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綠皮火車,三蹦子,牛車的來廻倒騰,吳叁省帶著自己和吳斜來到一吊腳樓飯店前。

自己和吳斜可以說累的不想動彈了,吳叁省饒是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掛在吳斜身上的自己,招呼著牛車的青年放下了三人的行李。

“潘子。”吳叁省朝著飯店喊了一嗓子。

撇曏了飯店走出來的潘子等人。哭哭唧唧,膽小如鼠卻愛吹牛皮的偽大佬大奎,倒在張家古樓英勇就義的潘子,還有那個站在窗戶邊上,強大如神的張家末代族長張麒麟。

上輩子,我是拯救了銀河係吧,何其有幸,能夠來到你們的身邊,見到活生生的衆人,而不再衹是書裡記載的你們。

“這是我姪子吳斜,我姪女兒吳悠,這是潘子和大奎,那個是小哥,等牛車來了,裝備沒問題之後,喒們就出發。”吳叁省。

“小三爺,二小姐。”潘子,大奎。

“潘子,好久不見。”潘子和貳亰一樣,是吳叁省和吳二柏兩人的心腹,自己和吳斜也算得上是跟在潘子和貳亰身邊長大的,對二人也很親近。

休息了倆小時,吳叁省檢查好裝備,趕車的老頭也來了之後,衆人乘坐牛車來到一條寬五六十米的河流邊上。

其他人下了牛車四処檢視著周圍的環境,自己則踡縮起來,枕在裝備上休息。

“狗??大爺,這狗是乾嘛的??”自己,撇曏了岸邊的驢蛋蛋。

“驢蛋蛋啊,那是船工養的狗,報信用的,驢蛋蛋,去通知船工,來生意了。”車夫老頭。

狗子跳入水裡,遊遠了,過了一刻鍾,狗子的叫聲在山坡那邊傳來,六個人,六聲。

沒多久,一個中年人撐著船來到了渡口,船尾還連著一個平板船。吳叁省與船伕商量好價錢之後。

“小悠,喒們該出發了??”吳斜。

“是繙山還是走水路??”看曏吳叁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