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就是,你姐不差你這魚!”碎月狗仗人勢,叫囂了一句就跟上寧苡妄圖保命。

不過冇幾步,碎月就被幾條小魚圍堵了回來,“我不跟你計較,但她去溫泉,你不能跟著。”

裙襬一揚,易凝旋身,隻見緋紅長裙的姑娘大步卻無聲息的走著,背道而行的是一條桃粉色小魚和威風凜凜的黑色長鐮、二者挾著一個略顯渺小無力的鐲子。

易凝想,我不看,我就幫她守著,碎月贗花都不在,總得有人在她身邊,我真不看。

寧苡去睡覺了,易凝也回到自己房間休息,她也睡覺,因為總是喜歡和寧苡同步。

有人一夜安睡,有靈氣和靈寵差點打起來,還有人置身春色無邊的旖旎的夢境。

連小魚都羞的通體發紅。

第二天,易凝隻恨不能重迴夢裡用留影石記錄下來,眼前的寧苡神識清明、眼神純淨,正苦惱怎樣推脫掌門的收徒要求。

夢裡的寧苡,似花盛放、如月朦朧,這是獨獨她能看的,是完全由她造就的。

“怎麼走神了?想到什麼辦法了嗎?”

冇有,還冇辦法和你發展成那種關係。想歸想,她還是得乖乖回答寧苡的問題:“要不你收了我吧。”

……

“她從小就跟著我,術法也大都是我親自教導,有些方麵更是青出於藍,於幻術一道也許比不上我,但遠超普通人。”

寧苡跟掌門極力推薦,她想著,易凝不用再怎麼修習了,她鋒芒利,是天生的劍修。

而且比起書中那個無情無義的強者,現在的易凝一樣強大,卻多了柔情,尤其這兩年總對著她笑,讓寧苡很喜歡!

有自己的好友充當徒弟,寧苡隻求能應付過去,讓她正好藉著帶徒曆練的由頭去找機緣。

於是乎,“姐妹”的關係親上加親,現在是師徒。

“從此以後,你我二人便不能再以姐妹相稱,你尊我一聲師父,我必待妹妹如卿親父!”

寧苡含情脈脈,義薄雲天,感動了自己——她就是突然很想皮一下。

易凝無語,她說,“你一直當我是至親至愛之人便好。”

寧苡隻是開個玩笑,冇想到換來個一本正經的回答,這讓她有點愧疚。

寧苡:咳,這種超時空的玩笑以後還是不要開了。

師徒二人順利踏上曆練之路,肩負著掌門的殷殷期望——修為精進、發揚幻術、多多收徒!

這第二條其實早在萬劍宗一事中便天下儘曉,銜英掌門是想他們更瞭解這一道。

寧苡給了幾個選擇,金木水火土,讓易凝選一個想去的。

“水吧。”她之前她們去過蓬萊洲,那裡被海環繞,寧苡很是喜歡。

“走吧,永夜海,出發!”

這裡有顆鮫珠,搭配絳河錦鯉,治癒療傷、防禦和致幻以迷惑敵人方麵都會有大提升。

正好契合這曆練幻術的目的,寧苡也可以鞏固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為。

寧苡記得永夜海潛水時間居多,雖然是多彩的海底世界,但永夜。

永夜海不見天日,書裡易凝的到來,使蒙塵的遺世鮫珠重見天日,希望的光再次灑落海底。

海底的漆黑已驅散,易凝卻在這裡葬送了她僅剩的希冀——萬劍宗妄將相當於海底太陽的鮫珠煉製為滅世之珠,汙染這片藍,易凝融合這鮫珠後,他們便開始無儘的追殺與誣告。

到最後,雖然易凝的絳河錦鯉大成,是這世間唯一的超神獸,且她便是永夜海的光源——她元神不滅,永夜便不黑暗,得永夜海生靈尤其是鮫人一族庇護。

但世人多信服或不得不信服萬劍宗,她成了殺人奪寶、無情無義的過街老鼠。

他們以伸張正義的名頭,做著奪寶、扼殺人才的真實麵目,甚至亂世的目的,將易凝逼到與天下為敵。

……

“怎麼了?不喜歡永夜海?”

寧苡斂起萬千思緒,將憐愛心疼的眼神藏的更好,隻溫柔的笑笑,“喜歡,咱們就去那!永夜,可能陰天多吧。”

是啊,不一樣了,她是赤心宗幻術三千門下唯一的弟子,萬劍宗如今早已覆滅,易凝是美名遠播的強大修士。

永夜將迎來他們的太陽。

寧苡看著易凝,忍不住來了一句:“我可真是你的晴天娃娃……。”

易凝聽見了,裝作無事發生,心中想:我也可以叫你崽嗎?

是的,寧苡總是喊易凝“崽~”“乖崽~”,上揚的音調讓她整顆心都跟著飛揚。

直到後來,寧苡猝不及防被喊了一聲乖娃娃,她隻求易凝在床上彆亂喊!

天水相接,水天一色,明藍色是天,隻表麵虛浮著一層藍的是永夜海。

平靜的像一汪死海,寂靜的像風雨欲來。

二人都已元嬰境界,可以不靠法寶便能避水,就這麼走入那儘頭在水裡的木橋。

木橋直通永夜深處,僅容二人並肩通過,寧苡高高興興的挽著易凝,謹慎的走入深海。

易凝猶豫了半天,選擇試探一下,“為什麼要這樣?不這樣也能過橋。”

“我攬著你胳膊嗎?在我老家那邊閨蜜大都這樣,是親密的好姐妹、好朋友的意思。”說著,還晃了晃。

「閨蜜?朋友?我管你什麼由頭。」“那便不要鬆開。”

雖然因為絳河錦鯉寧苡不能察覺到易凝的情緒,但易凝現在是肉眼可見的興奮和緊張——嘴角上揚,行動微僵。

寧苡:我真是越來越不懂這孩子了。

碎月:姓易的你彆給點顏色就開染坊!

贗花:冇眼看……但我隻能選擇支援。

光芒退散,漆黑的空間裡,一條條閃爍著五彩熒光的小魚靈動的遊著,團團熒光照亮這海洋。

“夠了夠了!”眼見著錦鯉們成串從易凝身上鑽出來,歡快的暢遊,大有佈滿永夜海之勢,寧苡趕忙出聲阻止。

“不要靈力的嗎現在就這麼浪費!快收回來!”

易凝乖乖把寧苡手指的那些召了回來,其實她用來操控這些錦鯉的靈力完全是九牛一毛,大概寧苡擅長魂力,對靈方麵不大瞭解。

易凝除了幻術不如寧苡,煉丹上兩人平分秋色,其他方麵都早不是寧苡認為的那個水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