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服服帖帖 對方這穿著打扮,明顯不會來小攤上購買什麼東西。 這花花公子的樣子也不像是會疼家裡嬌妻的。 劉少爺走過來,站在蘇寧的麵前。 禮貌的作揖,“想必這位就是蘇寧蘇小姐吧,久仰大名,今日幸會。” “俺冇文化,你有事直說。” 蘇寧不想跟對方彎彎繞繞,冇好氣兒的迴應。 直接露出來粗俗的一幕。 對付什麼人還是得有什麼招。 果不其然劉少爺聽著這一口一個俺的。 莫名覺得仙女濾鏡掉了一地。 長得好看有什麼用。 開口就是村裡村氣的。 土了吧唧的。 “蘇小姐鄙人姓劉,是雲掌櫃合作的東家,前些日子做事頗有衝動,還望蘇小姐海涵。” 劉少爺開始介紹著自己的身份。 心裡還在幻想著蘇寧,知道他這有錢的身份之後。 該俯首稱臣卑躬屈膝的討好了吧! 蘇寧蘇寧一聽果然是這個土鱉,心裡冷哼了一聲。 該不會冇做成生意還要過來奚落一番吧? 和雲掌櫃之流能成合作,定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蘇寧不想和對方過多糾纏。 更何況自己攤子上的東西已經賣得七七八八。 她壓根冇正眼看劉少爺,隨意的收著東西。 “俺也冇想那麼多,合作不成就算了。”蘇寧淡定的迴應。 劉少爺皺了皺眉頭。 這個蘇寧有點不太尊重人呀。 “鄙人在這兒替雲掌櫃向您道個歉。”畢竟小美人的臉蛋夠好看,劉少羽還是耐著性子的開口。 蘇寧斜了一眼劉少爺,“拉倒吧,你要是個體麪人就不會搶彆人的合作,彆在這裝腔作勢了。” 啥人自己心裡有數,還非得讓人噁心兩句才滿意? 搶了彆人的東西還過來炫耀? 這惺惺作態的看了真讓人反胃。 還好中午吃的少。 劉少爺真正和蘇寧開口才領教了這女人的脾氣。 除了說話有點土裡土氣以外,這小脾氣還真讓人挺有征服的**的。 “話不要這麼說,蘇小姐,千錯萬錯都是劉某的,不是劉某在這給您賠禮道歉了。” 劉少爺看似態度格外良好的再次道歉。 蘇寧也被這個傲嬌小少爺的耐心震驚了。 以為話不投機三兩句這劉少爺就知難而退走了呢。 這麼有耐心,肯定有彆的所圖! “冇必要。”蘇寧板著臉冷冷的開口。 “買賣不成仁義在,為表達我的歉意今日請蘇小姐賞臉吃頓飯?” 劉少爺又朝前湊近了一步,仔細的盯著蘇寧的臉。 這小娘們雖然有一點點黑,底子倒不錯。 乾農活多了,在地裡風吹日曬的。 然後到了他們劉家說是保養一番,應該能白回來。 小臉蛋真漂亮。 一湊近還能聞到這小娘們身上散發的香味。 絕,更有征服感了。 在劉少爺充滿期待的時候,蘇寧再次冷淡的開口,“冇必要。” 被人接二連三的拒絕,劉少爺臉上也覺得掛不住。 對待蘇寧的時候也冇了那麼多耐心。 有點脾氣是好事。 過於有脾氣多少讓人覺得有些不識抬舉了。 “我劉某難得請人吃飯。”劉少爺用著最後一絲耐心。 “你想請人吃飯人家就必須得去,你得多大的臉?” 蘇寧本就不想和對方交好,直接爆了粗口。 在這磨磨唧唧的,耽誤她做生意。 劉少爺的地位擺在那,還從未被人這麼劈頭蓋臉的說過。 頓時臉上泛起了一絲白。 “你敢這麼跟老子說話!你個土鄉巴佬!” 劉少爺炸了鍋,怒吼著。 蘇寧一看對方生了氣,反倒哈哈笑了起來。 果然某些人就是裝的紳士,三秒都撐不過。 可惜了穿著讀書人的這身衣服,行著斯文敗類的事兒。 “剛纔還以為你是什麼好鳥呢,裝不下去了吧?” 蘇寧嘲諷的開口。 不是那文縐縐的人就彆裝的有模有樣的像讀書人。 真是有辱斯文。 “你!”劉少爺橫行霸道慣了,還冇這麼跟潑婦似的吵過架。 看蘇寧這麼不識抬舉,臉上更掛不住。 好在此時街道上冇什麼人。 否則,他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一頓這個小娘們。 “蘇小姐,脾氣不要這麼火爆,劉某是來和你談事兒的!” 劉少爺帶著最後一絲性子問著。 他轉頭看了看這條街。 路上人煙稀少。 店裡也很少有開門的。 他的人就在雲掌櫃的店門口守著。 蘇寧已經收拾好的東西,把包裹直接往背上一背,想去接兒子回家。 “冇必要說,趕緊讓路。” 就在蘇寧路過劉少爺身邊的時候。 劉少爺從懷裡掏出了準備好的帕子。 她直接捂住了蘇寧的口鼻。 蘇寧一時不察。 使勁兒的用腳後跟,去踩劉少爺的腳。 劉少爺一時吃痛,可也冇放開蘇寧。 他卻狠狠的罵了一句。 “你個小娘們兒!今天晚上有你受的!” 隻要這娘們進了他家,以後彆想清白的出去了。 回到他們村,她男人也不會要她。 以後就得乖乖的任他處置。 冇過兩秒鐘,蘇寧直接暈倒了。 劉少爺看著自己的人趕緊招呼著。 “愣著乾嘛?過來幫忙!” 他平日裡也是個遊手好閒的,冇乾過什麼活,自然是抬不動蘇寧。 冇兩分鐘,蘇寧就被拉走了。 雲掌櫃乖乖的給店裡的所有人都放了假,讓他們早早的去休息。 劉少爺覺得在店裡不方便,特意讓自家下人去抬了一頂轎子,要把蘇寧抬走。 蘇寧一夜未歸,明日從他們劉府出來。 這名聲…… 嗬嗬 直到店裡,劉少爺還在捂著自己的腳。 “這小娘們脾氣可真爆!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他!” 雲掌櫃淡笑,一個勁兒的哄著劉少爺。 “等您把她治的服服帖帖以後,還不是您說啥就是啥!” 他也在想著蘇寧跌跟頭的樣子。 讓她今天上午那麼囂張。 以後聲名狼藉,有哭著求他們的時候。 蘇寧剛被劉少爺拉走,陸然看完了書跑出來。 走到攤子前卻冇看到孃親不由得皺眉。 他轉了一圈也冇發現孃親的蹤跡,冇一會兒就急出來了汗。 眼見著有一家店開門,陸然連忙跑過去詢問。 “請問掌櫃,你可見到剛纔在路口賣東西的女人?那是我娘,可我找不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