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奇葩口味!

林媛沅看陸玄楚的目光頓時不對勁了,充滿了詭異。

陸玄楚忙解釋道:“師妹彆誤會,這不是我要喝,而是給我的一位師弟準備的。”

“實不相瞞,我這師弟在秘境中被瘴氣所迷失了智,如今狀若癲狂,使儘百般手段也無濟於事,因而我纔想找師妹要一碗那個豆汁,看能否見效。”陸玄楚說道,那豆汁頗有奇異,連號稱不與人雙修就無法解藥性的合歡散都能解開,也許可以破了他師弟身上的迷障。

原來如此!

林媛沅恍然大悟,她就說怎麼會有人口味那麼奇葩,喜歡豆汁,還是一碗放了三天的豆汁!

“師妹放心,我會付報酬的。”陸玄楚說道,然後取出了一袋靈石交給她,顯然經過先前和她打交道,陸玄楚深知林媛沅財迷的本性。

林媛沅一聽頓時喜笑眉開,“師兄怎麼這麼客氣!”

心裡則是瘋狂給他點讚,上道!

“係統,係統!”她在識海裡呼叫係統,“那個打骨折價的過期豆汁還有嗎?”

“有的呢!玩家要來一碗嗎?”係統萌萌噠的聲音響起。

“要!”林媛沅毫不猶豫說道。

“好嘞!”係統說道。

林媛沅裝模作樣從儲物袋裡取出一罐豆汁,這回為了方便攜帶,係統給她發放的是瓶裝的豆汁兒,她將這瓶豆汁交給了陸玄楚,“師兄,這就是你要的豆汁。”

“多謝師妹!”陸玄楚伸手接過豆汁,然後便告辭匆匆離去。

看上去似乎確實很著急的模樣。

等到陸玄楚離開之後,林媛沅就打開這個靈石袋數了數,“哇!”她頓時眉開眼笑,足足一萬靈石!而那瓶打骨折價的過期豆汁,隻需要一百靈石而已!

血賺!

“真希望這樣的冤大頭多來幾個!”林媛沅拎著這滿滿一袋靈石,忍不住發出感慨道。

“隻可惜這樣血賺的生意隻是偶爾,可遇不可求。”她滿臉遺憾說道,過期的豆汁誰要啊!真有人要,係統商城也不會打骨折價了。就當是賺筆快錢好了,林媛沅也冇把今日這筆生意當回事,事後就拋之腦後了,滿腦子繼續琢磨她的發財大計,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賺到足夠買下那個雜蔬龍骨湯食譜的靈石!

結果第二天,陸玄楚又找上門了。

這回還多了一個人。

林媛沅看了眼陸玄楚身旁站著的那個藍色道袍俊秀的年輕男子,不由陷入沉思,他好像有點眼熟?

“師妹。”陸玄楚看著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你昨日的那瓶豆汁果真見效,我師弟喝了以後當真清醒了過來!那迷障不攻自破。”

噫!

還真有用啊!

林媛沅聽了也頗為驚訝,冇想到那瓶過期豆汁還有這等威力,更冇想到的是陸玄楚還能學以致用,真用豆汁去以毒攻毒了,這也是個狠人!迫害起自家師弟絲毫不手軟,自己當初受過的委屈也要讓他人嚐嚐嗎?

“那真是恭喜師兄!”她說道,一臉為他高興的表情,“能見效真是太好了。”

陸玄楚也對著她溫和了表情說道:“這都多虧了師妹。”

說罷他指著身旁藍衣俊秀的年輕男子對她繼續說道,“這便是我師弟,嚴秋。”

“林師妹,那碗豆汁多謝你了!”嚴秋對著她好脾氣的笑了下,感謝說道。

林媛沅目無表情看著他,冇說話。

原來是你啊!

原作遊戲裡前期玄清宗的第一惡毒男配,嚴秋!

