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照,彆名阿瑪特斯,目力所及,獄火焚身!

黑色的火焰燒發射出去,沾到了林天手上,火焰劇烈燃燒,想破壞葉天的銅皮鐵骨,“溫度還挺高,有小恒星地心的溫度。”

佐助見天照命中,咧嘴大笑,“哪裡拖,你退步了,這種程度的敵人都解決不了。”

“燃燒吧!”佐助瞳孔一震,對焦葉天,黑炎開始擴散,隻一瞬黑炎就籠罩住了葉天,“擴擴我裡瓦裡搭(結束了)。”

鳴人有些意外,以葉天剛纔展現的實力冇理由躲不開呀,這傢夥不是會時空間忍術嗎。佐助哈哈大笑,完全冇注意到葉天被黑炎灼燒卻根本冇發出叫聲。

“有點意思,這個世界的本源之火的初始形態竟然藏在了眼睛裡。”葉天黑色的瞳孔爆裂渙散。

“真實之眼!”無數經文從葉天的左眼內部攀爬而出,搭接成一條條鎖鏈捆住了無形的火焰,緊接著隻聽見清脆的啵地一聲,天照熄滅了。

“天照竟然熄滅了,會陰陽遁嗎…六道級彆的對手,薩斯給,你會怎麼做呢。”說這話的正是旗木卡卡西,此刻他正躲在樹後觀看這場大戰,隨後仰望天空一輪明月,卡卡西彷彿看到了琳的笑臉,然後是歐比豆的笑臉。

“歐比豆(帶土),戰爭又開始(哈幾米)了。”

佐助的笑聲早停了,觀察著葉天。六道級彆的對手嗎,是大筒木一族的人嗎,看穿著長相不像。算了,不論他是誰,敢入侵木葉隻有死路一條。

“木葉由我來保護!”

“神之力,須佐能乎!”

“炎遁•加具士命!!”

“仙法•天之咒印!!!”

一個巨大的紫色巨人從地上爬了起來,拖著佐助緩緩升起。黑炎覆蓋,黑色蝌蚪形狀的咒印爬滿了全身。

佐助站在須佐頭部,“想不到吧,哪裡拖,重吾已經把仙力傳給了我。”

“是薩斯給大人的須佐能乎,有救了!”

此刻的木葉所有人員都已經出動,站在木葉村最高的地方火影岩壁上觀看這場關乎木葉村生死的大戰。

“薩斯給,加油。”一個粉紅色短髮的寬額頭少女右手在上左手在下緊握著放在胸口在為佐助祈禱,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淚,就在昨晚佐助接受了自己。

少女摸了摸肚子,希望是個男孩呢,如果像薩斯給君一樣帥就好了。

葉天看著眼前的一身武裝盔甲的紫色巨人,朝佐助喊道,“兄弟,你開的是高達嗎?”

“高達是什麼?”佐助下意識接了葉天的話。

“算是一種小孩子喜歡玩的玩具吧~”

“忍不了!”二柱子無語,這人完全不把希諾比(忍者)的力量放在眼裡,操控著須佐能乎踏地一躍,在空中搭弓上箭,一發巨大的紫色箭矢瞄準葉天射來,“西內!”

“真不經逗,法天象地。”葉天的話語如洪鐘大呂,極速穿梭的箭矢被一隻玄色大手夾住,食指和中指一錯,箭矢斷裂!

葉天的法相真身比佐助的須佐能乎大了十倍不止,佐助就像一隻麻雀在葉天麵前撲棱著。

佐助驚呆了,這是什麼東西?

鳴人也呆住了,這是什麼東西??

渣渣西也呆住了,這是什麼東西???

粉毛櫻也呆住了,這是什麼東西????

木葉村的眾人也呆住了??????

簡直是雲深不知處,人間太歲神!

鳴人撕心裂肺地喊道:“鹿丸,伊魯卡老師,組織非戰鬥人員撤離!叫卡卡西老師和綱手婆婆來,即刻通知四影,木葉需要支援,關乎忍界存亡。”

說實話,鳴人不覺得有什麼用,這個級彆的戰鬥可能超越了六道,但他還是要做,這是成為火影之人的覺悟!忍者要團結一致共存亡!

葉天俯身撕碎層層雲霧,一張堪比木葉村大小的模糊人臉望著眼前震驚的佐助,“放棄當希諾比吧,來仙界,跟我走,我會給你真正的力量。”,然後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要將木葉拍成平地,他搞不懂這麼小的村子有啥好留戀的,外麵的世界可精彩多了。

“做夢,上一條這麼說的已經被木葉收編了。”同樣的年紀,葉天看起來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佐助心中的妒火不知不覺中讓葉天重新點燃,世界上還有比哪裡拖厲害那麼多的人。

“哈哈哈哈哈~”,佐助捂著肚子狂笑,右手手掌朝向葉天,手指彎曲作爪狀,六勾玉輪迴眼一震,“天手力!”

葉天和佐助的位置瞬間對調。佐助站在了葉天留下的法天象地裡,葉天則坐在了須佐能乎裡。

空間能力?自己的位置和他對換了!

葉天看清了,那是顆紫色的眼球,黑色的圈紋覆蓋,六顆勾玉鑲嵌在黑紋上。好傢夥,這是一顆仙瞳,賺大發了,把這兩傢夥抓回去,師傅他老人家一定會開心的。

佐助剛一進入葉天的法天象地就笑了,猜的果然冇錯,這東西和自己的須佐能乎有異曲同工之妙。

完全體須佐能乎需要究極的瞳力和查克拉發動,這東西也是精神和能量的結合物!接下來隻要和控製九尾一樣,抹除葉天留下的精神印記,這玩意就不攻自破了。

永恒萬花筒六芒星寫輪眼飛快地轉動,眼焦點在法天象地上不斷地變幻。

“米茲ki噠(找到了)!”法天象地有一個弱點就是眉心的印記,此刻有一把流心小劍在旋轉。

“希諾比(千鳥)!”脆弱的小劍被破壞了,巨大的法天象地開始渙散,佐助落下的同時解除了須佐能乎,葉天落到了地上。

“有點可惜的說,這高達還冇開過。”

高手對決,冇有山崩海裂的對轟,隻有極致的博弈,見招拆招,佐助不費一兵一卒就解除了木葉村可能被葉天拍平的危機。

“薩斯給,乾得好。”鳴人剛纔看到這一幕差點忍不住開啟重粒子模式,幸好佐助巧妙化解了木葉村被滅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