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門口整理儀容儀表的鏡子下麵,郭駿右手綁著一圈紗布吊在身前。

因為蹲下手會痛的緣故,他隻能交叉著腳,靠在鏡子上。

之前還在這裡的唐齊和呂升凱兩人已經不見了。

不知道是因為受不了尷尬的氣氛走了還是因為看到漂亮的妹子然後厚著臉皮跟上去走了。

按照郭駿對他們兩人的瞭解,多半都是後者。

靠在鏡子上,郭駿用另一隻手不斷地揉著眉間,他感覺自己的右眼皮一直跳,就好像會發生不好的事情一樣。

(可能是我最近冇睡好吧。)郭駿心裡想著。

“喂喂,你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子啊,剛剛就把我丟在那一個人跑了?”

熟悉的聲音在郭駿的身旁響起,隻見身穿洛麗塔的陳佳佳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的身邊。

“我這也是迫不得已啊。”

郭駿舉了舉自己繃帶纏的嚴嚴實實的手臂。

“是剛剛給我搬箱子弄的嗎?”

“不然呢?”

郭駿此時並不是很想理她,這次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包個繃帶就用了他五十多,這可是他整整兩天半的飯錢啊!

陳佳佳看著他這個樣子,原先心裡對他有的那一點點不滿瞬間煙消雲散,眼裡也多了些愧疚。

“對不起……”

“冇事,也不是你的錯。”

在不遠處不時傳來的新生匆匆走過的聲音中,兩人之間就這麼寂靜了下去。

郭駿閉著眼,雙腳交叉著靠在鏡子的一側,完好的那隻手不斷地揉著眉間。

陳佳佳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兩人的這副樣子引起走過的人的頻頻側目,兩個人的顏值都在那擺著的。

特彆是陳佳佳,更是叫一絕,這一屆的校花稱號估計就是非她莫屬了。

這些走過人裡新生有的一臉疑惑,有的滿是羨慕。

而所有的老生不同,老生都是盯著郭駿,然後在心裡默默的為他祈禱著。

(兄弟,祝你好運了,希望這一幕不會被淩校花知道。)

一想到那個淩校花,所有老生都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顫,當初她實在是太冷了,就像一座萬年的冰山。

天使的臉蛋,魔鬼的身材,冰冷的性格。

但是這三樣東西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毫無違和感。

直到……

一個本來考上了全國最高學府清大的學生轉學來到了這裡。

自那之後,校園裡就經常看到一個長的漂亮的女孩正在追著一個男孩。

————

“那什麼,剛剛你不是說要帶我熟悉學校嗎?”

“哦。”

“那你跟我來吧。”

打開手機看了看置頂的那個人,冇有訊息。

郭駿還以為陳佳佳已經忘了他說的話,他可以逃過一劫了。

冇想到還記著,話說你就不能找個另外的人嗎?

(希望在我帶這個人熟悉學校的時候不要被母老虎碰到吧,不然又得一哭二鬨三上吊了。)想著他家的那隻母老虎,郭駿微微歎了一口氣很是無奈。

————

“這裡是學校的圖書館,平時冇事的時候推薦來這裡看看書。”

“這裡是學校的食堂,但是不推薦在這裡麵吃,因為菜並不是很好吃,不過價錢倒是挺便宜的。”

“這裡是學校的羽毛球館,平時人挺多的,我也經常在這裡打球。”

最後,郭駿帶著陳佳佳走在操場上,這一路上幾乎都隻有郭駿一個人在說話。

陳佳佳則是跟在他的背後,默默的在心中記下這些建築的位置。

現在走在操場上,碩大的操場由於剛剛開學的緣故人很少。

陳佳佳盯著郭駿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好看嗎?”

一個彷彿從寒冬裡傳出的聲音在陳佳佳耳邊響起。

陳佳佳轉頭一看,那是一個比她高了不少的女孩,大概有一米七左右。

女孩身上穿著一件乳白色的短袖,身下是一條牛仔褲,精緻的臉龐,額前留著幾縷碎髮,頭紮著一個高馬尾。

雖然穿的很普通,但依舊遮掩不住女孩那冰冷的氣質和漂亮的臉龐。

在這個女孩麵前,陳佳佳都覺得有些自愧不如。

而一直走在她前麵的郭駿聽到這個聲音,本來不緊不慢走著的步子一下僵住了。

(這個聲音?)

(好像小雪兒的聲音啊。)

(不,一定是我聽錯了,這個時候小雪兒怎麼可能會在這。)

(要是她在這看到我跟另一個女生走在一起,這還得了!)

“小妹妹,他可是有女朋友的男人了哦,你這樣盯著看可不好。”又是熟悉的聲音傳進郭駿的耳朵裡,這個聲音他一輩子都忘不掉。

這是淩雪的聲音,此時她的聲音彷彿都帶上了一層冰霜。

“你說對不對啊?”

淩雪微笑著看著前麵的郭駿。

郭駿僵硬地轉過身子,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是啊是啊,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其他那些女生一直看著我算什麼啊。”

聽著郭駿的話,淩雪的冰冷才消散了一點,但是不多。

淩雪邁著自己的腿,快步來到郭駿的身邊,看了一眼他包著繃帶的那隻手,然後挽著他另一隻手的手臂。

“親愛的,我們先走吧,我還有話要跟你說呢。”

看著淩雪那“核善”的微笑,聽著她那“誘人”的話,郭駿隻感覺自己快要炸掉了。

(你非要嘴賤說帶彆人熟悉學校乾什麼啊,現在慘了吧。)

說完這句話,淩雪挽著郭駿的手臂就把他往操場外麵帶去。

(救救我啊,倒是來人救救我啊,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啊。)

郭駿一邊被向外帶著,一邊用眼神向在看著他們的人求助。

然而那些新生都露出羨慕的表情,那些老生則是滿臉寫著:

祝你好運。

見明明有那麼多人在看著他們,卻冇有一個人上來救他。

郭駿絕望了,隻能像一個木偶一般被淩雪向外帶去。

————

學校樹林,郭駿一臉心虛地站在淩雪麵前。

“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狡辯。”

“要是你冇有給我一個好的答覆,後果自負。”

看著淩雪佈滿寒霜的臉,郭駿內心隻有後悔。

(我為什麼要帶那個人去熟悉學校啊。現在搞得我自身都難保了。)

“你還有三十秒。”

在郭駿還在後悔的時候,淩雪冰冷的語氣傳入了他的耳朵裡,一下將他凍醒了。

“小雪兒,我說是社團活動你信嗎?”

“然後呢?”

“我是說真的,我是真的在完成社團活動啊。”

“什麼社團活動會是讓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女人在學校裡麵逛?”

“我是在迎新啊,迎新就是我們的社團活動。”

“算了,這些話你還是留著待會兒下去跟閻王說吧。”

估計著一分鐘已經到了的淩雪吐出這麼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