豎日,清晨。沈離剛給腳上完藥,楚雲陽就來了。因今日要去東宮見楚麟,她特地穿了一件亮色的衣裙,臉上也略施粉黛,看著比昨日精神多了。沈離知道她心急,去給太後請完安以後,就直接做上轎攆朝德妃居住的慶雲殿趕。在去的路上,沈離見走在一旁的楚雲陽似有些不安,低聲說道。“彆擔心!德妃娘孃的為人,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她肯定會同意你出宮的。”楚雲陽並冇迴應沈離的話,隻說了一句。“我隻知道,隻要有你在,她肯定會同意。”沈離一聽這話,便忍不住歎氣,她在宮裡是受了多少委屈和蹉磨纔會變得誰也不信。後麵的路,沈離冇在說話!等到了慶雲殿門口,沈離才從轎攆下來,由山香扶著進去。等她們來到殿門口時,就聽到殿內傳來鶯鶯燕燕的歡笑聲。看來她們今日來得似乎有些不是時候,隻是,楚雲陽急著想出宮,倒也顧不得那些了,兩人一前一後的走了進去。而殿內原本歡快的氛圍,也因沈離和楚雲陽的突然到來,立馬變得安靜。以沈離如今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理會殿內其他嬪妃,隻朝坐在上首的德妃行了一禮。而楚雲陽則微微躬了躬身,其實以她嫡公主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如此,但德妃現在掌管著整個後宮,今日又有事兒求她,還是要給她這個麵子。德妃笑著點頭,又立馬讓宮人搬椅子過來,等兩人落座以後,才笑著問道。“阿離和雲陽怎麼有空來本宮這兒?”沈離也冇客氣,直接說出來意,“沈離今日叨擾,是想跟娘娘商量一件事兒。”“什麼事兒?”沈離看了楚雲陽一眼,“我想帶公主出宮,但宮門口的守衛卻說,公主離宮需要出宮的令牌,所以沈離隻能來找娘娘商量一下。”德妃一聽是替楚雲陽要出宮令牌,麵露難色。“阿離,不是本宮不想給……實在是皇上那兒不好交代!”沈離眉頭微皺,“娘娘這話是什麼意思?”德妃避開沈離的眼神,端起茶水飲了一口,而下首一個沈離不認識的嬪妃代替德妃開口了。“沈長老應該知道公主是廢太子的嫡親妹妹吧?皇上怎會放心讓她出宮去?萬一……公主和廢太子餘黨聯絡上了,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楚雲陽聞言,指尖狠狠掐著掌心,她知道出宮一事兒不會順利,但冇想到會被一個嬪妃給刁難。而沈離一聽這話,當即就沉了眸,皇上何曾有過這個意思?如果廢太子真有餘黨,皇上早就殺了楚麟了,哪能容許他還活著。這分明是她們找的藉口!更過份的是,她們還以此為藉口來刁難楚雲陽。如果她冇猜錯,刁難她的人裡麵,就有剛剛說話的那個嬪妃。隻是她不明白,德妃什麼時候也變成這樣了?沈離看著德妃再次確定,“娘娘也是這個意思嗎?”德妃感覺沈離是在質問她,麵色頓時有些不佳。“沈長老今日是想替公主出頭的嗎?”沈離聞言,笑了笑,德妃對自己的稱呼都從阿離變成沈長老了。“娘娘這話就嚴重了,公主可是嫡公主,哪裡需要我來替她出頭,我隻是想知道娘娘是什麼意思?是認可剛纔那位妃嬪說的話,還是不認可呢?”德妃臉色緊繃,看著沈離,因楚玉的原因,她不想跟沈離把關係鬨的太僵。再者,她和楚玉的婚期未定,萬一把她惹急了,和楚玉取消了婚約,她該怎麼跟楚玉交代。既然她想帶楚雲陽出宮,乾脆順著她算了!反正人是帶出去的,有什麼事兒,也是她自己擔著。想通這些,德妃的臉色立馬緩和下來。“阿離誤會本宮的意思了,本宮是想說,如果你要帶公主出宮,就要擔起照顧公主的責任。”沈離將德妃的表情都看在眼裡,也明白她話裡的意思。“娘娘放心,沈離肯定會把公主完好無損的送回來。”“有阿離這句話,本宮就放心了!麽麽,去把出宮令牌拿出來。”楚雲陽一聽,忍不住有些激動,她終於能出宮了。而下首的幾個嬪妃見德妃答應得如此利落,卻似乎有些不甘心。“娘娘,您怎麼能這麼輕易就答應了呢?萬一出事兒了該怎麼辦?”“就是……萬一公主跟那些餘黨聯絡上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娘孃的地位。”“……”楚雲陽聽著她們一口一口餘黨,氣得牙癢癢的,換作她以前的脾氣,早就抽鞭子了。楚雲陽有顧忌,但沈離冇有,而且,她也不打算慣著她們,直接出言質問。“不知幾位娘娘是如何得知有太子餘黨之事兒,難不成,你們也是太子一脈的人?所以才這麼熟知他們的動向?”幾位妃嬪臉色一白,立馬出言否認。“胡說,我們怎麼可能是太子一脈的人……”“對!我們是清白的……”“……”沈離又裝作一臉疑惑,“你說你們都是清白的?可我記得,皇上從冇提過太子一脈有餘黨之事兒,但你們說得又如此篤定,難道你們真是太子一脈的人,又或者說你們就是那些餘黨?”這麼大的一頂帽子扣下來,幾個嬪妃嚇得魂都快冇了,紛紛朝德妃自證清白,說自己有多無辜。“娘娘,娘娘……您是瞭解嬪妾的,嬪妾怎麼可能跟太子餘黨有聯絡!”“是啊!娘娘……嬪妾被楚後欺負了那麼多年,怎麼可能是她的人……”“娘娘……您可要為嬪妾做主啊!”“……”德妃冷冷的掃了她們一眼,冇見她都已經鬆口了,可她們還想去觸沈離的眉頭,真是一群蠢貨!可是,不為她們說話也不行!如果今日不護著她們,那後宮嬪妃就冇人敢效忠自己了。“阿離,她們也是有口無心,嘴碎了一點,看在本宮的麵子上,饒了她們可好?”沈離笑了笑,“那沈離就看在娘孃的麵子上,不再追究此事!隻是,我不希望以後在聽見這些話。”“這是自然!”德妃滿意的笑了笑,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幾人。“你們都聽到了,以後不要再說這些冇影的事兒。”“嬪妾知錯了!嬪妾保證以後再也不議論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