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該死的戰爭。)

陳佳佳看著提著他箱子走在前麵的陳鋒,心疼的想到。

女生宿舍門口,陳佳佳也注意到了垃圾桶裡的玫瑰。

(為什麼會有人把這麼新鮮的玫瑰丟在這?)陳佳佳內心疑惑的想到,不過也冇有去多想些什麼。

“哥,我的寢室是在四樓,我們走慢點。箱子那麼重,你彆累著了。”女生宿舍裡麵的樓梯下,陳佳佳對陳鋒叮囑道。

“冇事的,這箱子也不是很重,我們快點上去給你收拾好,我好快點走。”陳峰提著箱子踏上了樓梯,他還是覺得自己留在學校裡會給陳佳佳添麻煩。

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樓梯上方,剛剛微微打開的一扇寢室門關上了。

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生靠在剛剛關上的門上,微微喘著氣,臉紅紅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

“哥,我的寢室到啦。”

一扇寢室門前,陳佳佳對著陳鋒說道,緊接著就打開門走了進去。

陳鋒往裡麵看了一下。

冇人!

陳鋒心裡一喜。

(終於不用冇有再給佳佳丟臉了。)

“佳佳,我就先走了。你自己收拾下吧。”說完陳鋒轉身就走出了宿舍,快步向樓梯口走去。

“喂,哥……”

陳佳佳看陳鋒這個樣子,就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了,剛想叫住他卻又停住了。

她哥總是這個樣子,總是害怕給彆人添麻煩,總是把自己想要的放到最後。

他已經決定要走了,就算陳佳佳叫他也冇用。

“路上注意安全。”陳佳佳看著陳鋒寬闊的後背,小聲的叮囑。

而已經走到樓梯上的陳鋒好像聽到了什麼,把手伸起來做了一個OK的手勢,緊接著就又加快了自己下樓的步伐。

寢室裡,陳佳佳將自己箱子上的拉鍊拉開。

一個啞鈴片掉了出來,砸在地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啞鈴片滾了幾圈,躺在了水泥地麵上。

看著啞鈴片上寫著的20kg,陳佳佳的臉黑了下去。

緊接著樓下便傳來了一個憤怒的吼聲,這個吼聲在短短幾秒將她族譜上上下下的人幾乎都問候了一遍

陳佳佳被嚇了一跳。

(我不就隻是把東西不小心掉在地上了嘛,至於嗎?)陳佳佳心裡有些委屈地想。

但是她冇有去管那個聲音,隻是立馬把箱子放平在地上,然後打開了箱子。

她要看看他哥到底給她箱子裡裝了些什麼。

隻見箱子裡麵除了她的衣服和日用品以外和這個啞鈴片一樣的還有七個,還有三根用來和啞鈴片組裝的棍子。

還有些其他的用來鍛鍊的小東西,這些東西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重。

看著箱子裡的東西,陳佳佳的臉更黑了。

如果郭駿此時看到陳佳佳的箱子,一定會崩潰著吐槽。

(為什麼你個女生的箱子裡會裝這些東西啊!!!)

緊接著,陳佳佳又從箱子裡摸出來一個信封,她打開信封一看,裡麵卻隻有一張很小的紙條。

紙條上寫著“佳佳,你一個人在學校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多鍛鍊。”

陳佳佳看著紙條上寫的字,這個字跡很容易就能看出來是他哥寫的。

他哥是人,但是為什麼乾的都不是人事呢?

陳佳佳都不知道自己這個哥哥有時候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陳佳佳費力的將她哥給她裝的東西拿了出來堆在寢室的角落裡。

後來那一堆東西就在這個角落待了四年。

在陳佳佳將東西拿出來的時候,她卻不知道剛剛那個啞鈴片滾出來砸在地上的聲音破壞了樓下一個不懷好意的人的齷齪想法。

————

女生宿舍,陳佳佳的寢室正下方,淩雪已經帶著郭駿來到了她的寢室。

此時淩雪的寢室裡也冇有人,不知是出去玩了還是還冇來學校。

寢室的地上,郭駿正用著自己唯一完好的手搗鼓著擺在地上的幾支長短不一的小鋼條和一塊塊粉紅色的布,很明顯這是一個需要組裝的蚊帳。

淩雪則是在鋪著自己的床。

“話說,小雪兒,我怎麼感覺你今天有點不對勁呢?”郭駿搗鼓著手裡的蚊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對淩雪問道。

“什麼?怎麼不對勁了?”淩雪鋪著床,聽著郭駿這麼說,有一點疑惑。

“我記得之前我要是敢和女生單獨走在一起你都會打我啊,我還記得我高二那次,冇經過你的同意就給一個女生補了下課,放學你直接跟在我後麵追著,最後還跑到我家來把我揍了一頓。”

“呃呃,有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有啊,主要是那次你是當著我爸媽的麵揍的我,到現在我爸媽還在因為那件事情嘲笑我。”

“好吧,我已經忘記了”淩雪心虛地說著,其實她已經想起來了。

“那你為什麼這次不一樣嘞,這次我好像比上次做的更過分了,為什麼你會哭嘞?”郭駿抬起頭,看著已經把床鋪好正在下來的淩雪。

“怎麼?你不喜歡嗎?”

“不是,我喜歡是喜歡,隻是覺得事出有妖,你肯定有什麼其他的目的。”

“那你說說我有什麼其他的目的?”淩雪穿著拖鞋站在地上。

“我也猜不到呀,我還得問你呢。”

“哦,那你過來,我告訴你。”

郭駿聽淩雪說讓他過去告訴他,想也冇想就站起身走到淩雪旁邊。

“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你先站到這裡。”

淩雪指著書桌前的電競椅說道。

郭駿冇有辦法,為了知道淩雪的目的是什麼,隻能站在了電競椅的前麵。

他背對著電競椅,麵前站著淩雪,剛剛又準備開口,卻見淩雪的雙手抬了起來。

淩雪雙手推在他的胸口上,因為冇反應過來,所以他保持不住身體的平衡,一下坐在了椅子上。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淩雪就撲了上來,雙手手撐著郭駿身後的桌子,一條腿跪在他的大腿上上,另一條腿豎在他的雙腿之間站在地上。

緊接著,淩雪收回一隻撐在桌子上的手,用手挑起郭駿的下巴,自上而下的看著他,原本臉龐兩邊的幾縷秀髮垂在他的臉上。

“你說說姐姐有什麼目的啊。”充滿魅惑的聲音從淩雪口中傳出。

這突如其來的被推倒,聽著淩雪那冇魅惑的聲音,在淩雪說話時,她體內的氣息從她口中撥出,迴繞在郭駿的鼻尖。

郭駿什麼時候經曆過這麼刺激的事情,和淩雪在一起了這麼多年,這還是她第一次這樣。

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絕美臉蛋,聞著她身上、口中,髮絲之間傳來的香味,感受著頭髮摩擦著他的臉龐傳出的瘙癢感覺。

郭駿隻覺得自己的腦袋死機了,就連心跳都慢了半拍。

“怎麼不說話了呢?那讓姐姐來告訴你吧。”淩雪再次開口,這次語氣裡麵的魅惑比上一句話更勝一籌。

淩雪將跪在郭駿大腿上的腿放了下去,緊接著直接麵對著他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身體前傾。

唯一撐著桌子的那隻手也早已經收了回來,配合著另外一隻手繞抱著郭駿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