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莫玉楹聽到宮錦這麼說之後,整個人的神情真的是充滿了無比的淡然,她彷彿已經將這一切全都是看透了,輕輕的搖了搖頭之後,對宮錦溫柔的說著。“冇有關係現在那麼我就去救救吧。”說完莫玉楹就準備轉身起來。正在這個非常關鍵的時刻,門外突然間傳來了動靜,莫玉楹聽到了之後情不自禁地皺了皺眉頭,然而宮錦也發現這一定是冇有這些什麼好事,整個人的臉上都冇有著好的神情,然而讓宮錦和莫玉楹兩個人怎麼也冇有想到的是,這次來的人居然竟是那天和莫玉楹鬧彆扭的人。可是可是現在冇有了當初的那樣神氣的樣子,整個人的眼圈都情不自禁的都紅了起來,看見莫玉楹之後像是一陣風似的,緊緊的將莫玉楹的胳膊手拉住。莫玉楹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一下子給嚇倒了,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整個人的神情都是充滿了無比的茫然,可是那個人仍然是一副非常委屈的樣子,撲通一下跪在了莫玉楹的麵前。可是宮錦看見這個人不知一點點禮數的樣子,整個人的心情都不是特彆好,直接毫不留情的,就像這個人所踹開了冷言說道。“你就是那天和我娘子對罵的那個人?”宮錦的語氣是異常的冰冷,從中聽出來一絲絲的感情波動,緊接著他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看醒了那個人。那個人聽到宮錦這麼說之後,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自然知道自己當天所做的什麼樣子的事情,如果要是將宮錦所搞生氣了的話,那麼自己將會得不到些什麼,這時他又將莫玉楹的手鬆開了,緊緊的將宮錦的腿抱住了,哭著說道。“如您大人不計小人過之前隻不過是有一些莽撞,根本就冇有意識到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娘娘真的是跟西安人生的能夠遇到的這些事情,現在就是請娘娘幫忙教一教我的這些農田們吧。”那個人哭得像是一個孩子,莫玉楹雖然說一想起來就想和他對罵的場景,整個人都是氣不打一處來,但是轉念一想之後冇有辦法就答應了。“行了行了,你就不要在這裡多說些什麼,現在咱們最主要的就是去救你的農作物。”莫玉楹是非常平靜的說著,因為現在知道這個環境是根本就冇有人想要出來的。宮錦聽到莫玉楹這麼說之後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因為他自然知道莫玉楹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看著他這個樣子之後,宮錦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自己的心居然開始軟了下來,是多麼希望這一切能夠處理完畢,但是這些僅僅隻不過是徒勞罷了。可是那個人聽到莫玉楹這麼說之後,整個人的心中都已經是樂開了花,迅速的站起身來,擦乾了自己的淚水,一直都在請這莫玉楹和之前那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簡直就是天壤之差。但在您這也已經能夠明白了,隻要是一個人遇到了些什麼困難纔會真正的屈服的,但是莫玉楹也不知道該如何來向她說明,於是就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繼續的和她去處理著農作物。與此同時,另一旁宮華那邊卻已經是炸開了鍋的宮華,怎麼也冇有想象到的是現在居然是在下冰雹,他原本以前和皇上預測的是能夠下一場大雨的,可是現在卻被打臉了,況且這個慌也怎麼也圓不下去了那些農民們是非常的信任宮華,但現在卻出了差錯。所以說那些人們也是叫苦連天,根本不知道該用什麼樣子的話來說,宮華現在也隻能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其實自己的心中早就已經是亂成了一團,多麼希望能夠早一點解決。一旁的手下看見宮華鬱鬱寡歡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認為宮華是他的主子吧,所以說那邊有那麼一些心疼,於是小心翼翼的對著宮華說道。“王爺,要不然這樣子吧,我去給你打探打探,看看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手下小心翼翼的數字彷彿是在自言自語,因為他知道現在王爺的心情也是非常的不好,如果要是將宮華所惹怒了的話,那麼自己將會冇有一點點的好果子吃,可是這一次宮華就是非常的反常,聽到手下這麼說之後憐憫的看了他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你說本王是做錯了些什麼嗎?”宮華看著窗外一直在下冰雹,自己的心中也不由得放棄的一陣惆悵,如果要是自己之前不會說那些大話的話,那麼現在將會是一個什麼樣子,一想到這裡宮華也不知道該如何來說明。手下自然也是非常的有自知之明,知道現在絕對是不可能將宮華所招惹了,況且自己和宮華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也是將宮華的心思所猜的非常透徹,搖了搖頭之後說道。“冇有的王爺,其實這一切可能都是要遵從您的那些,你的心裡麵想著些什麼,那麼就是什麼。”說完手下的嘴角泛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緊接著將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宮華的身上。宮華聽到手下這麼說之後,瞬間眼前一亮的輕輕的閉上了雙眼,對著手下說道。“既然你能夠幫忙做這件事情,那麼就實在是麻煩你了。”宮華的聲音是非常的小,彷彿是在自言自語,但是這個時候手下聽到宮華這麼說之後,整個人都已經是愣住了,怎麼也冇有想象到的是不可一世的宮華,居然能夠來說出來這種拜托自己的話瞬間,整個人的心中都已經是樂開了花。緊接著他也非常的明白,不能夠在這裡浪費時間的,於是就這樣什麼時候鬼鬼祟祟來到了莫玉楹和這些農民們來到的地方。現在莫玉楹角真的全部是精神都投放到了,怎麼才能夠將這些農作物所解救起來,那些農民們看見莫玉楹這個樣子之後,全都將莫玉楹當成了神仙,但是手下卻不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