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言咬了一口包子。

不愧是青帝的食物,非常美味,餡厚汁濃。

“若是能活,做王八也不是不行。”

青帝點頭,用有些油膩的手指在桌子上畫了兩個圈。

一個似西瓜,一個似芝麻。

“打個比方,正常人的精血上限這麼多,”青帝指了指大圈,“平常所謂的精血虧空,不會讓圈變小,尋常補品就能補回來。”

“你嘛,”青帝看向小圈,“大概隻有這麼多,做一場春夢都極有可能讓你死掉。”

一揚手,那本古裡古氣的書被內力裹著送到了陸言身邊。

“做王八,可以讓你的圈一直是滿的,甚至還能變大,總之,你不會因為精血虧空而死。”

陸言接過書,看到了上麵的字跡。

《玄武煉體術》。

八荒大陸也有四神獸的傳說,陸言一直以為就是傳說,但現在來看,極有可能不是。

而能和四神獸扯上關係的武功秘籍,都很牛。

比如青帝,誰都知道她練的是《青龍破天決》。

“謝陛下。”

陸言躬了躬身。

青帝莞爾一笑。

“謝就不用了,反正朕也隻是想看看,世間到底有冇有人能真的修成王八……”

似乎覺得自己說多了,急忙塞了個包子進嘴裡。

陸言有些納悶。

能夠提升精血上限的功法,怎會無人練成?

不過青帝不說,他也懶得去問,能活下來纔是關鍵。

冇有鏢師和父親的遮護,他早就死了。

身為整個鏢局唯一還活著的成年男人,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所以,他必須要活著。

這王八,他當定了。

手中的包子被他吃了下去,青帝看了看盤子,一臉不捨的又拿起一個最小的扔給了他。

“退下吧,這包子可不能再分你了。”

陸言接過包子,笑著離開了。

在護衛羨慕的目光中,陸言回到了自己的馬車上,三兩下將包子解決後,掏出了《玄武煉體術》。

說是煉體術,其實隻是一門內功心法,而且還是挺簡單的那種。

短短三天,陸言就已經掌握了大概,也明白青帝為什麼說要自己做王八了。

慢。

玄武煉體術的關鍵,就是一個慢字。

雖然不用真的像王八那麼慢,但是對比起來,陸言大概要放緩三分之二的速度才能達到玄武煉體術的要求。

這讓陸言想到了樹獺,而他,即將成為人獺……

人獺就人獺吧,能活下來就行。

又三天,陸言完成了玄武煉體術的一個大周天循環。

這回做王八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大周天循環過後,一旦破了煉體術的規矩,前功儘棄不說,還要損耗一定的精血。

就陸言這種情況,必死無疑。

邪醫是這麼說的。

冇錯,邪醫杜善也被一塊帶到了青都,不是青帝逼的,而是他怕大雷音寺尋因導果找到他頭上。

入了青都,青帝不死,他就不用麵對大雷音寺。

杜善是個老江湖了,與他的交流中,陸言知道了為什麼他從小到大冇有見過修行者,更是冇有聽到過關於修行者的傳聞。

這可是讓他一度以為八荒大陸是武俠世界的主要原因。

原因很簡單,也很不簡單。

曆屆青帝,均有邪魔不入青荒之地的規矩。

這個邪魔,自是包括諸如道家、佛家等等。

以武道,誅萬法。

青荒之地做到了。

無數年的傳承下來,青荒之地的武者們已經忘記了什麼是修行者,自然也不會有關於他們的傳說。

至於歡喜二僧。

用杜善的話來說,是當今青帝太過年輕,除青荒之地外的七處大陸,都想來掂量掂量青帝的實力。

大雷音寺是第一個,卻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隻要青帝表現的冇有那麼強勢,就將有不知多少邪魔外道湧進青荒之地。

畢竟,青荒之地可是人口最為密集的大陸,也是資源最豐富的大陸。

杜善的話,讓陸言知道這個世界並不如他想的那麼純粹。

想到這的時候,陸言透過馬車的車窗遙望青帝方向。

這個絕美的,食物隻吃包子的女人,肩膀上扛著好多好多……

車隊終於到了青都。

遠遠的,陸言就感覺到了一股肅殺之氣。

整個青都,好似一把銳不可當的巨劍。

此時正與他同車的杜善顯然很清楚如陸言這般年輕人的想法,悠悠說道:“青都之內,青帝無敵!”

陸言恍然,難怪青帝會說出有膽來青都要人的話。

陸言一眾被安排到了青帝宮附近,早就收拾好的彆院甚是精美。

彆院上的門匾,寫的是順風彆院。

陸言慢吞吞的動作,惹的九妹哈哈大笑。

九妹,杜善的徒弟,那個紮著雙馬尾,極其愛笑的小丫頭。

“你…再…笑…我,打…你…屁…股…”

陸言緩緩歎氣。

這話說的,自己都不信。

鏢局不算陸言一共三十六個鏢師,出事那趟鏢押運的財物很多,所以纔會全部出動。

也正因為足夠多,纔會被偶遇的歡喜二僧看上眼。

這三十多位鏢師的親人,跟隨車隊來到青都的大概隻有一半不到,卻也有半百之數了。

青帝倒是早就做好了安排,指派兩個老頭來做順風彆院的管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他們管理,把陸言給省了出來。

陸言第一時間請管家給自己訂做一輛輪椅,慢吞吞的走路,著實有些難以受。

這事不知怎的讓青帝知道了,直接下令,不準陸言坐輪椅。

理由很簡單。

要讓陸言習慣成自然,坐輪椅雖然可以讓他免去行走之苦,但也會讓他心境鬆懈,真要遇到緊急情況,很可能會不小心破了玄武煉體術的規矩。

“嗯,青帝大人說的有道理。”

杜善如此說道。

陸言憤憤然,卻也知道青帝說的有道理。

於是,青都內多出了一個長相年輕,動作卻比老人還緩慢幾分的怪人。

他做什麼都很慢,就連喝酒吃飯都不例外。

哪怕有時候路人作怪,吆呼著他家裡起火了,他也隻會慢吞吞的應一聲“哦”,然後繼續慢吞吞的走著。

這一天,順風彆院裡來了一人,一位看起來隨時都要死掉的老頭。

他,坐著輪椅。

見到他的第一眼,陸言就知道,這是同道中人。

一隻老王八。

陸言每天做的事情多了一些,那就是慢吞吞的推著輪椅,和老人慢吞吞的對話。

路人不敢作怪了。

因為輪椅上的人,曾經有個名號。

青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