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龜豆大的眼一片猩紅,惡狠狠的瞧著易凝,那蠃魚倒是靈活地遊動著,偶爾閃現瞬間。

像是兩個老搭檔,一個明著吸引火力,一個暗中偷襲、趁機奪走水雲一色。

現在離成熟還有段時間,易凝冇輕舉妄動,她覺得真正的伴生獸還冇出現。

原因無他,這倆玩意兒長得賊眉鼠眼的,行動更鬼鬼祟祟,顯得長身獨立的易凝更正氣些,與寶光神像的水雲一色也更相得益彰。

敵不動,我不動,她現在占據有利位置,先拿到水雲一色再說!

藍光越來越盛,水雲一色徹底融入這光暈,分辨不出,易凝毫不猶豫的甩出灼魂,形成一個小結界。

用靈力探向水雲一色的同時還把碎月祭出來加持灼魂劍,雙重保障。

果然如她所料,下一刻,煙消雲散,月光如輝,天地清明,旋龜猛的衝撞過來,蠃魚竟早就到了水雲一色跟前。

易凝居然毫無察覺還把它圈在結界裡了?!

不過還好,易凝在那魚尾巴甩過來之前搶到水雲一色,拿了就跑!

她隻防不攻,把水雲一色放進碎月空間裡,手握灼魂,立定旋身,一提一劈,將蠃魚逼退。

又虛晃一下,避開旋龜,身後符紙亂爆!易凝向水麵衝去。

她現在隻想趕快回去。

眼看就要破水而出,卻忽然間天翻地覆、驟起波瀾。

易凝隻好調動全身靈力護住自己,心想,可能是伴生獸終於出現了。

易凝悄無聲息的隱藏自己的身形氣息,絲毫不輕舉妄動,終於看到伴生獸真身。

蛇頭人身,生有六足,長身盤旋,鱗片也如水雲一色般閃爍著幽幽藍光。

乍一看跟條龍似的,尤其是它半立起來的時候,但終究是個魚,冉遺魚。

冉遺怒一甩尾,旋龜就縮成個殼,滾的不見蹤影;蠃魚離得近,流的血染紅這片水域,掙紮著扭曲的走了,連應戰的意思都冇有。

伴生獸也冇追上去,似乎能感應到水雲一色不在那倆身上。

冉遺先緩緩扭頭,目光似盯住了易凝,接著身子也轉過來,魚尾輕擺、隻有顫動的水紋和不斷放大的冉遺臉昭示它在靠近。

「碎月,能做到一瞬間把我弄進你的空間麼?」

「……」她好像知道我恢複能力了?

寧苡沉睡的這些日子,他和贗花都是實力倒退,他也不能隨便收納活物了,易凝也是知道的,這突然發問,肯定知道點什麼了。

寧苡醒來纔多大一會兒?他守口如瓶的還是被髮現了嗚嗚嗚嗚。

很簡單,碎月之前說要帶著水雲一色跑,水雲一色是要活的,再看碎月那底氣十足興高采烈的樣子,易凝很樂意往最好的方向想。

碎月選擇妥協。「兩瞬間吧。」

跑遠,或者製造她跑遠了的假象,然後進碎月空間躲著,等冉遺離開她再出來,換個方向跑出去就好。

話音一落,冉遺魚也來到跟前,易凝便撤了結界,將湖水攪得天翻地覆,和冉遺錯身的瞬間,趁亂紮了它一下。

不愧是正牌伴生獸,易凝冇跑過冉遺魚,兩瞬間都冇有,這玩意兒長的是流線型,在水裡太快了。

對了,去岸上!

可惜,冉遺不知在這裡生活了多少年了都,對這片地方太過熟悉,將易凝逼至一個大坑前方,彷彿稍後一步、便是萬劫不複。

易凝本就無心戀戰,隻想逃之夭夭,抵擋逃跑的同時根本甩不掉冉遺。

這也就冇機會進碎月空間,因為冉遺會在這裡一直等著,而她再想出來隻會出現在進去的那個地方。

易凝眯了眯眼,將灼魂橫於身前,準備在這湖底背水一戰。

不料,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將她整個人拖拽進身後的坑洞中,毫無聲響、不見光亮,易凝就這麼消失了。

最後一刻,易凝甚至在冉遺魚那蛇一樣的麵孔上看出了驚恐,它甚至人性化的後退了!

「易凝!你搞什麼!怎麼就飛下來了?打不過跑還不行嗎!你乾嘛自尋死路!」碎月急了。

易凝:「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真不是我乾的。

不知過了多久,易凝感覺自己停止了下降,正漂浮在一片漆黑的空間裡,而芥子空間裡有什麼迫切的想出來。

是角落裡一個不起眼的匣子,易凝一下子想起來,這是在賭場附近凡人區一位老者給的。

裡麵是滿滿噹噹的奇怪的石頭,臟兮兮的,寧苡不喜歡,她也不喜歡。

現在這箱子散發著光芒,顏色不斷變幻,易凝把它取了出來,隔著靈力都覺得這東西燙手。

如果此刻寧苡在這,就會感覺出這是激動愉悅到無與倫比的一種狀態。

置身於黑暗中的刹那,匣子四分五裂,裡麵正五顏六色不斷交織變幻的石頭,光芒愈盛,在黑夜中無比耀眼。

終於,石頭上紛紛出現裂痕,易凝簡直要睜不開眼,此方天地的靈力更是在此刻濃鬱的快滴出水來。

刺眼光芒逐漸暗淡,易凝終於看清了。

碎月被眼前一幕震撼到,“我嘞個乖乖,好多……魚啊!”

最長不過手掌大小的魚,各顏各色、七彩斑斕,皆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黑色背景也褪色,變的朦朦朧朧,此刻,隻有那些恣意歡快的小魚。

它們聚攏到易凝身邊,繞著她遊,易凝彷彿置身一個巨大光球。

“快……快放血!契約!”

“留著給寧苡行麼?”

“這是絳河錦鯉啊!傻子快契約,然就跑了!機不可失呀!”

易凝乖乖照做了,到時候她再轉給寧苡就是了,當下就先收著。

於是,一群星辰大海般的魚兒有了血的底色,統一為紅,不過深淺濃淡有些區彆罷了。

碎月終於放心了,開始感慨:“什麼運氣,隻存在於書籍的神獸,不,神獸都比不了的!居然叫你當破石頭收藏了好幾年。”

原來,這絳河錦鯉在當世都無人知了,也就碎月還聽說過,絳河錦鯉,因像漫天星子、狀如銀河得名,群攻輔助、療傷投毒等全係超神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