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念魚又跟八爪魚一樣黏上去:“喂喂喂!你剛剛是不是跟我說話了!你怎麼知道我叫喬念魚,你是不是一直裝睡偷聽我說話?!”

喬念魚嘰裡呱啦個冇完,男人又恢複了不理她的樣子,氣的喬念魚給周燃幾個大大的腦瓜崩!

周燃:我要回家告媽媽!!

很快,車子進入一片光亮。

轟隆隆的直升機在旁邊響起,周燃鬆開了方向盤,看著自己手裡竟然全是汗水,很好,他被小姑娘嚇得滿頭大汗。

雖然這樣想,他還是畢恭畢敬的過去給他家主子和這小姑娘開車門。

喬念魚望著一旁轟隆隆的直升機,還有頭頂那刺眼的光亮,讓她忍不住抬手遮蔽。

這就是直升機嗎?真大!

喬念魚是知道直升機的,隻不過闕島嚴謹使用直升機,不然後果很嚴重,所以這是喬念魚第一次見到真的直升機。

她正想著怎麼好好觀摩一下直升機,就被男人攔腰抱起,又如同白天抱小孩一樣,把她抱上直升機。

一旁的周燃也是麻溜的給她穿好防護服。

喬念魚瞪了他一眼,小臉倔強,喃喃的嫌棄道:“我不穿。”

“小祖宗誒,這飛機上很危險的,穿上這個很安全的,快把帽子戴上,來~”周燃苦口婆心的勸導著,說著就要把一頂綠油油的帽子,扣在喬念魚的腦瓜上。

下一秒,喬念魚一巴掌給這帽子拍的老遠了。

周燃:他咩咩的!

喬念魚不管周燃,周燃見主子也不說話,怕耽擱了行程,立馬去行駛了直升機。

隨著直升機已經緩緩升在海麵上,喬念魚更是好奇的探出腦袋往下張望著。

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小祖宗誒,你快回去坐著吧,一會兒摔下去咧。”周燃。

喬念魚撇嘴:“你好好開飛機吧叔叔,我不需要你操心!掉下去了,我會遊泳,死不掉的!”

喬念魚也不知道這叔叔在害怕什麼。

下一秒,她就感覺自己的衣領被拎了起來,自己也被送出窗外,夜裡的風很大,也還好不算很冷。

她抬頭便看見這個男人,單手拎著自己衣領,嘴角噙著一絲鬼魅的笑:“掉下去,可是會被鯊魚吃掉的。”

鯊魚?

她喬念魚會怕鯊魚,她揮起自己的小拳頭,衝著男人叫囂:“區區鯊魚,我一巴掌就能……誒誒誒?”

話音未落,她就發現自己的裙襬被撕扯,她低頭望去,一隻塊頭不小的鯊魚正撕咬著她的裙襬!

不可以,這是師父親手做的!

她伸出手,凝聚靈力,氣沉丹田,將靈力彙聚於手掌。

“轟!”

一掌下去,鯊魚被她拍的四分五裂,而血則讓黑色的大海,更加的深邃!

“看見冇,一巴掌拍死這臭鯊魚!”喬念魚抬起頭,傲嬌的哼了哼。

男人眯著眸子,冷冷啟唇:“哦?是嗎?”

喬念魚蹙眉,什麼意思?她怎麼在這男人的語氣中聽出了嘲諷的感覺。

下一秒。

“撕拉——”

她的裙子破了,黑漆漆的海麵上,幾隻鯊魚背鰭正露出來,環繞著喬念魚。

糟糕,小鯊魚的血腥味道吸引來了更多的鯊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