劄崎站開賽前一天晚上,顧祁在教練的陪同下來到冰場準備合樂訓練,冰場內燈火通明,前幾組合樂結束了,接下來到最後一組的合樂時間了,顧祁被分在了最後一組最後一個進行合樂,教練對正在觀看星野晴尋合樂的顧祁說:“你可千萬彆緊張,一會到你上場合樂的時候你就輕輕鬆鬆的去,合完樂我就帶你回去休息,畢竟明天是一場硬戰。”顧祁隨意點了點頭說:“哎呦,教練你就放心好吧,我纔不會緊張呢。”教練看到顧祁那隨意的樣子無奈的歎了口氣。

“接下來要進行合樂的選手是來著T國的顧祁”場內響起廣播聲,顧祁把冰刀套從冰鞋上拿下去,踏上了冰麵,開始了他的表演…………一曲畢,“啪啪啪啪”場內響起了掌聲,顧祁向四個方向進行謝禮,隨即退場。

顧祁退到後台後跟教練抱了抱,教練輕聲說:“好了去換鞋吧,換好鞋後我們回去休息。”顧祁點了點頭便去座位上把冰鞋換成了自己的運動鞋,隨即跟著教練回了酒店房間。

顧祁回到房間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洗澡,把自己身上出的汗全部洗掉,洗完澡後,顧祁拿起手機剛準備定鬧鐘的時候,微信彈出來了一條訊息,顧祁點進去發現是教練發過來的訊息,內容大致如下:顧祁,你今晚早點睡,養足精神去麵對明天的比賽,”顧祁給教練回了一句“好的,”便退出微信去定鬧鐘了,定好鬧鐘以後便放下了手機,躺在床上對自己說了句“顧祁,彆緊張,明天加油!晴尋能看到你的節目。”說完便進入了夢鄉。

上午9點,劄崎體育館簽到處排起了很長的隊,顧祁跟教練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簽到處,跟隨人群排在後麵,一步一步的向簽到處走,五分鐘後輪到教練跟顧祁進行簽到,簽到完畢後,簽到處工作人員拿出一個小箱子對顧祁說:“顧祁,麻煩抽個比賽出場的順序簽。”

顧祁非常意外的說:“現在就抽簽啊?”工作人員點了點頭,顧祁小聲嘀咕:拜托拜托,千萬彆是最後一組最後一個出場!教練聽到羨羽的嘀咕後非常無奈,隻好用手拍了顧祁腦袋一下說:“行了,趕緊抽吧!”顧祁撅著嘴把手放進了抽簽箱子裡,用手轉了一圈拿出來了一個球,把球打開後拿出紙條後上麵寫的是第五組第六位,顧祁看到上麵的字以後直呼:救命!

教練看到後把紙條拿了過來遞給工作人員後,對顧祁說:“哈哈哈哈,你點子好背啊!”隨後提溜著陷入沉思的顧祁離開了簽到處,前往了更衣室。

二人到達更衣室後,找到貼有顧祁名字的地方後,教練把裝有冰鞋的行李箱放在了顧祁椅子旁邊,讓顧祁坐在了椅子上,自己則去交顧祁比賽的音樂光盤了,顧祁把放冰鞋的行李箱打開以後,看到冰鞋的顧祁懵逼了,顧祁拿起冰鞋檢視除了鞋帶斷了還有什麼地方壞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冰鞋裡麵有三個圖釘,氣的顧祁想罵人。顧祁想不通冰鞋是怎麼壞的,也想不通是誰這麼歹毒往鞋裡麵放圖釘,顧祁冇辦法隻能把冰鞋放到了地上,等教練交完光碟迴來以後再做決定。

教練交完光碟迴來後發現顧祁眼眶紅紅的,趕忙問:“顧祁,怎麼了?”顧祁看見教練以後帶著哭腔說:“教練,冰鞋的鞋帶被剪斷了,冰鞋裡麵還被人放了圖釘。”教練聽完顧祁的話後連忙拿起放在地上的冰鞋檢視,果然鞋帶斷的是非常整齊,一看就是被人惡意剪斷的,那冰鞋裡麵的圖釘也應該是有人放進去的,教練穩了穩自己說:“裝冰鞋的行李箱昨晚什麼時候離開過你的視線。”

顧祁思考片刻後說:“應該是昨晚合樂結束後,教練您出去打電話了,我去上洗手間的時候,那時候裝有冰鞋的行李箱冇人看著,我現在好後悔行李箱冇有設密碼,如果設了密碼那個人就搞不了我的冰鞋了。”

教練聞言說:“現在自責也冇用了,冰鞋已經壞了,隻能說搞壞你冰鞋的人應該對你很瞭解,不然怎麼可能知道你行李箱冇設密碼,我先給這雙壞掉的冰鞋拍個照片,我馬上去給你拿備用冰鞋,就是那雙冰鞋是新的,穿上可能會出現不適應,磨腳等壞處,你儘力克服一下。”顧祁點了點頭等教練去拿備用冰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