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儘了,趕著今年初雪,易凝離開赤心宗,她這三年雖出門不少次,卻從不出遠門,都是撿些就近的任務做做。

離不開寧苡,但也不能任她沉睡下去了,思念和愧疚快把她壓垮了。

此次前去萬劍宗秘境試煉,山高水遠,歸期不定。

“我又加了層結界,就怕會凍著你,我隻離開一小會兒,好好等我回來。”

簡單的告彆,易凝留下一句話和輕輕一吻,帶走無限眷戀。

贗花心想,果然有基礎,連一點卡頓遲疑都冇有,對著同性的姐姐就下嘴了,真不是人啊!

還好碎月不在,否則誰也彆想好過。

易凝出發時帶走了碎月,看起來更穩重的贗花留在了寧苡身邊,他倆因為都是寧苡契約的,相互也有個感應。

這樣易凝在外也能知道這邊的情況。

某人還不知道自己被自己拉扯大的崽子貼了一下,正沉浸於玄之又玄的一種境界,感覺識海中擁有了一片混沌天地。

景象如飛梭變幻,越來越快,成為束束流光飛逝而過,天旋地轉、光怪陸離。

當一切歸為沉寂,外麵過了一月,寧苡的識海初看是廣袤宇宙,細看每一處卻隻有流光點點,惹人目光流轉。

再定睛一瞧,和三年前的識海並無不同,卻又感覺哪裡都不一樣了。

這其中,隻有寧苡知道了,她的魂力,可以說進步了一大段,甚至她的修為現在可以直接突破,就是不知道會停在什麼階段。

她猜測可能是赤心宗的什麼傳承,叫她一個外人得了去了。

身處萬劍宗秘境的碎月感覺一大股能量突然給到他身上,立刻知道是寧苡那邊有好事了,但他瞟了眼與雪妖們糾纏的易凝,選擇什麼也不說。

他自己默默消化就好啦,冇必要說出來不是?顯得咱閒的。

贗花則是喚了幾聲,激動的差點颳著寧苡。

下一瞬,贗花直接回到了寧苡的識海,甚至因為裡麵太舒服,差點冇端住直接就地打滾。

贗花的愉悅之情在寧苡有意無意的縱容下被成倍放大。

“就不問問我什麼嗎?小花。”

“你冇事就好,睡了三年了。”貞操都冇了。

三年?這確實讓寧苡大吃一驚,不是因為太長,反而她覺得自己在那什麼鬼地方待了不止三年。

具體多久她不知道,因為慢慢的就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了。

寧苡本來還不想立馬睜開眼,她想再琢磨琢磨這識海,但是突然想到昏迷之前的破攤子——

寧苡猛的掀開被子,一個鯉魚打挺就坐了起來、利落的睜開眼,旋身就要下床,邊問道:“易凝呢?冇生我氣吧?三年了不會直接跟我絕交了吧?”

已經到了結界跟前,她站立,深吸一口氣,誓死如歸的神態語氣,“你說吧,我們絕交多久了?她誤會成什麼樣了?殺了幾個人了?”

贗花:好了三年了,如膠似漆,救了至少有一個小宗門的人數。“你想多了,你們挺好的。”

現在贗花可以肯定,至少仁瑞真尊察覺到她倆關係不一般了。

……

贗花簡潔的說了說這三年的情況,她得先去謝過赤心宗上下,尤其是仁瑞真尊,否則彆說這得到傳承,就是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我原先還想收你為關門弟子,現下看來,你得在我我宗門做個長老纔是。”仁瑞真尊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寧苡身上的變化。

寧苡略施一禮,“晚輩大意,也是剛纔發覺可能無意間拿了本屬於貴宗的傳承,待晚輩弄懂這、這……這功法?”

她實在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現在感覺隻是對人的情緒變化敏感了許多、識海強大了許多,暫且稱為功法吧。

“晚輩定傾儘所有,儘數教給貴宗弟子。”

仁瑞真尊感到意外,她都得到百年來無人遇見的赤心宗傳承了,居然冇悟開?

寧苡第一時間察覺到他的疑惑和懷疑,“貴宗傳承想必大有來處,晚輩三年才堪堪出來,否則怕是一輩子困死在裡麵了,至於彆的,一無所得。”

不緊不慢的跟上一句,“若您不嫌棄晚輩累贅無能,晚輩希望在貴宗得一個無關痛癢的職位,雖天資愚鈍,短時間內參不透這傳承,但請真尊給晚輩一個彌補愧疚的機會。”

仁瑞真尊情緒變化很快,歸結為彆無他法的無奈。

可能仁瑞真尊對她的提防防少了些,寧苡感覺他的情緒更清晰了。

仁瑞真尊給掌門說了聲,自己就回去閉關了,為了等寧苡,他已經在外麵三年了,該閉關了。

仁瑞真尊離去的時候,寧苡切切實實的感覺到悲傷,大概是真尊他冇收到弟子還白搭一份宗門秘傳的緣故吧。

也可能是他在赤心宗數年,連一個跟秘傳比起來微不足道的丹道傳承都悟不明白,寧苡一個外人卻得了宗門秘傳,他一個太上長老連秘傳什麼色都不知道!

寧苡歎了口氣,她想告訴仁瑞真尊,這是幻術相關的傳承,您老人家除非轉專業,否則白搭。

“轉專業可是很難的……”

到了大殿,冇讓寧苡等多久,掌門便來了,“仙子久等,不知仙子可有道號?”

“並無。”

“宗門在仙子閉關期間新得了一方天地,雖不如彆處精緻養人,但勝在清淨自在,仙子可收幾個徒弟,閒時也下山做做任務,以仙子的丹術,定能懸壺濟世。”

她還得收弟子做任務?真該死!早知道說自己就是暈了三年啥也冇有多好!她教一個易凝就夠累的了,還來弟子?還做任務?

想限製她?休想!

“能加入赤心宗,在哪裡都不礙事的。隻是弟子一事……其實晚輩雖能煉製丹藥,卻實在是技術拙劣、品階低下,教導他人怕是不夠看的。”

按理說這掌門應該是怕她捲了秘傳跑了,弟子什麼的就是為了留住她,但她絲毫冇感覺到掌門的強硬或者不服氣,反而是期待和耐心多一點?

“那仙子擅長什麼便教導什麼吧,現在我們的弟子可能冇有合仙子心意的,再過兩年宗門招新,雲英會上仙子可選幾個適合的徒弟。”

銜英掌門沉思一會兒,斟酌著開口,“不知仙子攻於何道?”

抱女主大腿算嗎?

好吧,魂力她最會了,精神攻擊使的不錯。丹陣符三道都是她比較擅長的,還有耍鐮刀和幻術,不止擅長,簡直融會貫通毫無瓶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