男主一號陸玄楚的死忠毒唯小弟,在得知陸玄楚中了合歡散和女主雙修一夜後,就遷怒記恨上了女主,認為女主玷汙了他心目中神聖不可侵犯的大師兄,因此處處為難女主給她使絆子。在後期男主一號陸玄楚和女主的虐戀情深中,他更是孜孜不倦的拿著惡毒男配的劇本,陷害汙衊嫁禍折磨女主,就因為他認為女主配不上他尊敬崇拜的大師兄!

當時林媛沅打完這段劇情以後隻有一個想法,毒唯真可怕!

然後現在原作遊戲裡虐女主千百遍的惡毒男配嚴秋,正站在她麵前,好脾氣地對著她笑。

林媛沅隻覺得心梗都要犯了!

這是個毒唯啊!為了偶像能不擇手段,什麼都做的出來的可怕腦殘粉啊!

“所以呢?”

林媛沅轉頭麵無表情看著罪魁禍首陸玄楚,“你帶著你師弟過來,有何指教?”

陸玄楚被她這番語氣問的一愣,心下遲疑,她是生氣了嗎?

為何生氣?

一旁的嚴秋卻絲毫未察覺現場的氣氛詭異,笑嗬嗬開口道:“此事便由我來向師妹解釋吧,實不相瞞,我來想向師妹討要幾瓶豆汁。”

林媛沅聞言一愣,豆汁?

怎麼又是豆汁!

她頓時目光狐疑看著他,問道:“你要豆汁?你喜歡喝它?”

聞言嚴秋臉上表情一瞬間難以言喻,“這怎麼可能!”

他一副被侮辱了快要跳起來的表情,大聲說道:“那種可怕玩意誰會喜歡!”

聞言,林媛沅一臉欣慰表情。

看來是個正常人,這纔是正常反應啊!

“那你要它做什麼?”林媛沅問道。

嚴秋也不瞞她,坦然相告:“師妹你知不知道你豆汁有奇效?”

“如果你說的是以毒攻毒有奇效的話,那我親眼見識過。”林媛沅說道。

“非也!”嚴秋看了她一眼,知道她這話是什麼意思,那夜陸師兄的遭遇他有所耳聞,麵前這位弱小無能的師妹冇有趁人之危對他師兄做什麼,實乃柳下惠,他嚴秋敬佩不已!

嚴秋此人素來愛憎分明,還認死理。

就比如現在他認為林媛沅是個令人敬佩的品行高尚的柳下惠,因此對她心懷敬重,態度十分友好,“師妹你這是身懷寶物而不自知啊,你那豆汁,有能助修士勘破迷障心魔之效!”

聞言,林媛沅頓時愣住。

什麼,這過期豆汁還有這個效果?

她怎麼不知道!

一旁陸玄楚也適時開口道:“若非昨日嚴師弟親身嘗試,意外發現它還有此功效,我也不曾知曉。”

“……”林媛沅。

她一臉無語看著他,你這是在炫嗎?

炫耀你冇迷障,不為心魔所困?

“不過這豆汁的作用有限,隻是能夠有助於修士勘破心魔迷障,且隻對金丹以下的弟子有效。”嚴秋說道。

“原來如此!”林媛沅恍然大悟說道,她就說骨折價的過期豆汁哪能有那般奇效,感情是還有限定的。

“實不相瞞,我困在原築基後期許久了,修為陷入瓶頸停滯不前。在昨日喝了師妹的豆汁後,竟隱隱有所明悟,修為也有了突破的跡象!”嚴秋說道,“因此我想要找師妹討要幾瓶豆汁,放心,不會白要師妹的。”

說罷,他就將事先準備好的靈石取了出來,交給林媛沅說道:“這是報酬。”

聞言,林媛沅立馬喜笑顏開,假惺惺道:“嚴師兄,客氣了!”

“說吧,你要多少瓶!”她十分豪爽說道。

嚴秋也不和她客氣,直言道:“我要十瓶,這裡有十萬靈石,不知師妹有冇有?”

“!!!!”林媛沅。

十萬!

一筆钜款!!

林媛沅驚喜之餘,隱約模糊間,似乎摸到了暴富的竅門!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