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貌似進入了一個漫漫的長夜,周圍是漆黑一片,在遙遠的天際有一絲若有若無亮光,在不斷的閃爍、飄搖。

過了很久,又貌似是一刹那,肖遙悠悠地醒了過來。

“納裡,這是什麼地方”,肖遙努力的回憶著……

記得自己不是在龍潭邊被人偷襲放倒的嗎?肖遙茫然四顧,入目之處卻是一個巨大的山洞,隱隱有流水聲不知從哪個方向傳來。

剛一動彈,肖遙頭疼欲裂,渾身像要散架似的疼痛。突然不遠處一點金的光芒引起了他的注意。肖遙掙紮著向亮紫色的光芒爬過去。

細看之下,發出金色光芒的原來是埋在地裡的一個錐形物件,肖遙好奇的伸出手,剛剛接觸到那個物件。手上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

突然間,山洞裡金光大盛,“嗡…嗡…嗡”,一連串的聲音驀然響起…

一個金光閃閃的九層寶塔憑空出現,一道金色的光幕把肖遙籠罩其中。

肖遙頓時覺得全身是無以言表的舒服、暢快,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

緊接著,金色寶塔開始飛速的旋轉並逐漸變小。“嗖”的一聲,變小的寶塔冇入了肖遙的眉心。

在一陣陣痠麻漲疼過後,肖遙的腦海裡轟然炸響,依然高速旋轉的寶塔強行開辟出肖遙的識海,千奇百怪的各種資訊深深地刻入了肖遙的識海。

“主人,恭喜你獲得混沌至寶~~九轉玲瓏塔,我是塔靈玲瓏…”

哪裡來的聲音?而且還是個甜美的女聲,肖遙冷不丁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扭頭四處尋找。

“不用找了主人,我住在你的識海中……”

“神馬情況啊,識海…還住在裡麵?”

“彆糾結了,主人,玲瓏已經讀取了主人的記憶,知道主人是被人暗算才落到此地,而且知道了主人的過往經曆。主人要想離開此地報仇,就請主人抓緊時間練功吧!主人現在實在是太弱雞了……嘻嘻”。玲瓏一口氣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大堆。

“練功?練什麼功?怎麼練功?不是小說電視裡的劇情嗎?……”肖遙一時難以適應,腦海中剛剛閃現過這種念頭。

“主人看見了嗎?你的左側五十步開外,發出綠光的巨石,你上去盤膝而坐……”,玲瓏細心的引導著肖遙。

剛剛坐下的肖遙正感覺著不知所措。腦海中玲瓏甜美的聲音又響起:“雙手置於膝上,意守丹田,抱元守一,調整呼吸……”。

隨著驚恐的指令,肖遙全身放鬆了下來,漸入佳境,四麵八方肉眼看不見的赤、橙、紅、綠、青、藍、紫各色靈氣順著肖遙周身舒張的毛孔,紛紛冇入體內。

肖遙識海中的玲瓏塔也開始極速旋轉起來,瘋狂的吞噬著靈氣。

被肖遙周身毛孔吸入的靈氣慢慢在丹田處聚集旋轉,漸漸形成以一個紫色圓形丹田為主、周圍一圈九個各種顏色圓形小丹田為輔的奇藝丹田。

玲瓏塔一通瘋狂吸入之後,光芒更盛,散發出一道紫色的凝鍊如實質光芒,粗暴的進入到肖遙的主丹田,隨後順著他的奇經八脈,四肢百骸遊走。

頓時肖遙渾身酷熱難耐,如置身於火炬一般,渾身大汗淋漓,猶如一個火人一般。全身的筋脈被玲瓏塔發出的紫色靈氣粗暴的撐開、拓展、強化,肖遙隻覺得身體被一次次撕裂,一次次修複,時時都有被爆裂的危險。

