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希,你不是籃球社的嗎?為什麼你會來我們這邊呀。”

淩雪看著正在和羅羲和唧唧我我的林希妍疑惑地問道。

“我雖然是籃球社的,但是冇規定我必須要在那啊,我過來陪陪我男朋友不好嗎?”

林希妍拉著羅羲和的手,一邊說話,一邊深情地看著對方。

她和羅羲和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是一對青梅竹馬,兩個人一起生活了十多年,讀上了大學才確立的關係。

“嘿嘿嘿。”

羅羲和聽著女朋友這樣說,身為大導師的他居然也有了一絲害羞,隻能傻乎乎地笑了兩聲。

“咦~老公!”

淩雪看著麵前這兩人唧唧我我你儂我儂的樣子,身上直接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然後叫了一聲郭駿。

“怎麼啦老婆?”

“他們秀我,嚶嚶嚶。”

見到郭駿走到她身邊。

淩雪假裝很委屈地一下撲到了他的懷裡,雙手環抱著他的腰,頭埋在他的胸口裡。

“冇事啦老婆,我們也秀他們好不好。”郭駿看著淩雪這一副幼稚的樣子,心裡滿是喜愛。

他用一隻手抱著淩雪,另外一隻手摸著淩雪的腦袋。

“老婆不哭,乖~待會兒我們一起去喝奶茶。”郭駿一臉寵溺地看著懷裡這個正在嚶嚶嚶的女孩。

“嗯嗯。”

旁邊的羅羲和看到兩人這樣,也不甘示弱,他一下將林希妍攬在懷裡。

“老婆,我們待會兒也去喝奶茶好不好。”

被羅羲和抱在懷中的女孩一臉嬌羞地看著他,輕輕應了一聲。

“好。”

而一旁正在看著他們互秀的唐齊和楊柯科二人的臉都黑了。

(你們就這麼傷害我們?)

(單身狗就冇有人權了嗎?)

他們兩個都是母胎solo的存在。

“唉。”

兩人同時歎了一口氣,然後同時向擺著一瓶瓶飲料的桌子走去。

楊柯科直徑走到桌子的後麵,從桌子下麵抽出一根椅子坐了下來,掏出手機萬般無聊的玩了起來。

他本就不是什麼熱情的人,相反,他是一個特彆高冷的人,是四個校草裡最高冷的一位,同時也是最受女生歡迎的一位。

隻有在很好的朋友麵前他纔會稍微顯得不那麼高冷,也僅僅是稍微而已。

而唐齊則是走到了擺著的飲料前麵,直接拿起一瓶淡鹽水和一把小扇子就往小帳篷外麵走去。

楊柯科也注意到了唐齊的動作,他將手機放了下來,看著唐齊漸漸遠去的身影,他若有所思。

“他還冇給錢!!”

楊柯科直到唐齊已經消失在他的視野裡才反應過來。

————

操場上,一個長的非常漂亮的女生此時正坐在陰涼處休息。

一瓶淡鹽水從他的旁邊遞了過來。

“軍訓累了吧,喝點水。”

女孩抬頭就看見一個帥氣的臉龐。

冇錯,這就是剛剛拿了水冇給錢就跑的唐齊。

眼前這個女孩也正是剛剛軍訓完正在休息的李嘉鸝。

“哦,謝謝。”

李嘉鸝順手就接過了唐齊手中的水。

因為唐齊怕她擰不開,所以將水在都給她之前就已經將瓶蓋擰鬆了。

見李嘉鸝收下了自己的水,唐齊眼裡多了一分笑意,然後順勢坐到了李嘉裡的身邊,用小扇子給她扇著。

“天氣這麼熱,要不你和教官請個假吧,彆把自己熱著了。”

唐齊看著李嘉鸝香汗淋漓的樣子,內心很是心疼,如果羅羲和此時看到這幅場景,一定會血濺當場。

“不用,謝謝。”李嘉鸝輕輕將唐齊揮著扇子的手推開一點,她覺得這樣的動作太親密了。

而旁邊正在休息的新生則是一臉羨慕地看著唐齊,他居然能這麼坐在校花的旁邊給她扇扇子,還和校花打情罵俏。

一個男生突然問道他旁邊的一個女生:“那個男生是誰啊,為什麼看起來和李校花那麼親密的樣子?”

女孩白了他一眼,然後雙眼泛著桃花地看著唐齊,

“那個男生你都不認識,學校四大校草之一的唐齊啊,我就是為了他纔來這個學校的。”

“額……”

“也就是說李校花和這個唐齊是情侶咯?”男生又繼續問著女生。

“那倒不是,是唐校草正在追李校花,昨天下午還聽說唐校草在女生宿舍樓下給李校花表白了呢。”

“不過這個李校花是真的高冷,當場就給拒絕了,換作是我啊,我肯定倒貼都要上。”

“不過……”

“看這個樣子,唐校草是變成李校花的舔狗了啊。”……

而正在陰涼處休息的唐齊和李嘉鸝,此時卻什麼語言也冇有。

“嘉鸝,我……”

不知道多久過了多久,唐齊剛想開口,軍訓的集合聲傳了過來。

“謝謝你,我要去軍訓了。”

李嘉鸝站起身,頭也不回地朝自己集合的方向走去。

唐齊坐在剛剛坐的地方,手向李嘉鸝離開的方向伸去,很快又收了回來。

“嘉……”

“彆太累了。”

唐齊小聲的說出這一句話,也不知那已經走遠了的李嘉鸝是否聽到了。

————

軍訓,其中一個方隊正站著軍姿。

“嘉鸝,你是不是對那個唐齊有感覺啊,你剛剛跟他好親密的樣子。”

“我聽說他還是個校草,答應他根本不虧好吧。”

周馨純對著身邊的李嘉鸝說道。

“我對他冇感覺,隻是剛剛太累了,他又剛好拿水來然後給我扇扇子我才坐在他旁邊的。”李嘉鸝麵無表情地說道。

“哦,那……”

“你們兩個說什麼呢!看你們好久了!不要以為你們是女生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她們的教官自然早已經注意到了在說話的二人, 全部人都在站軍姿,就她們一直動啊動的,很難不注意到。

“托了她們的福。”

“全體準備!繞著操場跑圈。跑到休息為止!”

“這可是她們兩個人好不容易給你們爭取到的鍛鍊自己的機會,你們可得好好的謝謝他們兩個。”

聽到教官這句話,所有人都怒目圓睜地看著剛剛說話的周馨純和李嘉鸝二人。

如果不是她們說話,他們就不會被跟著一起受罰。

雖然李嘉鸝長的很好看,周馨純也算是看的過去,但是已經在太陽下麵暴曬許久的眾人怎麼可能會再去在意這些。

身體勞累的他們現在眼神中看兩人的恨意都快成實質了。

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李嘉鸝和周馨純已經死了無數次了。

然後,

操場上多了一個正在跑圈的方隊。

一直坐在剛剛和李嘉鸝一起坐的地方的唐齊自然也是看到了那個教官叫他們跑步。

他微微皺起了眉頭,用手撐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然後站起身子就往操場外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