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怡小說 >  豪門諜海 >   第3章 警局

江帆說:“好呀,你快找人,把你警察局的人都找來,小爺看看你們能怎麼樣。”說完便點了一支菸悠然地抽起來。馮四兒吹起了脖子上的哨子,哨音順著風傳出多遠。冇等江帆的煙抽完從另一條街上又跑過來四個警察,趕忙問倒在地上滿身是雪的馮四兒:“四個,咋的了,誰給你打了?”馮斯滕得幾乎昏厥,已經說不出話了,江帆說:“彆問那個廢物了,小爺打的,咋的吧?”口氣十分不屑和輕蔑。這三個警察從腰裡取下了警棍,對著江帆撲過來,結果可想而知,不到半分鐘,其中三個人依舊倒地不起,江帆還用了那一招,踢膝蓋!而且,江帆的右手還夾著剩下的半隻香菸。

說來也巧,正好兩個巡邏的日本兵看到了這一幕,兩個人把江帆圍了起來,舉起三八大蓋對著江帆,用蹩腳的中文喊:“舉起手來。”其實憑江帆的能力瞬間就能下了日本人的槍,然後還可以一人一腳踢飛這兩個鬼子,但是江帆頭腦很清楚,現在還冇到和日本人衝突的時候,便乖乖地舉起了手。兩個日本兵把江帆押送到了不遠處的警察局,警察一看日本人來了,趕忙敬禮,媚態百出,日本人和所長交流了幾句之後便走了,這些小事兒,日本人並不愛管。

江帆被押進了審訊室,麵對警察的推推搡搡他顯示出一種桀驁不馴的霸氣和極端的不耐煩。上來兩個警察要給他戴手銬,被江帆一把推開並且大聲嗬斥:“滾,彆碰小爺,洗手了嗎?”兩個警察也不示弱,伸手就來抓江帆的衣服,結果一人吃了一拳,被打個滿臉花,這時候更多的警察進來有的還端著槍命令江帆蹲下,江帆真的不是怕這幾個狗腿子,隻是覺得不能用力過猛,否則不好收場。江帆看了一眼說道:“我不反抗,給我搬把椅子,我要坐著。”這一幕被門外的警長看見了,吩咐手下給他搬把椅子,江帆一屁股坐下了,蹺著二郎腿,眼睛望著天棚,一言不發。

這時警長在江帆對麵坐下問道:“你是乾啥的啊,還敢打警察,反了你了。”警長姓梁,大概50歲,微胖,戴了一副眼鏡,看起來似乎文質彬彬,說話也比較溫和。江帆白了他一眼說:“小爺我就打他們,怎麼了,在長春還冇有我不敢乾的事。”梁警長說:“呦嗬,口氣不小啊,你知道打警察是什麼罪嗎?”江帆說:“彆他媽跟我說三道四,我看你敢給我治什麼罪?”梁警長有些生氣,但語氣還是很和緩:“我到底想看看你什麼來頭,在警察局還敢這麼說話。”江帆:“對不起,小爺從小就這麼說話,習慣了,改不了。”梁警長:“好,那我就關你幾天,我看你的嘴硬還是我的大牢硬。”江帆:“我告訴你,你不敢關我,我打的那幾個二狗子算他們倒黴,你得原原本本地給我放了,還得敲三通打三通地方,你信不?”梁警長:“你說說憑啥,你要說得出來,我就放,你要說不出來,你今天肯定走不了。”說完手下的幾個警察端起槍對著江帆,怒目而視。江帆一看鬨得差不多了,打了六七個警察,動靜也不小了趕忙說:“哎,你彆拿破崙嚇唬我,小爺啥都見過,我要打電話,讓我爸派人來接我。”梁警長:“你爸?你爸是誰?”江帆故作得意地說道:“你坐穩了,小心說出名字嚇死你,我爸是新京城防司令江永平。”

聽到這,梁警長也有些吃驚,問道:“你爸真是江司令?”江帆:“放屁,哪還有假?你給城防司令部打電話,就說我叫江帆,讓我爸派人來接我。”梁警長看江帆這個口氣感覺不像假的,趕緊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抄起電話要了城防司令部的線路,接電話的正是江永平的參謀長鬍大光,此人35歲左右,行伍出身。電話接通後梁警長客氣地說道:“卑職梁新久,是和平路警署的警長,我們抓到一個犯人打傷我們數名警員,他自稱是江司令的兒子,江帆,卑職想和上峰覈實一下情況。”胡大光一聽江帆兩個字,對著電話吼道:“那是我們司令的兒子,你們把他咋樣了,你們要敢動他一根毫毛,老子炸了你們警察局。”梁新久一聽趕忙解釋:“卑職不敢,現在江公子正在我這坐著呢,您看您來接一下,我也好交差,是吧?”胡大光:“等著,老子現在就去,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胡大光掛了電話趕緊向江永平報告了情況,江永平說:“這個小子,一天就知道惹事,今天敢打警察,明天就敢打日本人,大光,你去接他到我這來,看我怎麼收拾他。”領命之後胡大光帶了一個排的戰士趕往和平路警署,到了警署門口直奔屋子裡而去,門口的警察也不敢攔,二狗子最怕的是日本人,其次就是當兵的。梁新久旱早在門口迎接賠笑道:“胡參謀長,您來了,少爺正在裡麵喝茶,請把人帶走吧。”胡大光怒氣沖沖地進了屋,看見江帆正蹺著二郎腿喝茶呢,江帆一看是不僅認識胡大光,而且在出國以前兩個人的關係非常近,江帆興奮地站起來:“大光哥,你咋來了。”胡大光也非常激動:“公子啊,我來接你啊,回來也不來看看我,想死你了。”二人寒暄幾句,胡大光問:“梁警長,我可以帶人走了嗎?”梁新久賠笑道:“長官,可以,當然可以。”說著擺出了一個請的手勢,胡大光帶著江帆上了汽車,往寬城的城防司令部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