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如潮水般的喪屍,林枼倒是不驚不慌。

並且還觀察到這些喪屍好像更消瘦了。

"是冇吃到人的緣故?"

隻見那群喪屍,臉上的顴骨凸的老高,臉頰凹陷到一定程度,把罩在臉上焦黃的皮膚扯的透亮。

四肢骨頭的輪廓已經清晰可見。

那細如乾柴的雙腿倒是不停交替,支撐著它們消薄的身軀。

"得先乾正事!"

話音未落,林枼環顧四周,黑色火焰隨著林枼的視線不斷升起。

末了,便把自己圍在了黑色火焰中。

突然,攥緊的硬拳撞向大理石地麵。

轟隆!

一聲震耳的巨響,伴隨著些許大理石碎片騰空而起。

林枼的這拳,竟然給人一種把地麵打的下陷的錯覺。

"喔吼!找到了!"

林枼望著幾步遠的位置露出了階梯。

但入口還是冇完全顯露出來。

轟隆!轟隆!

接著又是兩拳,同時無數的大理石碎片摔下掉落在空洞內。

林枼的腳下出現層層疊疊不斷交錯的鋼筋。

再往下就是幽深的空洞。

林枼望著宛如籃球場那麼大的入口,心想著。

"原來如此,拿大理石地磚當隱匿層,挺有想法!但這入口有點……"

林枼剛想躍下,進入一探究竟。

突然腳下的空洞中傳來一聲怒喝。

"你特麼的乾了什麼——麼——麼?"

末尾的回聲一直迴盪在空洞內。

突然寒芒一閃。

劍影從林枼腳下貫穿射出。

很可惜,那穿過的隻是林枼的殘影。

噔噔噔!

大步垮在階梯上,一個身影慢慢升高,漸漸被陽光照顯出容貌。

林枼隻是瞟了一眼,便看清是一名中年男人。

而注意到此人手中的動作正在不斷變換。

其實,這人見過林枼,隻是林枼冇有注意過他。

——"散!"

男人怒喝一聲!

突然,長劍掉頭衝向林枼,一道劍花在距離林枼不遠處炸開,分散出數十把相同的長劍,每一劍都精準的刺向林枼的關節。

麵對這一幕,林枼倒是不陌生,但還是很吃驚,閃身躲過,並消失在原地。

"收!" 中年男人輕喝一聲。

無數長劍便化作一把,回到男人手中。

但中年男人並冇有打算放過林枼,開始捕捉追擊起林枼的落點。

林枼剛一落腳,一道修長的劍光就朝向自己劈來。

汀!

堂!

中年男人臉上已經浮現出一絲驚愕,趕忙用右手抵住左手,勉強壓下反震之力。

"宗日?" 男人望著手中的劍,癡癡的說著。

能看出來,這名中年男人應該很瞭解林枼手中的短劍,並有種占有的**。

不料,林枼來了一句。

"說說吧,這裡是不是衍生會?"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男人嘴上說著,腳下的步伐卻冇有停止。

閃身躍到林枼眼前。

——"斷!"

長劍快速朝向林枼削去。

錚!

劍身還未接觸到林枼的身體,金屬碰撞的刺耳聲傳來。

長劍飛出數百米遠去。

不偏不倚的插到一個喪屍幸運兒的頭上,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中年男人感到一股極大的震感在刺痛著自己的整條手臂。

圍在林枼身邊的藍色肋條冇等他發現,便消散的無影。

"是?還是不是?"

林枼不想多費口舌,隻想搞清楚真相。

中年男人抬起頭看著林枼,感覺出林枼的雙眸中透露著殺氣,如果再不回答他的問題,他可能真的能殺了自己。

"這裡正是衍生會。" 男人字正腔圓的說著。

林枼心中的推斷終於得到確認,嘴角微微上翹。

忽然,中年男人那冷冷的聲音傳來。

"林枼,剛剛你破壞的正是衍生會的隱匿層,千赫他們絕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