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更衣室等待去拿備用冰鞋的教練,顧祁有點坐立難安,顧祁想不通究竟是誰搞壞了自己冰鞋,自己跟誰都無冤無仇,剪斷鞋帶還不行,還得在冰鞋裡麵放上圖釘,這是想往死裡搞自己啊。

在顧祁急得團團轉的時候,教練拿著備用冰鞋回來了。顧祁像是看到救命恩人一樣急忙迎上去說:“教練,你終於回來啦,距離我上場比賽還有35分鐘。”教練氣喘籲籲地說:“我知道,我緊趕慢趕還好冇錯過,你趕緊試試這雙冰鞋,看看合不合適。"顧祁點了點頭拿過來備用冰鞋穿上,因為不能在冰上,所以隻能嘗試在陸地上走了走發現感覺還行。

顧祁換下冰鞋後,教練便指揮顧祁去進行賽前熱身訓練了,顧祁進行了一組陸地版阿克塞爾三週跳········距離上場還有20分鐘的時候,顧祁找了個攝像機拍不到的地方換比賽服,換好比賽服以後,顧祁接過來教練給的隊服穿在了比賽服外麵,跟隨最後一組的其他幾位選手前往冰場進行賽前六分鐘練習。

顧祁排著隊進入了冰場,顧祁看到星野晴尋進入冰場以後的第一個動作是難度步法進阿克塞爾三週跳,顧祁的小心心隨著晴尋的起跳開始慢慢加速,讓他不自覺把手放在了胸口的位置上,晴尋的難度步法進阿克塞爾三週跳完美落冰,顧祁心裡直呼:奈斯,不虧是星野晴尋,看完了晴尋的第一個動作後,顧祁便根據教練在自己上冰前的佈置,開始了自己的練習,第一個跳躍動作4Lz 3T顧祁輕輕鬆鬆完成,除去教練不讓顧祁在賽前六分鐘練習時候上的阿克塞爾三週跳其他跳躍顧祁均成功完成。

“六分鐘練習時間到,請第一位運動員就位,其他運動員請下場等候”隨著場內廣播響起,顧祁快步滑到出口,接過教練遞過來的冰刀套扣在了冰刀上,跟隨教練前往運動員集體休息室進行等候。

經曆了時間的等待,僅僅隻有星野晴尋跟顧祁還冇有上場,晴尋隨著前一位選手比賽的結束,前往了冰場。而顧祁也順勢來到了之前星野晴尋等候上場的位置。

“接下來出場的是來著R國凰巢的星野晴尋。”隨著場內廣播響起的聲音,星野晴尋進入了冰場,在規定時間內抵達了規定位置,擺好動作等待音樂的響起。隨著音樂的響起星野晴尋開始了自己的表演,在音樂進入**部分晴尋以難度步法進了阿克塞爾三週跳完美落冰,隨著音樂的起起落落星野晴尋的4T 3T跟4F都完美落冰。隨著音樂結束星野晴尋又一次完美的向裁判及觀眾展示了自己的表演,星野晴尋向裁判及觀眾鞠躬後退場來到等分區等待分數公佈。

“星野晴尋短節目得分:100.48,目前暫列第一。”場內廣播播報了星野晴尋的短節目得分,星野晴尋得知自己的分數後站起來衝攝像機揮了揮手離開了等分區,回到了後台接受混合采訪。

“接下來出場的是來著T國河市的顧祁。”顧祁在聽到場內廣播聲後,滑入了指定位置深呼吸一下後,擺好動作等候音樂的播放。隨著音樂的響起顧祁開始了自己的表演,在音樂進入戰爭的片段,顧祁的4Lz 3T完美落冰,隨著音樂的變幻莫測顧祁的3A跟4T也都完美落冰。音樂結束後顧祁向裁判鞠躬,向四周觀眾鞠躬後離開冰場去到等分區等待分數公佈,顧祁坐在等分區的椅子上後衝攝像機揮了揮手後,又比了個心。

“顧祁的短節目得分為99.50分,排名第二。”顧祁在聽到廣播公佈分數後頭腦風暴的算了算,現在他跟星野晴尋的短節目得分差距不大,明天自由滑如果自己的節目不出現失誤,憑藉自己的難度是有很大可能超過星野晴尋的。顧祁衝觀眾揮了揮手後離開了等分區,因顧祁提前告知了教練自己不會接受混合采訪,這次隻接受自己國家記者的采訪,所以教練便替自己拒絕掉了混合采訪,約了自己國家的記者在熱身室進行采訪,所以在公佈分數後顧祁便前往了熱身室。

來到熱身室後,顧祁坐到了指定位置示意記者可以發起提問了,記者在接收到訊息後,便開始了提問:“顧祁你覺得明天的自由滑你勝算有多大?”顧祁思考片刻後說:“我覺得明天自由滑的勝算有百分之八十五,”記者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你覺得星野晴尋是一個怎樣的選手?”顧祁組織了一下語言說:“星野晴尋前輩是一個很厲害的選手,他的難度步法進阿克塞爾三週跳,目前除了他還冇有人可以完成。”記者又問道:“那你的勾手四周接後外點冰三週目前也是除了你能做,其他人做不出來,你覺得星野晴尋未來能做出來嗎?”顧祁毫不猶豫的說:“一定能啊,畢竟他是奧運會冠軍嗎。”因時間問題,記者便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顧祁,你最想實現的一個夢想是什麼?”顧祁說:“我最想實現的一個夢想是站上奧運會的領獎台。”記者點了點頭還想問什麼可是采訪時間已經到了便隻好作罷。

在采訪結束後,顧祁離開熱身區前往更衣室換好衣服以後,顧祁便在賽前教練會議室門口等候還在為明天自由滑比賽開會的教練,顧祁毫無形象的坐在了地上,無聊的拿出來了手機登上了遊戲,領了領獎勵後又退出了遊戲。退出遊戲以後,顧祁登上微信給自己的好朋友發了一條訊息,顧祁好朋友在看到顧祁發來的訊息後回了一句:祁哥,人家正在打遊戲,待會聊,嘿嘿。顧祁看到自己好朋友發過來的訊息後,氣的自己準備不回朋友訊息了。跟他絕交五分鐘。

在顧祁猶豫要不要打遊戲的時候,教練結束了會議出來了,顧祁從地上起來後跟著教練回到了酒店進行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