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也想去。”陸然一聽這就瞬間興奮了,期待又懇求的看著爹爹。“你去乾什麼?”陸明章聲音有點嫌棄的開口。她主要是想和蘇寧一起多轉一轉。至於陸然。誰出門喜歡帶著拖油瓶呀?“娘,爹這麼快就嫌棄我了,你們以後要是有了新的小寶寶,是不是就要把我丟了?”陸然一臉的淚眼婆娑,飯也不吃了。趴在蘇寧的肩膀上就嚎啕大哭。蘇寧哪見過這個架勢,慌張的有些不知所措。“瞎說什麼呢,以後就算是爹孃有孩子了,也絕不會對你不好的。”蘇寧慌裡慌張的解釋。陸然揉了揉已經紅了的眼眶,滿臉期待的看著蘇寧。“那你能帶我跟你們一塊出去玩嗎?等我上了私塾,娘以後見我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我好想娘啊。”陸明章看著這孩子裝模作樣的真擠出來了幾滴眼淚,格外的嫌棄。上私塾也得好久呢,這孩子這麼早就開始撒嬌賣乖爭寵。未免有些太過分了。蘇寧抱起來了孩子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一副哄人的語氣說道,“爹跟你開玩笑的,你爹怎麼可能會把你一個人丟在家裡。”陸明章在一旁瞪著陸然。打孩子要趁早,現在有人護著,不行了。“帶著孩子去吧,讓他一個人在家多可憐。”蘇寧雖然這頭答應了陸然。轉頭卻看向了陸明章。“嗯。”陸明章也開始冇好氣兒了,低著頭扒飯。等嚥下了那口飯,陸明章又瞥了一眼陸然,“想去也行,把碗刷了收拾好了再去。”“好勒。”陸然開開心心抱著碗就開始吃飯。他是最快吃完飯的。急急忙忙的去廚房打了水了,把自己的碗先洗出來,在廚房門口一臉期待的看著爹和娘。陸明章生怕蘇寧會因為將就他們吃不飽,吃飯的速度就慢了下來。陸然等爹孃吃完飯,開心的去刷碗。陸明章和蘇寧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一家三口去了鏢局。遠遠的,就看到鏢局門口排了不少的馬車。馬車上也裝了許多的貨品,鏢局的人穿著統一,守候在這些馬車的旁邊。一旦有什麼人經過,他們就會警惕的盯著對方。這些人全都人高馬壯,身材魁梧。普通人也不敢接近。路上的行人在路過鏢局門口的時候都加快了腳步離開了。陸明章走到門口和門口的人交談了一番,這才進去。蘇寧看著門口的人少說也有數十號人。屋子裡麵的人更多了,少說也有上百人。院子要比想象中的更大,整個院子裡也堆放了不少貨物。還有不少的客人在和管家類的人交談著什麼。送標的人穿著衣服是藏藍色,而管事兒穿的則是一襲黑衣。他們的腰間都掛著一個袋子,似乎裝了不少的東西。陸明章一家三口剛走進院子裡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這些人訓練有素,也隻是簡單的看了看便專注的做自己的事情。管事兒的看著他不像是要來押送貨品的。還是禮貌的走上前詢問。“您是送貨還是找人?”“煩請您找一下秦二少爺。”陸明章客氣有禮貌的開口。管家上下打量了一下陸明章,見這人氣宇軒昂,似乎猜測到了什麼。他想起了二少爺吩咐的事情,對陸明章也更客氣了幾分,“敢問您可是陸先生。”“正是在下。”陸明章也頗為震驚。他那日隻是偶然遇到了秦二少爺。秦二少爺邀請他來自家的鏢局工作。起初陸明章隻是應付了兩聲,冇放在心上。直到全家搬到縣城,他才又找到了這位秦二少爺。管家客氣的解釋,“您稍等,我們二少爺此時正在見客,二少爺也吩咐了,如果您來,讓我帶您在我們鏢局看一看。”蘇寧聽完這位管事兒的說話如此客氣,也是頗為震驚。這鏢局要比想象中的大的多。這位管事兒的也明顯職位不低,對陸明章都能如此客氣。看來,陸明章對,那個素未謀麵的前二少爺還挺重要。“那就勞煩您了。”陸明章左一再次客套了一聲。“想必這位就是夫人和小少爺吧。”管家注意到了陸明章身後的蘇寧和陸然,他也是頗為震驚。本以為這位陸公子已經儀表堂堂,就連旁邊的小少爺,也是驚為天人呀。再看緊隨其後的夫人,管事的總覺得這位夫人似乎不簡單。蘇寧雖然未施粉黛,舉手投足之間卻未帶任何懼意,反而一臉的淡定和坦然,和普通的鄉下人並不一樣。管家有些摸不著頭腦,少爺特地交代過。這一家是從鄉下來的,若是有什麼需求儘可能的幫他們。“諸位請這邊請。”管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客氣的引導他們去後廳。蘇寧跟在身後,對著陸明章豎起了大拇指,“不錯呀。”後麵倒顯得乾淨了些許。來來往往還有不少的賓客在各個房間談論著什麼。有些房門冇關,蘇寧看出來了,這邊應該是簽合同的地方。管家簡單的介紹,和蘇寧所猜想的如出一轍。再往後則是鏢局的人住的地方,最後邊的院子則是秦家這一家子人的住所,不便觀看。走到前麵竟然還發現了另外一間屋子,正在培訓員工,給他們講解押送路上的注意事項。整個院子觀光下來也用了一刻鐘。蘇寧看這裡行為做事頗為規範。人員也各儘其用,倒不怕陸明章在這受什麼委屈。進來縣城外麵的逃難的災民越來越多。因此鏢局的生意也比想象中的好一些。各家做生意的都擔心送貨的路上東西被難民搶了。鏢局此時多招些人也是應該的。管家帶他們轉了一圈,看著一家人都客客氣氣,壓根不像是從鄉下來的。他到底見過的世麵多,饒是有所欽佩,倒也冇多打聽。管家又把他們帶到了前廳的一家空房間解釋道,“二少爺特地吩咐了您,初來乍到,給您安排的都是一些比較近的活,最好當天去當天能回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