天就應該要說毀滅木葉是因為什麼,然後表達一下自己的決心纔對啊。

就像大蛇丸懷纔不遇為了報複聯合砂忍要摧毀木葉,長門因為對木葉忍者的仇恨被綱手激怒毀滅了木葉,帶土為了創造一個隻有琳的世界,斑為了實現永久的和平發動了無線月讀的計劃,每個人都有他的目的。

那葉天的目的是什麼呢?

眼看葉天不說話,鳴人隻能自己開口問,“你為什麼要入侵木葉?”

葉天一臉茫然,自己什麼時候說要入侵木葉了,這麼點大的小村子葉天還不放在眼裡,要不是師尊說什麼要找徒弟的鬼話,自己纔不會出來呢,好不容易有了突破的感覺,馬上就能位列天尊,硬生生給那個死老頭打斷了,該死的鴻鈞老兒,一定是怕自己徒弟超過了他自己!

鳴人見葉天長時間低著頭不說話,一副我在哪我是誰我要乾什麼的樣子,感覺事情好像有些不對,發問道:

“哭累(喂),那你吸一杆打呦?(我說你到底來乾什麼的)”

葉天反過神來,“哦,我是來找徒弟的。”

“所以說你不是來入侵木葉的?”

鳴人黑人問號臉,這年頭玩笑開這麼大的嗎,為了阻止自己乾出什麼

“那你闖入我的婚房乾什麼?”鳴人撇著小夫嘴,眼眯著一臉鄙視地看著葉天。

葉天也不準備打下去了,再打下去鳴人死了可就麻煩了,自己隻會破壞不會創造啊。

“哦?你說這個,我也不知道啊,都是這萬界珠的問題,麻蛋每次給我傳送的座標都不正經。”

葉天掏出萬界珠狠狠扔了出去,“破珠子,壞給你臭老頭。”

飛出去的萬界珠打破層層界域最後消失不見。

而此時虛無的黑暗中一座發光的仙宮上,有一個道長坐在石台邊,此刻他正在悠閒地沏茶,全神貫注冇人打擾。

突然一個發光的球體憑空出現,向他後腦砸來,道長臉上的笑容轉變為無奈,抬起右臂,抓住了球體,定睛一看,那球體赫然就是葉天扔過來的萬界珠。

“這個孽徒,竟敢謀殺親師,老二去看看他找的徒弟怎麼樣。”

“是!道祖。”黑暗中露出一道頭角崢嶸的身影。

看到葉天扔出萬界珠全經過,鳴人現在肯定了,這傢夥絕對是來搗亂的,剛纔他和自己打根本就冇有使出全力,隻是在玩玩。

鳴人不知道剛纔那個珠子到了哪裡,但絕對不是忍者的力量能做到的,眼前這個看起來和跟自己一般大的少年有著超越六道仙人的力量。

遠處的薩斯給看的比鳴人更加清楚,掌握空間瞳術的他,已經數不清剛纔葉天開了幾扇門,是六扇門?還是多少,總之這是一個絕對無法打贏的敵人。

佐助深諳:“接下來隻能交給鳴人了。”

葉天轉過頭,看著已經驚掉了下巴的鳴人,“完事啦,彆嘴巴張那麼大,那個麻煩的珠子我已經還給師父了。”

“對啦,那是因為師傅叫我要找的徒弟我已經找到了,就是你還有你。”葉天指了指眼前的鳴人,又指了指遠處的佐助,還朝佐助笑著揮了揮手。

“我?當你師傅的徒弟,不行,好色仙人.......唔唔唔”

佐助不知道什麼時候用瞬身之術到了鳴人的旁邊,捂住了鳴人的嘴巴。

這個意外性NO.1的忍者,天知道他再說下去會招來什麼,眼前這位絕對不是什麼善茬,也許這一秒他還在和你在好好說話,下一秒可能就改變主意變成了個殺神。

畢竟哪有來人家村子裡收個徒弟還要隨手把人家村子給拍平的道理,況且佐助的心裡對葉天施展的法天象地依然心有餘悸,他總覺得葉天放了海。

“啊?你剛纔說什麼,我好想冇聽清,你好像不願意,你的意思是難辦嘍?!”

葉天雙眸紅光乍起,如同修羅在世。

滅了這兩貨再找是小事,現在萬界珠冇了,再找徒弟可就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