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午後,悶熱的聚龍山上異常的安靜,肖遙揹著藥簍從聚龍山上急急忙忙的往家裡趕。

“今天的運氣還不錯,需要的幾味藥材都順利的找到了,爺爺的老寒腿的徹夜疼痛又能緩緩了……”。肖遙輕輕呢喃著,腳下可是一刻也冇有放鬆。

“救命……你個畜牲……”,微風中幾不可聞的傳來女子的呼救聲,肖遙皺著眉頭側耳傾聽了那麼一秒鐘。隨即迅速向龍潭方向跑去。

剛轉過兩個彎,肖遙遠遠的看見龍潭邊的空地上,衣衫不整的村花阮香玉被按倒在地上,村霸張屠戶那無恥的褲子已經掉到了腳脖子,露出了他的肥豬般的後坐。

想也冇想,肖遙摸出了隨身攜帶的彈弓一氣嗬成地給他來了個彎弓射大雕。

肖遙自小喜歡玩彈弓,一年四季基本是弓不離手,一手彈子打的是百發百中。

“啊!我的幾把…疼死老子了,誰**的暗算老子?”,隨著“嗖”的一聲響,張屠戶雙手捂著襠部邊跳邊殺豬般的嚎叫起來。

看到急急趕來的肖遙,醜事敗露的張屠戶咬牙切齒的說:“小子,壞我好事,你給老子等著,老子遲早弄死你…”.邊說邊提著褲子佝僂著腰狼狽的溜走了。

衣衫襤褸的阮香玉驚恐萬分的捂著胸前的偉岸,一張如詩如畫的臉上寫滿了驚恐與屈辱,已經紅到了耳根,大顆的淚珠傾泄如雨。

肖遙脫下短袖遞給她說:“冇事了香玉姐,那貨被我打跑了,你把衣服穿上我送你回家。”

話冇說完,阮香玉卻一下子撲進了肖遙的懷裡放聲大哭。

“額,香玉姐,不怕不怕了,”手足無措的肖遙刹那間不知如何是好,隻好尷尬的立在那裡任由阮香玉摟著大哭。

一通眼淚與哭聲的發泄過後,阮香玉漸漸安靜了下來,也許是抱得爽了,阮香玉竟然隱隱覺得自己迷上了肖遙的懷抱。

“香玉姐姐,是怎麼回事?張屠戶怎麼盯上你了?”

“這幾天奶奶哮喘又發作了,我今天到城裡去買藥,回來經過這裡的時候遇到張屠戶,冇想到他對我使壞……這個人麵獸心的畜牲”。

“冇事了,那貨被我打了一彈弓,剛好不偏不倚的打中了他的命根子,他就是不費也鄢了,以後估計再也禍害不了菇涼了。”

阮香玉今年二十一歲,是村裡有名的美女,瓜子臉、丹鳳眼、柳葉眉、大長腿,前凸後翹小細腰,農村的勞作絲毫冇有影響到她白裡透紅、吹彈可破的皮膚,原來住在肖遙家的隔壁,和她的奶奶相依為命。

後來村裡的霸王以村長張成財和他弟弟張屠戶(張成宗),二流子苟澤中、苟澤皮等盯上了。不堪其騷擾不得已搬到了聚龍山中居住。

肖遙把阮香玉送回家後天已經快黑了。

“香玉姐姐,你和奶奶現在單家獨戶的住在山裡,一定要注意安全,要不你們還是搬到我家入住吧,兩家住在一起互相還有個照應”。

“這個,不好吧!村裡的人會說閒話,”

“愛說就讓他們說去吧,安全重要還是閒話重要,就這麼定了,明天我和鐵山來幫你們搬家,走了”。因為記掛著爺爺的老寒腿,冇做停留就轉身回家。

途經龍潭時,肖遙隱約發現前方有人影閃過,遂大喝一聲:“誰在哪裡?”話音還冇落,一根粗大的木棒從背後襲來,“嘭”的一聲,如擊敗革,大棒重重的落在肖遙的後腦勺上。

鮮血順著肖遙的臉上流下來著脖子漸漸染紅了他那**的上身。

肖遙一下子癱軟在地,不省人事。

手拿木棒的苟澤中看著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肖遙,當場就懵了。

“不會死了吧!誰讓你**用那麼大力的。”

“不會這麼不抗打吧,這麼一下打不死吧…”苟澤皮也慌的一批,忍不住伸手去觸摸了肖遙的鼻子。

“還有氣、還活著”,此時的肖遙已經成了一個血人。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這小子扔進龍潭,讓他到龍潭去長眠吧?”想起剛纔肖遙一彈弓報銷了自己的一個“雞蛋”,張成宗張屠戶怒從心中起。

“殺人……不好吧”,苟澤中兄弟害怕了,結結巴巴的想要退卻。

“怎麼?你們怕了?扔進龍潭裡毀屍滅跡,就是神仙也查不出來”。

說起這口足有三四畝水麵的龍潭,村裡有些古老的傳說。

千年前的一天,暴雨傾盆之時,空中忽然一陣炸雷過後,聚龍山中憑空出現了一個大水潭,猶如山中突兀的伸出一把巨勺,潭水深不見底。

後來農人牛羊誤入潭中,屍骨無存,蹤影杳無。於是“神潭,鬼潭,魔潭”的各種臆想與猜測紛紛現世。

“乾不乾?事成後一人一萬,”張成宗咬咬牙誘惑苟家兄弟道。

“那啥?殺人可是要挨槍子兒的……”,苟澤中兄弟貌似憨陀,實則奸詐的很。

“每人二萬…”張成宗已經騎虎難下,咬牙切齒的說道。

“再不乾老子就把你們兩個憨貨做的醜事都給抖露出來,你們去年八月欺負代寡婦,前年偷胡老漢家的豬……讓你們不死也得脫層皮,到牢裡去坐個三五八年的……”

“算你狠,成交”。苟家兄弟憋不住了,隻好繳械投降。

“再說了,把這小子往龍潭裡一扔,銷聲匿跡隻要我們三人不說冇有人會知道”。

說罷,三人抬起昏迷的肖遙,“撲通”一聲就扔進了龍潭。

肖遙今年還不到十九歲,小夥兒那是一表人才:一米七八的身高,劍眉星眸,體格勻稱。

從小學習成績優秀,小學、中學一直是品學兼優,去年高考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京城的中醫大學,他本應在京城中醫大學好好的上著學。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順風順水的劇情真是他姥姥的反轉的太快。

去年一個週日的下午,肖遙在校內小樹林背英語時,遇見一紈絝富二代周野調戲學姐校花張莉莉。

在正義感的驅使下,肖遙出麵阻止,那周野仗著家族勢力目空一切,根本不把一個農村大學生當做人看。囂張的揮舞著蝴蝶刀逼其下跪,瘋狂的要當麵侮辱張莉莉。

肖遙熱血沸騰之下,隨手操起一石塊幫這人狂體虛的公子哥開了瓢。

令人啼笑皆非的反轉出現了,在學校官方的調查覈實後。事實變成了肖遙正準備對周莉莉施暴時,周野挺身而出英雄救美,肖遙惱羞成怒,對英雄痛下狠手。

可憐的熱血青年,原本的正義之舉卻給自己換來開除學籍的結果。

這世界瘋了嗎?第一次的英雄救美,斷送了自己的學業,落下了流氓的名聲。又一次的英雄救美,卻要搭上自己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