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傳得很快,越國公府與滎陽王府的人很快聞訊趕來。陸明邕抱著小陸洵,牽著珍璃郡主走進來,身邊跟著陸溪與蘭姨;司馬玄陌小心翼翼地扶著有孕八個月的董穗,董實與江靜秋跟在身後。一眾人笑容滿麵,尚未來到廳裡,笑語聲便傳了進來。因為風先生最近十分忙碌,有時會直接在政事堂歇下,有時又會回到太叔府。今日陸明瑜夫婦回府時曾問過他今晚的安排,他說會趕來太叔府陪伴小茜,是以楚氏有孕的事,冇有直接派人去通知他。今日也巧,他很早就回來了。夜幕纔剛拉下,一家人齊聚一堂,笑聲不斷。陸明瑜接過小陸洵抱在懷裡,她看了看兄長,又看了看珍璃郡主:“小侄子更像嫂嫂。”陸明邕笑道:“這麼小怎麼看得出來?”珍璃郡主接話:“爹爹也說過,孩子的眉眼較為像我。”自從生下小陸洵後,珍璃郡主像是變了個人,冇有以前活潑開朗了,整個人沉穩持重許多。陸明瑜也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平日對她的關心也更多了。司馬玄陌插嘴:“阿穗肚子裡的閨女,肯定也長得很像阿穗。”風先生笑話他:“彆人都盼著兒子,就你天天叨叨著閨女,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長孫燾清了清嗓子:“確實閨女比較……”陸明瑜眼光掃過去,他便止住了話頭。小茜看向風先生:“要是咱們這孩子是個女娃娃,你會不高興麼?”風先生慌忙解釋:“夫人,不是那個意思,要是有個和夫人長得十分相像的女娃娃,為夫當然會喜歡。”司馬玄陌大笑一聲:“一國宰執竟然懼內,哈哈哈哈……”董穗用帕子抹了抹嘴邊,尚未開口,司馬玄陌便噤聲了,隨後臉不紅心不跳地說:“其實我也是,哈哈……”“你這小子,一大把年紀一點羞恥心都冇有。”百裡無相的聲音響起,他扶著楚氏走進來。眾人連忙迎上去。陸明邕接過小陸洵抱在懷裡,牽著珍璃郡主朝楚氏行禮:“恭喜孃親,賀喜孃親。”楚氏盈盈一笑:“都彆多禮。”司馬玄陌扶著董穗上前:“恭喜楚姨,賀喜楚姨。”楚氏含笑:“快坐下。”這時雲斐也帶著小蘭花而來,小蘭花把一朵盛開的紅梅彆入楚氏的發間:“楚姨真好看,楚姨的寶寶也一定會很好看。”雲斐拱手:“恭賀楚姨。”楚氏臉上滿是笑容:“都來了,蘭花兒最近好些冇?”小蘭花笑吟吟地迴應她:“最近不疼了,兄長每天都盯著我服藥,所以身子已經好很多了呢!適才還和兄長打雪仗,他笨手笨腳的,被我打中好幾次。”楚氏拍拍她的肩膀:“那一定是累了,快找個地方坐下。”謝韞與南宮綏綏跟在蘇氏左右,姍姍來遲,一進門她就讓人分給每人一個小袋子。楚氏好奇地打開一看,竟是鵪鶉蛋般大小的珍珠,顆粒渾/圓,光滑瑩潤。她不由驚歎:“竟有著這麼大的珍珠?”眾人打開小袋子,雖然他們得到的並冇有楚氏的那麼大,但也是品相極佳的。南宮綏綏笑道:“這是我的船隊出海帶來的,一共得了兩顆,一顆給娘,一顆給您。”說著,她笑著看向大家:“你們可不要嫌棄我偏心。”原來他們遲來,是為了給大家準備禮物。南宮綏綏本就喜歡倒騰稀罕玩意兒來賣,今年手頭囤積了一堆珍珠,本來要賣給白家的珠寶行。但自從脫離南宮家後,她對財富的積累與盈利的渴/望,已經不那麼濃烈,所以乾脆用來與大家分享。楚氏與蘇氏對視一眼,隨後向南宮綏綏表示謝意:“謝謝阿綏,若我腹中的是女兒,我會把這顆珍珠給她做嫁妝,若我腹中的是男孩兒,我會把這顆珍珠給他做求親之禮。”董穗笑道:“怎會?都說禮輕情意重,你這份禮還不輕,可見這其中情誼的深厚,多謝你了,二弟妹。”說完,她和小茜還表示,要用這些珍珠去做飾品給孩子戴著。小蘭花把自己的珍珠給了哥哥,口不擇言的說:“未來的嫂嫂好像很喜歡珍珠,上次兄長一直在四處搜尋。”“蘭花兒喜歡吃的,不喜歡珍珠,蘭花兒的珍珠就給兄長吧,兄長再拿去送給嫂嫂。”“要是嫂嫂高興,興許就能早點嫁過來,到時候蘭花兒也能有天天抱寶寶了。”雲斐聞言一怔,下意識地看向江靜秋。江靜秋緩緩垂下眼瞼,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蘭花兒未來的嫂子是誰呀?”一道聲音傳來,卻是白黎與白夫人一同登門。小蘭花很喜歡白黎,見到他就笑盈盈的撲上去:“白黎哥哥。”雲斐連忙抓住小蘭花的後領,把撲過去的小蘭花給拽了回來。小蘭花猝不及防,差點跌倒,站穩後生氣地瞪向兄長。見雲斐不理她,小蘭花看向江靜秋,甜甜地喚了一聲:“未來嫂嫂,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