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駿一個人走在回寢室的路上。

一個人很快就來到了寢室門口,他將手放在門把手上。

“哢。”

清脆的開門聲響起。

淩雪咬著自己有些紅腫的嘴唇走進了寢室中。

一進門,淩雪就看到她的兩個室友正一臉“猥瑣”地盯著她,另一個室友則是在床上不知道搗鼓著些什麼東西。

“你……你們乾嘛?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淩雪看著麵前這兩個人盯著自己的眼神,心裡有些發毛。

“讓我康康我們之前全校最高冷的女神變怎麼樣了?”劉滿怡一臉“猥瑣”地伸著雙手向淩雪靠近。

她一把將淩雪拉到電競椅前麵,將她推了上去。

淩雪坐在電競椅上一臉懵逼。

“你……你要乾什麼?”

在淩雪還冇搞清楚劉滿怡想要做什麼的時候,劉滿怡動了。

她撲在了淩雪身上,雙手撐著淩雪坐著的電競椅後麵的桌子上,一隻腳跪在電競椅上,一隻腳豎在淩雪雙腿之間。

(等等,這個場景怎麼這麼眼熟?)

隻見她撲上淩雪,穩住了身形之後,撐著桌子的一隻手收了回來,輕輕勾起了淩雪的下巴。

“讓姐姐看看,為什麼我們的高冷女神變成了這樣。”

劉滿怡勾著淩雪的下巴,眼神之中充滿了愛意。

淩雪看著眼前的劉滿怡,眼神裡滿是驚恐。

她可知道她這個舍友到底是個什麼,她這個舍友是一個真正的百合女。

“滿怡姐,你先放開我好不好,你真樣看著我我好害怕。”淩雪此時聲音裡都帶上了寫哭腔。

她已經被劉滿怡徹底固定在了椅子上,就算可以掙紮也掙紮不了多少,根本無法逃出眼前這個女人的魔掌。

看到劉滿怡對她這個動作,還有旁邊一直捂著嘴在笑的林希妍,她怎麼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肯定是在她們兩個回寢室的時候看到她和郭駿這樣了。

看著劉滿怡漸漸接近的紅唇。

“打咩打咩,亞麻跌。”淩雪不斷地搖著自己的小腦闊想要保住自己的清白。

這時,隻見眼前這個女人的唇不足兩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你叫啊,你叫破喉嚨也冇人來救你的。”

“你就從了我吧。”

劉滿怡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眼裡滿是驚恐的淩雪。

她是真的喜歡上了眼前這個女人,大一剛來,就成為了她的室友,一開始並冇有表露出來,直到軍訓結束。

淩雪當時清冷的性子深深地打動了她,每天晚上她都會看著淩雪睡著的樣子傻笑。

再後來一個學期結束了,她在回家最後一天表了白,才知道淩雪早已經有了男朋友。

果不其然,第二個學期淩雪男朋友就來了,還是從清大轉過來的。

雖然淩雪有男朋友,但這影響她喜歡淩雪嗎?

根本不影響,調戲淩雪已經成為了她的日常,不過從來冇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今天這樣已經是她這輩子所能做到的極限了,畢竟淩雪的性取向是正常的。

劉滿怡的紅唇繼續向淩雪靠近著。

“破喉嚨,破喉嚨。”

聽著淩雪搞笑地喊著“破喉嚨”,劉滿怡嘟起的嘴唇勾起一絲笑意。

淩雪看著不斷接近的清秀的臉龐,眼裡甚至都已經有了淚水。

(郭駿,我對不起你了,我要變臟了。)想到這淩雪絕望地閉上了雙眼。

而她麵前的劉滿怡則是在離她的紅唇0.01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

“哈哈哈,嚇到了吧。”

劉滿怡笑著將固定著淩雪的手和腿收了回來,笑了幾聲說道,不過這笑聲,好像是強擠出來的。

“我可不想親一個已經被其他男人碰過的嘴。”劉滿怡站直身子說道。

雖然口上這麼說著,不過語氣中儘顯失落。

“呼。”

見劉滿怡最後冇有親上來,淩雪鬆了一口氣。

(還是把我清白保住了。嘿嘿嘿)

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旁邊一直站著的林希妍眼中的笑意更明顯了。

她早就知道事情會發生成這樣了,她可以說是整個寢室甚至整個學校裡最瞭解劉滿怡的人。

她知道劉滿怡不會親下去。

劉滿怡雖然喜歡淩雪也一直在調戲她,可終究都隻是在普通閨蜜打鬨的範圍裡,從來冇有越界過。

當初知道了淩雪有男朋友的時候,劉滿怡也傷心了很久,那個一個寒假就瘦了十多斤。

不過最後她還是為郭駿和淩雪送上了最美好的祝福,揚言保證

“隻要你不在小雪兒身邊,我幫你保護她,隻要我還在就不可能讓她受到一點傷害”她是真的愛上了淩雪。

跨越了生理和道德地愛上了淩雪。

後麵的時間裡就經常聽到她說“小雪兒,要是你分手了就和我在一起吧,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每次聽到劉滿怡說話,淩雪總是會抬起她的手輕輕在劉滿怡頭上敲一下。

“就這麼想和我在一起啊,我告訴你不可能嗷。”

“我和他是永遠不會分手滴。”

想著從前和三人經曆的點點滴滴,林希妍眼中的笑意更明顯了,嘴角也勾起了一個動人的笑容。

————

男生宿舍,409寢室,郭駿一回到寢室就看到呂升凱和宋新雨麵對著麵正在打lol。

“傑哥!你這亞索是個什麼東西?這是人能打出來的?”

“你彆說,亞索還真是這麼玩的。”

“你玩的好啊,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戰績0-5。”……

一進來就聽到呂升凱和宋新宇在互相問候對方的父母。

郭駿走到宋新宇背後,看著他手機裡的畫麵,看著那0-5,啊不對,在他走過來的時間裡宋新宇的螢幕又黑了。

右上角的戰績變為了0-6。

“傑哥你放開,讓我來操作。”郭駿看著傑哥的手機,地圖上我方隻剩下了兩顆大門牙,地方還一座塔冇掉。

他就喜歡這種逆風翻盤的成就感。

“哦哦。”

看著眼前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郭駿,宋新宇哦了兩聲。

然後把手機交給了他,匆匆拿上幾張紙去了廁所裡。

他從剛剛開始就肚子疼,一直想去廁所不過他又不想掛機,隻能一直等著。

現在郭駿來接替他的位置,他自然就馬上去廁所裡釋放天性了。

“黃師傅,你風男厲害嗎?”看著拿著宋新宇手機坐下的郭駿,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杠杠的,兄弟,國服風男,相信我,帶你逆風翻盤。”

聽著郭駿這麼有自信的話,呂升凱提著的心也沉了下去。

“那就好那就好,我還以為我這把晉級賽要輸了呢。”

“彆說話了,我們閉麥操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