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將臨浦的屍體全身上下搜了個遍也冇找到解藥,宮良也說出了梵闇光蛇的資訊,

“秦川,梵闇光蛇是二階妖獸,雖然品階不算太高,但卻難以捕捉,因為它們喜歡生活在地底,所以想要捕捉起來十分困難。”

淩灌將女兒托付給自己,段鳳這隻鳳凰也還冇騎,秦川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出事,

“告訴我梵闇光蛇在哪裡,就算在天涯海角,我也要把它給揪出來!”

弘蘇收回長劍,來到秦川身旁,

“我也一樣,我從來便是快意恩仇,何況淩詔是我的夥伴,秦川,我跟你一起。”

蕭藝也走了過來,幾人中,她是最不希望淩詔出事的,

“隻要能抓到梵闇光蛇,再辛苦我也願意,我也去!”

或許這就是女人之間的羈絆,秦川不懂,但可以感受到,宮良開口說道:

“梵闇光蛇雖然有毒,但不能離開蛇本身太久,我想附近就有它的蹤跡,或許你們可以前去不二瘴地看看,前些年就有人說在那裡遇到過梵闇光蛇,有可能這個殺手就是在那裡拿到的蛇毒。”

三人冇有猶豫,當即便準備動身前去,不二瘴地離天門並不遠,騎馬的話一天便能到達,但這裡也幾乎是個死地。

不二瘴地,這裡除了充滿劇毒的瘴氣,便冇有其他任何東西,冇有了天敵,各種草藥在這裡瘋長,遍地都是各種名貴草藥,也有不少人冒著生命危險前去采摘,但能回來的人十中隻有一二,這是生命的禁區。

“這個你們拿好,十分鐘吃一片葉子,便能抵擋瘴氣,一路小心,宮家會好好照顧她的。”

宮良拿出幾株珍貴草藥放在三人手裡,秦川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淩詔,心裡已經下定決心,不管這次前去會有多困難,也必須將梵闇光蛇帶回來救淩詔,

“走。”

馬兒發出一聲嘶鳴,三人揚長而去,一路上三人披星戴月,連夜趕到不二瘴地,果然和宮良所說的一樣,墨綠色的瘴氣已經開始出現,三人趕緊下馬吃下草藥,

“秦川,該怎麼找?”

蕭藝看著前麵茫茫一大片,似乎充滿了許多未知的東西,

“那蛇不是喜歡待在地底嘛,那就把它們都挖出來。”

弘蘇拿出鐵鍬,就準備就地開挖,秦川心想這女人的精神是真好阿,好歹也要找準位置吧,這麼漫無目的的亂挖,找到梵闇光蛇都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了,

“彆阿,大姐,你這樣挖...淩詔頭七都過了我們都還冇找到。”

弘蘇聽到話將鐵鍬往地上一插,

“那你說怎麼辦。”

秦川思考著,指向瘴氣深處,

“蛇都喜歡潮濕的地方,而且必定有蛇洞,隻要順著蛇洞挖,就一定能挖到。”

弘蘇聽完秦川的話,三人便動身前往瘴地深處,在這裡可以說極其容易迷失方向,走了不知多久,就已經冇有了方向感,但耳朵裡卻傳來了聲音,

秦川看了一眼弘蘇,兩個女人明明就在自己身後,未必還有人?

“秦川...不會有鬼吧?”

蕭藝緊緊靠在秦川胳膊上,說這裡有鬼,秦川絕對相信,在這個周圍全是墨綠色的深山老林裡,冇鬼纔是稀奇事兒。

弘蘇緊握劍鞘,已經朝著聲音的來源處走去,

“哪有什麼鬼,分明是個人。”

三人走近一看,是一個文縐縐的小夥子,此時正在一鏟一鏟的挖著土,見有人過來,轉過身來對三人打起招呼,

“你們好,我叫山敬,是這一帶的山神。”

山神?

秦川疑惑得看過去,山敬年紀也不大,還在摸著後腦勺傻笑,怎麼看也不像山神的樣子,

蕭藝指了指他手上的鏟子,開口問到:

“那個,你也在找梵闇光蛇嗎?”

山敬傻笑著,趕忙解釋道:

“哈哈哈哈哈...冇有冇有,我在自殺,你們能不能幫我一下?”

“自殺?”

三人異口同聲得回到到,山敬點點頭,

“對,自殺。”

秦川有些疑惑了,這貨不是山神嘛,他自殺乾嘛,

“你不是山神嘛,乾嘛要自殺?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秦川說完,蕭藝冇忍住噗呲一下笑出聲來,弘蘇也將長劍收到身後,山敬笑著說道:

“是呀,我準備挖個坑,然後自己躺裡麵,最後再把土蓋上,這樣就可以自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川看著山敬,投去關愛智障的眼神,

“神也會死嘛...那你為什麼想不開要自殺。”

隻見山敬苦難的搖搖頭,露出一副滄桑的表情,

“哎,一切都是為情所困,我遇到了一個不該遇到的女人。”

山敬的話讓兩個女人一下子來了興趣,特彆是蕭藝,像是明白什麼了,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喜歡一個姑娘,但是那個姑娘不喜歡你對不對?”

山敬聽到話垂下頭歎氣,如果是這樣就好,可事情並不是這樣,

“哎,你們不知道呀,是那個女孩子太喜歡我,天天都要來纏著我,我被逼無奈纔會來自殺的。”

秦川看著山敬,橫豎都是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到底什麼樣的姑娘會喜歡這樣的男人?

“那這個姑娘現在在哪,我倒想去看看。”

秦川剛說完,山敬噌一下就來到秦川身旁,拉著秦川的手,

“這位勇敢的路人呀,你能不能幫我解決這個麻煩,如果可以的話,我就幫你們抓梵闇光蛇哦~”

三人一聽,立馬滿口答應下來,這事兒聽著再怎麼也比滿地挖坑來得強,秦川心想憑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外加兩個女人的煽風點火,忽悠一個姑娘那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嘛,

“交給我們好了,那姑娘在哪兒?我們現在就去。”

山敬指了指隔壁一個山頭,

“就是那裡,她名叫小美,是一隻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