好在座下的巨石持續散發出一股悠悠的涼爽之氣,才堪堪避免了肖遙爆體而亡。

二個時辰過後,玲瓏塔漸漸平息了下來,肖遙的丹田已經徹底的凝實,全身上下的皮膚表麵已經糊滿了厚厚的一層黑色的硬殼,發出難聞的酸臭味。

那是玲瓏塔幫他的身體進行伐毛洗髓時,身體溢位來的廢物雜質。

“恭喜主人凝丹成功,從現在起踏入武道…主人可以試著以意馭力了……”.玲瓏的聲音適時響起。

“謝謝玲瓏!我試試”。

“不必客氣主人!有什麼疑問直接問我就行”。玲瓏的聲音越發的甜糯。

肖遙深吸一口氣,雙拳緊握,身形一震,大喝一聲“破~~”。全身的黑色“護甲”應聲而破,簌簌落下,露出了光潔柔滑的肌膚。

“主人,淩空馭氣打一拳試試吧”。

肖遙轉了一圈,對著五米開外的一塊桌子大小的石頭轟了過去。

一聲驚雷般的炸響過後,騰起了漫天的煙霧,煙霧散去,桌子大的石頭已經不見蹤影,隻有散落在四處的石屑。

“嘶,我靠,這麼厲害,這還是我嗎?”。

“恭喜主人武道之途已經入門,主人一定要勤加練習,早日成為武道高手……主人獲得了玲瓏塔的傳承,醫、武、丹、術、器、符、陣、法、空九大道已經刻在了識海……”

“遵命,我的玲瓏小姐姐”,肖此時心情大好,不由調侃道。

“主人羞羞,我可是比你大了好幾十萬歲,主人叫我小姐姐不是把自己叫老了嗎?”。

肖遙不由得一陣臉紅。“咳、咳、咳,我們要怎麼才能出去呢?”。

“主人現在已經被玲瓏塔重新塑體,隻要主人集中意念在眼睛,就可以發現這個洞天福地與龍潭之間的隔絕光幕,跳起來衝過光幕就可以回到龍潭,然後遊上去就可以了。對了,這個洞天福地對主人很重要,在這裡練功修行可以說是一日千裡,外麵的靈氣太稀薄了,主人要抓緊修行練功,要早日強大起來才行哦”。

“好吧,我知道了。我們還是早點出去吧,我還有很多事要辦呢!我們有時間再回到這裡來練功吧”。

肖遙運足目力,驚喜的發現自己的眼睛已經有了巨大的變化,目力所及範圍超出了自己的認知。

幾百米開外地下河水的潺潺流過,水中的遊魚清晰可見,剛剛打坐的巨石中竟然可以看見綠色的光輝,更遠處的石壁深處隱隱約約有各種各樣的顏色蘊含其中……

“主人,向空間的上方尋找,就可以找到回去的出口了”。

玲瓏知道自己的弱雞主人現在的眼睛和腦子都不夠用,於是開口提醒。

肖遙現在覺得玲瓏懂得實在是太多了,自己哪裡是她的主人,當她的徒兒還勉強說得過去,搞不好人家還不收呢,不然怎麼老說自己“弱雞”呢?

一陣腹誹過後,肖遙將目光投向上當,“哇喔,”太他媽壯觀了,空間的上當星羅棋佈的佈滿了姑且說是“電燈”吧,散發出柔和的光暈,但是肖遙敢百分百的確定那不是電燈。

要是電燈,哪裡來的電?要是電燈,怎麼發出來的光線會讓人有如此柔和感?

“唉,玲瓏,你知道這頂上發光的是什麼東西嗎?”

“是夜明珠,主人”

“夜明珠?這麼豪橫?唉,改天再來細細的探查吧”。

肖遙收起了好奇,一眼就看見不遠處的頂部有個大大的金色光圈。

“是這個金色光圈的地方嗎?玲瓏,這麼高又怎麼上的去呢?”

“是的,主人。以主人現在修為跳起來進入這個金色光圈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要不主人先跳一個試試?”。

肖遙於是猛吸一口氣,一躍而起~~,“嘭”的一聲巨響,肖遙的頭重重的撞在頂部的石壁上,把石壁撞出了一個大洞,但是自己的頭卻毫髮無損。

“我靠,這麼生猛的嗎?”肖遙樂了,這才重新審視了一下自己,發現自己變強了許多,都有點自己不認識自己了。

“好了,我們走了”,肖遙走到金色光圈之下縱身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