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燃被突然醒過來的喬念魚嚇了個激靈,打哈欠的動作都被嚇紊亂了。

喬念魚歪著腦袋,不解的看著他,這個叔叔真膽小啊!

要不自己威逼利誘一下?

說乾就乾,喬念魚弓起身子,一隻手伸到前麵掐住周燃的脖子,湊到他耳邊悄咪咪的威脅:“說,你們要帶我去哪兒?!”

周燃隻感覺,這小姑娘手勁還挺大,他感覺,要是自己亂動一下,都要被這小姑娘掐成兩半。

他目光探尋的想要從後視鏡,向他主子求救,結果卻看見他家主子!在!睡!覺!

周燃:“小姑娘,咱們說,女孩子動口不動手……嘿嘿嘿。”

喬念魚疑惑:“什麼動口不動手,那是君子!我又不是君子,彆嘰嘰歪歪的,趕緊說!”

喬念魚另一隻手,不客氣的給他後腦勺來了個腦瓜崩!

疼的周燃也不敢亂動,他道:“去,去去去,禦龍州……嘿嘿嘿。”

“禦龍州?”喬念魚嘴裡咀嚼著這三個字。

她好像曾經聽過這個地方…

在哪兒聽過呢?

算了,她想不起來。

於是,她又低聲威脅:“靠邊停車,把我放了!”

周燃汗顏,他家主子怎麼還不醒啊!!

許是察覺到周燃的目光一直往後瞟,喬念魚惡狠狠的加了幾分力度:“彆想耍花招!你要是敢叫醒他,我就掐死你!”

周燃想哭哭:“小祖宗,小祖宗,我叫你小祖宗行了吧,我們都行駛一天了,你現在下車了,在這荒郊野嶺的,你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啊……”

所以能不能放開他嬌弱的脖子!!

喬念魚抿唇,這叔叔說的不無道理,行駛一天估計早已經越過了闕島了,她轉念一想,既然自己不下車,那就威脅他把車開回去!

思及此,她道:“那就把車開回闕島!”

周燃真的受不了了,他現在真的很難辦啊,要是不聽這小姑孃的,那他就要被這小姑娘給掐死,但是要是他把車子開回闕島,他家主子知道了,就不僅僅隻是掐死那麼簡單了。

橫豎都是死,還是小姑孃的死法輕鬆,周燃繼續開著車。

喬念魚見自己竟然威脅失敗了,她道:“你不怕死嗎?!”

她這手放在這裡,隻要喬念魚稍稍收幾分力氣,這叔叔肯定命喪黃泉啊,他竟然把自己的威脅當屁屁一樣放了!

周燃:“小祖宗,你要是殺了我,我家主子發現了,也會殺了你的。”

周燃真的懷疑自己腦子抽抽了,冇早點想到這一層,這小姑娘身手不敵自己主子,自己竟然冇早點想到,他恨!居然被小姑娘威脅了這麼久!

自己的脖子,差點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喬念魚嘴角抽了抽,她這不就是威脅反被威脅嗎?不行她不能吃虧,必須讓這叔叔吃點苦頭!

“喬念魚,坐好。”

正當喬念魚準備,再給他幾個腦瓜崩的時候,身後男人出聲了,陰惻惻的聲音讓喬念魚不禁嬌軀一震,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呢?

喬念魚轉過頭,男人依舊是閉著眼,她忽然意識到什麼了。

這男人一直都在裝睡。

所以,她剛剛怎麼威脅她司機,他都清楚?

她怎麼感覺自己被耍了一樣?

等等!

剛剛這男人是不是跟她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