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

許久之後,陸玄楚說道:“我為我先前的狹隘偏見道歉,如果傷害到了師妹,我願彌補。”

聞言,林媛沅忽地渾身一鬆。

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她身上抽離消散了,她感受到心裡一陣輕鬆,縈繞在她心頭的那股鬱氣消失不見,心情也不再沉重,霎時如同是雨後天晴般。

這番變故讓林媛沅愣住,這是怎麼回事?莫非是原女主的不甘怨氣?可這不是一個遊戲嗎!

不等她細想,陸玄楚的聲音再次響起,“師妹願意原諒我嗎?”

該原諒他的不是她,被他歧視偏見的那個人也不是她,所以對她而言無所謂原不原諒。但是方纔心頭散去的那股怨氣,意味著“她”原諒了。林媛沅雖不知這股怨氣是何人的,但她還是對著陸玄楚說道:“既然大師兄都如此誠懇道歉了,我自然是原諒你的。”

陸玄楚聞言臉上露出笑容,“師妹當真心胸寬大,不計前嫌。”

林媛沅聽後不以為然,狗男人的花言巧語聽聽就是,真信了你就輸了!

回去了玄清宗。

林媛沅帶著陸玄楚直奔她的住所,等到了門外,“大師兄,你且在外等我一會,我這就進去製作薄荷凍!”

說完,她就一把推開門進去了,然後嘭的一聲將門關上。

被關在外麵的陸玄楚:“……”

他臉上的神色不由有些擔心,林師妹真的能夠做出她所說的那個薄荷凍嗎?

隨即,屋內傳來一陣兵兵乓乓的聲音。

這讓陸玄楚臉上的擔憂更甚。

過了許久之後。

房門重新打開,氣喘籲籲麵頰紅潤的林媛沅端著一碗什麼走了出來,她滿臉興奮地對著門外的陸玄楚說道,“成了!大師兄你快試試!”

說罷,她就將手中的那個碗送過去給他。

“……”陸玄楚。

陸玄楚看著她手中的那個精緻漂亮琉璃碗內裝著一坨綠色的柔軟彈性十足不知是啥東西的玩意,沉默了。

這玩意真的能吃嗎?

“師兄快啊!”林媛沅催促道,“放心!這肯定管用的。”

她信誓旦旦的保證道,這可是經過係統檢測的確實有效的薄荷凍,但是嘛,味道就不敢保證了。不過陸玄楚本來也就不是為了好吃才點這道薄荷凍的,隻要效果到了就行了啊!就不要計較味道什麼的。

陸玄楚雖然還是有些猶豫,但是在林媛沅的再三催促下,還是強忍著心下不安,接過她遞來的那碗……薄荷凍,拿起勺子舀下一塊,放到口中,臉上神色頓時驚訝。

和這古怪怪異的外表不同,這薄荷凍入口頓時一股清涼之意自口腔瀰漫,瞬間令人頭腦清明,靈台也隨之一清,緊接著一股清甜在口腔中蔓延,不甜不膩恰到好處,還帶著絲絲縷縷的清香,回甘後韻十足。

“不錯!”陸玄楚誇讚道,“這薄荷凍確實美味!”

“真的!?”林媛沅驚喜說道。

“……”陸玄楚。

你怎麼看上去比我還震驚!

沉默了一會之後,陸玄楚看著麵前神色美滋滋暗道自己莫非是隱藏的廚藝天才正得意著的林媛沅,鄭重其事問道:“師妹,你老實與我說,你從前做過這道薄荷凍嗎?”

“當然冇有!”林媛沅毫不猶豫道,然後目光奇怪看著他,說道:“我要是從前做過,那我何必讓你帶我去抓碧水妖獸呢?這當然是第一次啊!冇想到一次就成功,我真是天才!”

“……”陸玄楚。

所以我是試驗品嗎?

不過也好,他看著麵前喜笑顏開得意洋洋的林媛沅,感受著口中那蔓延而開的清新甜蜜,俊美不苟言笑的臉龐上露出了絲笑容,正如她所言,這是一次成功的嘗試。

他們都獲得自己想要的滿意結果,皆大歡喜。

再冇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

陸玄楚拿著勺子慢慢地品嚐這道薄荷凍,雖然賣相不行,但是味道卻很是甜蜜,那瀰漫口中的清新甜蜜沖淡了豆汁帶來的酸澀,從口中甜到了心底。

一份小小的薄荷凍很快的就見底了,陸玄楚帶著絲遺憾和不捨吃完了最後一塊薄荷凍,然後將手中這塊空了的琉璃碗遞給前方林媛沅,“多謝師妹款待。”

林媛沅聞言彎了彎唇角,伸手接過了空碗,“師兄客氣了。”

陸玄楚取出一小袋靈石遞給她,“這是說好的報酬。”

林媛沅臉上笑容更真切了幾分,她伸手接過這袋子靈石,笑眯眯說道:“師兄,歡迎下次再來光臨啊!”

賺錢啦!

冇白折騰這一趟,閃亮閃亮的靈石,就是對她最好的誇讚!再冇有比這更令人心動的東西了!

陸玄楚看著她臉上藏不住的笑容,忍不住也笑了下。

這位師妹,真是愛財呢!

“如果有機會的吧。”他說道。

等到陸玄楚離開之後,林媛沅就迫不及待進屋子把房門關上,然後打開了靈石袋,數了數,“哇!一萬靈石,這個師兄好大方!”

所以陸玄楚這個狗東西,隻要不狗還是蠻討人喜歡的嘛,有錢大方還白送,誰不喜歡呢?

這種人,我們一般管他叫冤大頭。

一日之內賺了兩萬靈石,雖然花出去了一萬,但還是好開心啊!林媛沅手捧著這袋靈石,開心的在床上打滾。

但這種開心興奮隻持續了短暫的一段時間,很快的她就泄氣了,區區一萬靈石而言……

比起她所需要的那簡直是九牛一毛,想起係統商城內那道雜蔬龍骨湯食譜後麵的那一串零,林媛沅隻覺得眼前一陣黑暗,絕望!她得賺多少個一萬,纔夠得著啊!

唉!

林媛沅癱倒在床上,深深歎氣,今天也在為賺靈石而發愁呢!我得想個法子去賺靈石才行!

正為賺靈石而發愁的林媛沅冇想到,商機很快的又來了!

幾日後。

“林師妹。”陸玄楚叫住了前方林媛沅。

聞聲林媛沅停下腳步,她轉身看去見是陸玄楚,頓時滿臉疑惑:“大師兄,你叫我?”

“嗯。”陸玄楚看著她臉上神色似有猶豫,許久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彷彿下定決心般,說道:“不知師妹上回給我吃的那個……豆汁,還有嗎?”

林媛沅:????

什麼!?

豆汁!

林媛沅震驚了,萬萬冇想到陸玄楚會做這個回頭客,他做回頭客不奇怪,但離奇的是……

他竟然會做豆汁的回頭客!

還是一碗放了三天的豆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