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滄海從學院地底密室中被“地中海”老師放了出來。

剛一出門就看見早早等在門外的,王北水和張大強二人,張大強的臉還是腫脹的如同豬頭一般,他上來就一個熊抱抱住了姬滄海,嗓子中帶著哭腔說道:“二哥啊,我還說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啊!”。

姬滄海急忙用手捂住張大強的嘴說道:“你咒我呢,我好的很,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回宿舍說”。

姬滄海與王北水相視一笑,三人勾肩搭背的跳著回了宿舍。

姬滄海將自己覺醒了黑暗原力,和所要承受的後果說與二人聽後,王北水與張大強也是一陣沉默。

王北水說道:“二弟,不用過於煩惱,黑暗也好,光明也罷都隻是一種用於戰鬥的工具,冇有正邪對錯之分,隻是你這每日要受的痛苦到底要怎麼解決?”。

張大強介麵道:“二哥,聽說你在台上揍丁萬烈時,還召喚了骷髏了?你二級原力覺醒的是啥天賦?”。

姬滄海苦笑道:“應該是兩個天賦,一個是召喚”。

說罷左手對著房間空蕩處一揮手,一陣空間漣漪在房間波動起來,一個全身白色身高有1.7米的骷髏,從傳送門中走了出來,它右手提著一把骨劍,看起來有些呆頭呆腦的,它緩慢轉動骷髏頭向周圍檢視,然後發現了姬滄海它就盯著那不動了。

張大強看著白色骷髏好玩,用兩手抓著骷髏的頭使勁轉了一圈後才鬆手,隻見那白色骷髏兵的頭部,離開身體在空中又旋轉了幾轉,張大強覺得很好玩,正要拍手叫好時,骷髏兵手中的骨劍,猛的朝著張大強的脖子斜斬了下來。

姬滄海急忙大喊:“住手!”。

張大強還在發愣,王北水已經用右手抓住了斬擊下來的骨劍,白色骷髏彷彿聽見姬滄海的喊聲一般,又呆立在原地,張大強這才緩過來說道:“這小骷髏可以啊,這一刀有原力一級的水平了哈”。

姬滄海左手一揮將這白色骷髏,重新召回了空間漣漪後才說道:“還有一個覺醒技能叫禦物”,王北水與張大強都是一陣驚訝,姬滄海也不多言,右手抬起對著窗邊的椅子一個虛抓,隻見那椅子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了起來,隨著姬滄海右手而舞動。

張大強笑著說:“二哥你這手牛啊,以後要是去酒樓喝酒玩個節目,你這肯定能招小姑娘喜歡”。

說罷嘴角又掛起那標誌性的賤笑。

姬滄海卻是一陣苦笑,他看向牆上的鐘表還有一分鐘就指向12時了,他想了一下說道:“要不你們迴避一下?”。

王北水與張大強一陣疑惑,姬滄海也不答話,轉身走到自己床鋪盤膝坐下,當鐘錶走到12時整的時候,姬滄海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幾秒鐘後,身上一陣大汗,隻見姬滄海雙唇緊閉的發白,身體也在一陣陣的抽搐,王北水與張大強二人則是焦急的等待…

他們在一邊看著不敢發出聲音,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姬滄海整個痛苦過程持續了兩個小時,這中間他一聲冇吭,一直到痛苦結束,他整個人癱軟在床鋪上。

王、張二人趕忙上去探望,王北水道:“二弟,你這今後每日都要受如此煎熬,這可如何是好?”。

張大強眼圈都紅了說:“二哥,要不咱不練原力了,讓老師們廢了你的原力核,你跟我回去做生意吧”。

姬滄海拍了拍張大強的頭頂對著王北水說:“我冇事這點苦都吃不了,以後還能有什麼出息。大哥、三弟,我去洗洗,咱們都早點休息,明天還得上課…”。

當姬滄海洗漱完躺下後,腦子裡在回想“地中海”老師說的:你每日淩晨都要受黑暗原力的侵蝕,時間長達兩個小時,這份疼痛會讓你撕心裂肺、痛不欲生,而且隨著你原力等級的提升,疼痛還會持續增加…

姬滄海自嘲的一笑。

心裡默想著:“不疼,一點也不疼,每一天我都重新活了一次,這還不得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