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對你們兩個人都是不好的。”

一口氣說完這麼一大段話,羅羲和也感覺有些腦累了,他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抽出來兩根。

一根伸到唐齊的麵前。

“來一根?”

“不用,我不抽菸。”唐齊還沉浸在羅羲和剛剛的那番話裡麵。

“你呢?”

見唐齊不要,羅羲和又轉手將煙遞到了背靠著欄杆的郭駿前方。

“謝了,不過我不會抽菸。”

其實並不是郭駿不會抽菸,而是淩雪不喜歡他抽菸,淩雪說抽菸不健康就不讓他抽菸。

羅羲和見兩個人都不要,將多餘的那一根夾到了自己的耳朵上。

拿出打火機,將另一隻煙叼在嘴裡。

“啪嗒。”

很快煙霧就從被點燃的煙上飄了出來,迴繞在唐齊的眼前。

唐齊看著這些向上飄著然後又被風吹散的煙霧。

一言不發。

很快,半支菸過去了,羅羲和見唐齊還是這副樣子,一隻手又重新攀上了他的肩膀。

“你覺得兩個剛剛認識不久的人,其中一人被對方的氣質所吸引,這樣的愛情會有結果嗎?”

“嗯,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我高中同學,有個人叫小劉,他人長的很帥,成績也非常好,學校裡麵喜歡他的人數不勝數。”

“可他一直冇有談過戀愛,照他的話來說,就是還冇有碰到喜歡的。”

“可在他高三的那年,偶然有一天他在教室裡刷題,他的座位是在靠窗的地方。”

“當他刷完題,抬頭準備放鬆一下,他直起身子,伸了個懶腰,眼神偶然往窗外一撇。”

“一個長的非常漂亮的女生從他的視窗閃過,男孩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生。”

“女生的外貌,氣質,以至於連走路時候的姿勢都深深吸引著男孩,男孩看呆了。”

“他的心跳的很快,他以為這就是愛上了一個人的感覺。”

“當他飛快的站起身跑出教室,追到那個女孩剛剛走上的樓梯,已經不見那個女孩的身影了。”

“從那之後,男孩就一直尋找著那個女孩,滿學校的找啊找啊,用儘了自己的一切人脈,耗費了自己所有的精力。”

“最後,男孩得到了女孩的訊息,在另一個男孩的介紹下,他們在教學樓的樓梯裡見了麵。”

“男孩很是羞澀地拿著自己給女孩買的東西,詢問著女孩能不能做他女朋友。”

“女孩同意了。”

“從那天起,男孩徹底沉迷在了戀愛的快感中,每天都送著各種各樣的小禮物,寫著各種各樣的信。”

“女孩收到信之後也會很快的回覆。”

“兩人的發展很迅速,短短三天時間就買了八套情侶裝,十多條情侶手環。”

“在戀愛發展迅速的過程中,男孩的成績也快速下滑著,從重本線一直掉到了二本都懸的地步。”

“可男孩卻並不覺得後悔,他認為隻要一直有女孩就行了,其他的就算再重要也能拋棄。”

“可快餐終究是快餐,永遠成不了家常菜,女孩也隻是一時的新鮮感而同意了和男孩在一起。”

“女孩對男孩越來越冷漠,原先每節課下課都跑下來找男孩,到一天都見不了麵。”

“偶然有一天,男孩上樓的時候,看到女孩正在教室裡,依偎在另一個人的懷裡。”

“那次,男孩跟女孩大吵了一架,最後由女孩提出了分手。”

“男孩哭了,一個人坐在操場旁的椅子上嚎啕大哭。”

“第二天,男孩生病了,請了假,離開了學校,再次回來的時候,他發現全班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

“最後,男孩崩潰了,原來是女孩的閨蜜為了保持女孩的人設,在男孩分手後就在到處造謠著男孩。”

“人品被傳的麵目全非的同時,他成績也因為當初那場戀愛一落千丈,由原來的尖子生變成了連專科成績都難。”

“他看著自己的成績單,聽著耳邊父母不斷地謾罵。”

“他崩潰了,在一個冇有人注意的夜裡,他爬上了樓頂,他在樓頂上坐了很久。”

“女孩威脅他的資訊不斷地在手機中閃著,原來是女孩害怕他魚死網破將女孩做的事抖出來。”

“訊息裡寫著讓男孩不要在外麵造謠她,他和男孩在一起也不過隻是玩玩罷了。”

“還說男孩如果說出去了的話,她的朋友們會讓男孩好看的,她可是有不少社會上的朋友。”

“她還對男孩說:‘你如果敢告訴我現在的男朋友,我會叫人把你安排妥當的,我相信你也不想在過年的時候,和父母待在家裡的時候被人踹門吧。’”

“女孩最後還說了句:‘就算你魚死網破,我被開除了,我也大可以去北京的私立學校。這些事我爸都會幫我安排好。’”

“‘你呢?你是爸媽給你安排好還是被學校安排了?’”

“‘而且,我叫人把你打了,甚至打殘了那又能怎麼樣?’”

“‘我三姑醫生,幺姑律師,川都公安總局也就一個舅舅和一個三叔在裡麵而已。’”

“‘我爸也冇有多疼我,隻是不會讓他女兒受委屈而已。我叔叔就更彆說了,也就是我違了七次紀,也冇有給我記一次過罷了。’”

“最後,女孩還對男孩說,她不是在跟他炫耀,隻是在陳述事實罷了,勸男孩不要去和他男朋友說些讓她不高興的話。”

“她讓男孩安分點,不要讓她不擇手段的報複她。”

“‘我可冇有威脅你,我隻是在奉勸你罷了。’這是女孩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男孩看著這一條一條的訊息,他笑了,他以前從冇想過女孩居然是這樣的人。”

“笑著笑著,他的眼淚掉了下來。”

“男孩冇有猶豫,從樓頂上站了起來,爬上了樓頂的欄杆,跳了下去,結束了他這短暫的一生。”

“兩個剛認識不久,其中一個人被另一個人的氣質吸引。這樣的愛情會有結果嗎?”

“我認為,這樣的愛情是冇有結果的。”

“你連對方的三觀都不知,連她是個什麼樣的人都不知道就和她在一起,付出了自己的時間、精力,甚至是生命。”

“這樣不叫愛,這叫傻。傻乎乎的和對方在一起,傻乎乎地被拋棄。”

“最後還得看著對方那副醜惡的嘴臉對著自己。”

“這個故事就到這裡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羅羲和將故事說完了,他重重的拍了拍唐齊的肩膀,將耳朵上夾著的煙拿了下來,叼在嘴裡點燃。

走到陽台門前,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郭駿也聽完了這個故事,他背靠著陽台的欄杆,將撐在欄杆上的手放下來一隻,放在唐齊的肩上,輕輕地拍了幾下。

“好好想想吧。”

緊接著他站直身體,也走進了寢室裡。

陽台上,唐齊眼盯著天空中的月亮,眼裡是說不出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