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手忙腳亂 緊接著他們兩個人這樣冇日冇夜的所倒著時間,現在宮錦根本就不敢去外麵聽一聽,究竟是蔓延到了哪裡,但是那個人仍然是一副極其穩重的樣子,每天來給宮錦彙報這也是加重了宮錦的壓力,但是她知道這也就是在一點一點的追迫著自己要認真一些。 可是宮錦是非常的明事理,他知道這些東西絕對是不可能著急的,但是現在他卻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讓他唯一為難的就是為什麼皇上會將所有的事情全都壓製在自己的身上。 一想到這裡宮錦就感覺到了無比的委屈,但是他知道現在外麵的百姓還必須需要自己才能夠獲得生命,一想到這裡宮錦整個人又已經是振作了起來。 同時這些日子裡麵莫玉楹也是跟著宮錦一直在認認真真的尋找著方子,明明不怎麼愛看書的莫玉楹,現在居然都已經成為了每天拿著書的女子。 同時秋風和東風兩個人也是非常的忙,看著兩個小孩子,雖然說非常的想要讓莫玉楹和宮錦來幫忙,但是一看到他們忙得焦頭爛額的樣子,就知道還是不要去給宮錦和莫玉楹兩個人添亂了。 與此同時另一旁皇上那邊也已經是亂成了一團,那些大臣們全都來告訴這邊的瘟疫已經蔓延到一定的地步了。 皇上聽到他們的話之後,彆有深意的看了他們一眼,隨即手緊緊地攥緊了雙拳,另外一隻手揉了揉自己緊鎖的眉間,緩緩地將雙眼閉上了,強忍著鎮靜說道。 “那麼現在就真的在控製不住了嗎?” 說完皇上迅速的將眼睛睜開了,整個人的目光中都是充滿了無比的堅定,將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這些太醫身上。 然而太醫聽到皇上這麼說之後,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們自然知道這次的瘟疫是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如果要是想要輕易地控製住的話,那麼真的是非常的難。 “我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病源在哪裡,況且冇有能夠控製住的藥,所以隻能夠起到緩解作用,並不能壓製。” 說完太醫的神情中也是充滿了無比的無奈。 皇上聽到他這麼說之後,自己也不可能在他的麵前所生氣,淡淡的點了點頭之後就讓他所退下了,同時自己的腦海中情不自禁的就開始浮現出來了,宮錦的麵龐因為他知道宮錦對這方麵也是有著一係列的瞭解。 同時他又感覺到了無比的氣憤,現在這個時候了宮錦也是冇有一點點的回話,他大聲的說著。 “這件事情都已經吩咐了這麼長時間了難道宮錦那邊就冇有一點點的回話嗎。” 皇上緊鎖著眉間一字一句的問著,從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來,略微有那麼一絲生氣。 其他的大臣們聽到皇上這麼說之後,整個人都已經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現在宮錦根本就冇有將所有的訊息全都告訴皇上,所以現在也是處於瓶頸期,大臣們搖了搖頭之後也已經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同時皇上也是一個明眼人,看見眼前的這一幕,心中似乎葉軍是有了自己的答案,歡歡的點了點頭之後,嘴角微微上揚,泛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直接毫不留情的衝著那些人說道。 “行了,朕現在不管是讓他飛過來還是怎麼樣,總而言之必須要將方子所照出來,要不然就先來到這裡,太醫們一起討論。” 皇上非常認真地說著緊急著迅速的抬起頭來,整個人的眼神中都是充滿了威嚴。 那些大臣們竟然都已經聽到皇上這麼說了,自己也不可能違抗,他的命令,雖然說知道宮錦也是一個有著官職的人,但是和皇上比起來仍然是差的許多冇有辦法,也就是將所有的訊息全都告訴到了宮錦那邊。 可是現在宮錦那邊也已經是忙的不可開交,根本就冇有那心情再去聽彆人說話了,不知道為什麼莫玉楹角已經發現宮錦似乎老了好幾歲。 看著他一本正經的樣子,莫玉楹無奈歎了一口氣,緩緩的說著。 “難道現在這個皇上就將所有的問題全都歸結於我們身上嗎?真的把咱們當作神人了?” 莫玉楹淡淡地說著,語氣中冇有一絲絲的感情波動,因為現在她已經是被這件事情所磨平了鋒芒。 宮錦聽到莫玉楹這麼說之後,整個人也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況且根本就冇有那麼多的時間,再在其他的事情上浪費時間正在宮錦準備抬起頭看一看其他東西的時候,突然間那些大船們卻直接毫不留情地走了進來。 被動靜嚇到的莫玉楹,整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緊接著她迅速的出去了。 宮錦一看到就知道,肯定是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於是直接皺著眉頭出去了,看見那些大臣們心中似乎也已經是有了一個準確的答案。 “皇上說您估計在這裡想象不出來什麼藥方,所以說讓您回到宮中和那些太醫們一起。” 大臣畢恭畢敬地說著。 宮錦聽到他這麼說之後,輕輕的皺了皺眉頭,但是隨即卻又恢複了平靜,嘴角微微上揚,泛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說道。 “既然皇上都已經這麼說了,如果要是我違抗皇命的話,那麼就真的是不給皇上臉麵.” 宮錦非常堅定地說著,勉強的扯出來一個笑容,其實隻有莫玉楹一個人知道,宮錦現在根本就冇有那個心情所在理會其他的事情,但是現在皇上都已經逼到如此地步了,莫玉楹也不好意思在和那些大臣們說什麼。 況且現在他們兩個人忙的是手忙腳亂,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想要能夠將瘟疫所控製住,不再讓那些貧困的老百姓們受到危害,最主要的是能夠讓他們兩個人好好的歇一歇。 自己還能夠有時候眯上一會兒,可是宮錦到現在為止一下子都冇有睡覺,一想到這裡,莫玉楹不由的陷入到了擔憂當中是非常的心疼宮錦的身體。 於是莫玉楹和宮錦他們兩人收拾了一下之後,直接就踏上了回宮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