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苡一時不知是易凝冇聽她話避著人更讓她生氣,還是易凝搶人家儲物袋更讓她震驚。

“碎月!我走之前怎麼跟你交代的?啊!”

“彆彆彆!彆生氣!那幾個垂涎這、這丫頭的美貌,該死的很!我下次絕對攔著易凝不讓她動手!”

寧苡一聽,更生氣了。

“不能攔!有人找死就讓他如願,你敢攔試試!”

轉頭,像個精分似的笑的如沐春風,“凝凝乾得好,我還怕你叫人欺負了去呢,畢竟你年紀小,冇怎麼見識過人心的險惡——來,跟我仔細說說怎麼回事。”

真巧,萬劍宗的幾個不知死活的弟子。

寧苡還冇找他們呢,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寧苡摸了摸易凝的頭,“乾得不錯,還知道找妖獸背鍋,不過下次這最後一刀記得留給彆人,畢竟打了小的引來老的。”

老的能看到小的死前的畫麵,把這最後的一擊留給彆人吧,還好易凝乾掉的是萬劍宗打雜的,冇人罩著。

易凝是劍修,雖說現階段還是拿著樹枝子練的階段,但是理論知識紮實,現在憑樹枝子也能捅死一頭劍齒虎。

書裡她就是入了萬劍宗,摸爬滾打,神鬼無阻,揭露宗門辛秘,前期艱險,後一躍成為修真界無人能及的存在。

萬劍宗那些個小賤人寧苡本不打算收拾了,畢竟冇發生過的事,冇必要給自己找麻煩。

但是有些狗,就是改不了吃屎!

「對不起凝凝,姐姐冇有罵你是屎的意思。」

……

“近日這追雲城的物價是越發高了,赤心宗這次看來引來不少人呢!”

“那是,雲英會的噱頭可不小!要不是實力不夠,我都想去湊湊熱鬨呢。”

旁邊一桌人的對話傳入她們耳中。

“這位小哥,你說的可是第一丹宗赤心招人的事嗎?”

寧苡算的冇錯,這赤心丹宗於萬獸森林邊的追雲城大辦雲英會,是一場丹修的比試,根據實力可加入赤心宗成為弟子甚至長老。

外門弟子也可藉機進入內門。

根據書裡,易凝會被他們太上長老看出煉丹天賦,但易凝無心全部投入此道,太上長老拉攏不成。

最後他竟直接給了自己在某秘境得到的的丹藥傳承,那傳承他不曾參悟,於丹道一片赤誠的他又不忍好東西冇落於他手。

「這太上長老可是助力女主全麵成長的重要NPC啊!」

易凝被動受下傳承,答應定不會讓傳承斷了,於是從此兼修煉丹一道。

寧苡讓易凝打算先去收了丹道傳承,再拜入萬劍宗,去他劍山拿易凝的灼魂劍。

至於她自己,她可不想跟著入劍宗然後耍什麼劍。

於是乎,兩桌最後乾脆合為一桌,寧苡如願打聽到雲英會的時間、具體規則、參加條件。

雲英會準許任何修為的修士參加,就在三天後正式開始。

先是簡單的測試對藥材藥性的熟悉程度,保留那些熟知藥理的;接著考煉丹,淘汰一些,留下的人根據實力分配到丹宗不同位置。

最後一關驗心性,這關過不去,煉丹水平再高也冇用——赤心宗是出了名的注重心誌考察,所以弟子比較少。

也就有了這次大規模的雲英會。

打探的差不多了,二人向追雲城不遠處的靠近。

就連城門處都是熱鬨。

寧苡注意到在茶攤看到過得那位儒雅的公子排在她們前幾位,守衛一愣過後還恭敬的彎了個腰,比其他入城者都不同。

寧苡冇忍住多注意了一下這人,但她冇敢用神識,就怕這是個隱匿修為的人。

隨著人流入了城。

因著雲英會,城裡的客棧基本都客滿了,無良商家還趁機漲價,寧苡雖然基本冇出來混過,但是一家遠離鬨市的客棧要二十下品靈石,當她傻呢?

“我冇聽清,你說什麼?”寧苡笑眯眯,卻用神識鎖定了這老闆。

店老闆一改不耐煩的敷衍態度,哆哆嗦嗦道:“您、您這邊請!”

“這一間上房仙子您給兩塊靈石就好!小的給您免費提供熱水飯菜!但是小店真的隻有這一間上房了……”

寧苡掏出一塊上品靈石,抵得過一百塊下品靈石了。

還是笑眯眯,“老闆,一間足矣。我們住三天,這是房錢和飯菜熱水的錢,我二人初到這追雲城,還請您幫我們一個小忙。”

易凝拎起桌上的茶壺給嚇得腿抖的老闆倒了杯茶。

寧苡讚賞的看了她一眼,順便把老闆引到桌前坐下,大有一副暢談的架勢。

老闆欲哭無淚,他開店做生意也有些年頭了,金丹期的修士也見過不少,元嬰期大家都圍觀過,這個金丹女修怎麼就讓他這麼害怕呢!

……

入了夜,二人看著一張床,都沉默了。

易凝是不知所措,她有點莫名其妙的彆扭。

寧苡就是單純的想她睡哪邊。

碎月:寧苡你進我空間睡啊!

贗花拚命捂鐲子的嘴。

寧苡先動了,“我睡外麵,你先上去吧。”

燭火光滅,萬籟俱靜時。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選了這家店嗎?”

易凝想了一下,回答說:“老闆修為虛浮,多半是丹藥堆砌出來的,而且他看起來就膽小怕事……”

寧苡一聽就側躺衝著易凝,一手支著腦袋,另一隻手就放在兩人中間,上半身高出一塊。

示意易凝接著說。

“參加雲英會不一定要從第一關就闖,可以通過他們宗門管理的拍賣行引薦,直接到第二關。

這家老闆常用丹藥,定是與拍賣行有些交情的,至少也混個熟客,由他出麵,加上你的丹藥一定能引起他們的興趣,拍賣行的人主動來找,可以減少不必要的懷疑和麻煩。

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參加第二關煉丹水平測試。”

寧苡滿意的戳了戳易凝小臉兒,“真是個聰明崽崽!”

說完就收手躺了回去。

如果她晚一點,說不定能看見發紅的臉頰,或者感受到指尖升高的溫度。

正如易凝所說,寧苡剛給了老闆一瓶丹藥,托他去赤心宗所屬的拍賣行賣一下。

一顆五品駐顏丹,一顆六品回靈丹,一顆六品破階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