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洞窟內。

林媛沅縮在牆角,麵無表情看著前方麵色潮紅、神情隱忍、喘著粗氣的俊美青年,瘋狂在識海裡呼叫係統,“快看看有什麼是我能買的,什麼神兵利器、仙家法寶……隨便給我來一個!”

“親,多多隻是個美食係統呢!不提供這些。”名叫錢多多的美食係統用著萌萌噠的正太音回答道。

林媛沅:……

那豈不是要完?

在不講科學戰力破格的修仙界,區區美食係統有屁用!

彆說以後了,怕不是她現在就要交代在這裡。

前方那個一副中了某種藥也確實是中了那種藥的劇烈喘息、神情隱忍、渾身燥熱的青年,不要太眼熟。這不就是林媛沅強行拉著同公司搞聯動的那款爆款乙女手遊《仙俠奇緣》的男一玄清宗大師兄陸玄楚嗎?

而她則穿成了該手遊女主,玄清宗一個除了臉和身段其他都平平無奇的新晉女弟子……

林媛沅:這是報應嗎!

因為她不講武德為了拯救流水跌到穀底的時淚美食手遊,從而拉著同公司爆款乙女手遊搞聯動,強蹭熱度。雖然是不講武德了點,但是當月的流水直接從墊底衝上了手遊氪金榜前三,就算是被罵蹭熱度,她也認了!

罵就罵唄,又不會死。

確實不會死,但是會穿越……

而且一穿來就是這麼勁爆的場景,女主和男一被困山洞,男一還中了敵人下的藥,這種藥極為陰毒,不同人雙修就不會解,大羅聖人也忍不住!且還有後遺症,雙修了一次就會上癮有無數次……

玩遊戲的時候覺得很爽,現在隻覺得要完的林媛沅,此刻忍不住想罵同事,你說你是得多損才能想出這麼損的劇情設定啊!做人就不能真誠點,搞搞真善美嗎?

倒是不提自己為騙氪不講武德起來有過之而不及了……

林媛沅心下破口大罵,穿什麼不好穿手遊,穿什麼手遊不好穿虐女主手遊,該作手遊可是出了名的狗血虐女主,但是因為男主太多太有愛,劇情狗血又刺激,老司機們非常喜歡,所以人氣極高口碑出圈,富婆們都很有錢,天天送小破遊上氪金榜。

把同行們都饞哭了,要不然林媛沅也不會強拉著它做聯動,試圖拯救她那流水跌到穀底的時淚美食手遊,結果就是……

她穿了,還帶著垃圾廢物美食係統。

林媛沅縮在牆角,一臉生無可戀看著前方中了藥的男一玄清宗大師兄陸玄楚,彆看他現在這麼隱忍,但很快的他就要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直接朝著“她”——手遊裡的女主撲過來,然後開始長達一夜的雙修。

醒來之後,這狗男人還提起褲子不認人,認為她輕賤是個放蕩女子,一邊看不起人家又一邊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管不住自己的時候就去找女主雙修,對外又表示出一副對女主輕賤鄙夷態度,導致他的那些愛慕者因為嫉妒羨慕恨處處找女主麻煩,然後開啟長達十幾章的虐戀情深主線劇情……

玩遊戲的時候,林媛沅可以不在乎劇情,隻看臉。

現在等她穿成了女主,隻想說,狗男人給我滾!就算是美顏盛世也拯救不了你!

想到接下來她即將麵臨的劇情,林媛沅整個人都麻了,人在讀作乙遊寫作虐遊的遊戲世界裡,馬上就要被男一強製雙修了,而唯一的金手指隻有一個並不能派不上什麼用場的美食係統。

唉!

林媛沅心裡苦但是她不說,破罐子破摔,她在識海裡打開了係統商城,“算了,姑且讓我看看你這個廢物係統商城裡都有什麼。”

打開係統商城之後,林媛沅:“?”

“怎麼全是灰色的?”她看著那一片片灰色的購買按鈕,忍不住道。

“因為玩家你的晶鑽不夠啊!”係統理所當然說道,“玩家你冇錢買不起,當然是灰色的啦!”

林媛沅:……

你叫什麼錢多多,也冇見你錢多多,乾脆改名叫死要錢好了!

“我身上有多少錢?”林媛沅問道。

“玩家要氪金嗎!”係統的聲音顯而易見的興奮雀躍了起來,“讓多多來看看哦,玩家身上統共隻有一百三十下品靈石,隻能兌換十晶鑽呢!”

“切,窮鬼。”係統聲音充滿嫌棄。

林媛沅:……

我怎麼這麼窮!

林媛沅也傻眼了,她居然這麼窮的嗎?

自從她畢業後,她就再也冇這麼窮過了!

“十、十晶鑽,有什麼是我買得起的嗎?”林媛沅的聲音也有些發虛,她剛纔看了眼係統商城內的東西最便宜也是100晶鑽起。

“有哦!”係統的聲音響起。

還真有啊!

林媛沅頓時精神一振,立馬說道:“給我看看。”

“玩家運氣真好,現在就有一款打骨折價的特色美食在限時對外出售哦!”係統的聲音響起。

林媛沅係統商城頁麵拉到最下麵,看見了在那一排灰色按鈕中唯一亮著的一碗青白色豆汁,原價一百晶鑽,限時打折隻需要十晶鑽,果然是打骨折價。

“一碗放了三天的豆汁,豆汁是傳統特色美食,喜歡的人視為人間珍饈,不喜的人稱其為泔水不如,一碗放了三天的豆汁對於不喜歡的人而言無異於一場漫長醒不來的惡夢。”係統的介紹詞響起。

林媛沅:……

這個介紹不太妙啊!

不夠也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是打骨折價……

果然便宜都冇好貨。

“玩家需要購買一碗放了三天的豆汁嗎?”係統萌萌噠的正太音響起。

“買,為什麼不買!”林媛沅斬釘截鐵說道。

反正買了也不是她喝,慌啥。

“好呢!玩家花費十個晶鑽購買一碗放了三天的豆汁兒。”係統特意用了兒化音,覺得自己更萌了呢!

林媛沅剛買下這碗放了三天的豆汁,那邊陸玄楚滿眼通紅氣喘如牛儼然是已經失去理智,目光鎖定洞窟裡唯二的那個人,然後猛地朝她過了過去。

豆汁在手,心裡不慌。

林媛沅手中憑空出現一碗豆汁,在陸玄楚朝她撲過來的時候,一把抓住他的頭,將他整個頭往上扯仰起,然後端著手裡的那碗豆汁就往他嘴裡灌去。

“咕嚕嚕,咕嚕嚕!”

很快的一碗豆汁就見底了。

隻見,方纔還劇烈喘息麵色潮紅的陸玄楚一瞬安靜了下來,臉上的潮紅瞬間褪去,然後開始發青,發白……

眼神中的迷亂也褪去,逐漸清明。

下一秒——

“嘔!”

陸玄楚轉身掐著喉嚨吐了,一邊吐一邊質問她,“你給我下了什麼毒!”

林媛沅雲淡風輕,輕描淡寫道:“不過是一碗放了三天的豆汁兒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