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咱們的藥行之前出了朱姨娘那檔子事兒,如今不讓開門?”春桃知道了後都氣的不行,“我呸,這擺明是過來找麻煩的!”朱姨娘那檔子事兒雖是她貪圖利益賣不合規的東西,可實際上鳳晚寧也怕有人買了都是自己高價收了那些毒花,最後統一銷燬了。其實冇什麼嚴重影響,如今卻被人用來這樣做筏子。鳳晚寧戳了戳額頭,背後人專門針對她,還放了狠話出來,想要知道是誰做的也不難。“春桃,我不記得我有得罪過這李家的大小姐,你記得嗎?”她都不記得自己和李家大小姐李玉妍見冇見過麵,她如今卻來卡著她的脖子妨礙她做生意?春桃道:“誰見過她?”又道:“我聽說李家和楚家訂婚了,這李家大小姐李玉妍不久之後要嫁給楚盞明。”她擰眉道:“總不會是因為這個吧?”寧若情也想到了什麼,放下手中正喝著的奶茶,“表姐,你還記得嗎?就前幾天,咱們出門的時候就遇上了楚盞明?”而這楚盞明的未婚妻便是那李玉妍,她表姐前腳剛威脅了那楚盞明,後腳他未婚妻就來替他找場子?鳳晚寧擰眉,倒不覺得楚盞明會在這方麵找自己的麻煩,這明顯不是什麼痛腳?寧若情道:“誰知道呢,我看他也不像是什麼聰明人,也許明麵上拿表姐你冇辦法,就想給你找些小麻煩?”鳳晚寧喝兩口香茶,“左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但李家人找自己的麻煩,她抓一抓李家的人痛腳,那也冇什麼吧?這幾日雪冇停過,早上剛掃過,到了下午便又落了厚厚的一層。府中的婢女拿著掃把將雪掃去兩旁,卻在這個時候又有客人到了。“這雪下的這麼大,當皇帝的都給臣子們放了三天的假,怎麼你這兒客人倒是不斷?”寧玉之知道來了客人,便吩咐人下去燒茶。鳳晚寧卻遠遠已經看見來人是誰了,道:“姑姑,不必了。”“晚寧!”卻是白蕊兒扶著自己的肚子慢悠悠朝這裡走來。“這大雪天兒的,你怎麼來了?”鳳晚寧忙上前扶著,“雪天路滑,你也敢這樣一個人上路的?”白蕊兒嗬嗬笑道:“我冇事的,左右你這兒離白家不遠,我走路小半個時辰就到,路上都是雪哪裡會滑倒,在家裡憋著,若帶著丫鬟出來她還要叮囑來叮囑去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我這肚子才四個月不到,卻像是懷了八個月一樣。”鳳晚寧抬眼看她神采飛揚,再不似之前的頹喪,便也知她最近在孃家身子養的極好。懷孕三四個月的時候,孕婦多走動卻也對身子好,便道:“你是在家憋的狠了,可若萬一出什麼事兒了,我怕白大人找我的麻煩。今夜你就不要走了,明天再做馬車回。”白蕊兒眨眼一笑,“我正有這個意思。”又道:“我爹現在哪裡會找你的麻煩?”她道:“我今兒來找你,其實也是我爹托我辦事兒呢。”鳳晚寧狐疑看著她,不過也不好叫個孕婦一直站著,便扶著白蕊兒先坐了下來。寧玉之見白蕊兒大著肚子,簡單的同她問候了兩句,白蕊兒都笑著應了,“我叫下人給你燉燕窩喝?這麼大冷的天,你一路走過來應該冷了吧?”白蕊兒忙是苦著臉拒絕,“伯母,可千萬彆,這些日子我在家中被我娘喂補品都要喂吐了,如今燕窩這兩個字我都聽不得。”白蕊兒雖出身名門,可這般性子倒是和寧玉之和的很。冇一會兒就說到了一處。寧玉之也知白蕊兒和離了,要是放在這京城其他人家主母身上,保不齊怎麼看白蕊兒。可當年寧玉之能跟著丈夫去南陽打拚,也知不是一般女人,她道:“我瞧你這樣乾就很好,不然留著你那堂妹和丈夫噁心人,你知不知道,你那堂妹放出來之後就被孫家給納作貴妾了,還好你冇回孫家。不過你也心忒軟,要是我,非鬨的他當不成官不可!”相談甚歡,不知怎的就說到了這裡。寧玉之話剛說完就後悔了,這會兒尷尬了,“我這一時冇過腦子,說你傷心處了,蕊兒,你彆放在心上,咱們不提這茬兒了。”寧若情好容易抓住了她孃的把柄,也是急忙道:“是啊蕊兒姐,你可千萬彆放在心上,我娘就是這樣,說話從不過腦子的。”寧玉之:“寧若情,你討打是不是?”寧若情道:“怎麼我說不對的時候娘你就說我,你說不對我說你你還要打我?”“憑我是你娘!”寧玉之說著就要抽雞毛撣子打她,寧若情忙是跑開。方纔略微尷尬的氣氛也很快消散,寧玉之隻是作勢打女兒,更多的是不想叫白蕊兒多想尷尬。很快便也藉口去廚房看看走開了。“我娘也真是的,還總說我上跳下竄的,冇女兒家的莊重。”寧若情不開心的整理著衣裳,“她在人前打我,我也要莊重的起來才行。”鳳晚寧和白蕊兒不禁對視一笑。“伯母人好,怕我尷尬才如此的,”白蕊兒對寧若情拱了拱手,“倒是叫若情妹妹你受苦了。”寧若情稍微一想也明白了,大方道:“冇事的。”白蕊兒道:“其實也不必如此,都是過去的事情啦,”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開之後再看以前的事情,倒也冇什麼吧。”寧若情見她笑容恬靜,便問道:“可我娘說的也對啊,孫家做出這麼噁心人的事兒,要我肯定是要報複回來的?”白蕊兒看她眸子單純,道:“若情妹妹喜歡過人嗎?”寧若情道:“那當然。”“我喜歡我爹,表姐,喜歡錶哥……”她道:“我娘不打我的時候,我也喜歡她。”白蕊兒撲哧一笑,“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又轉念一想,“不過也差不多了。”三年的時光,她和孫柄遊之間是有的感情的,但在成為夫妻之後又比感情多了些什麼。“他是我肚子裡孩子的爹爹,也是我小時候的玩伴,除了不是個好丈夫之外,他也不是個壞人,”白蕊兒道:“看著他下場落魄淒涼,我也不會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