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煙火,震天驚雷。狂風驟雨,漫天鮮血紛飛。

天地間充斥著毀滅般的氣息。

無數隕石砸向啟明城的一方高聳入雲的山峰。

山崩,天地變色。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傳遍整個山峽,隨即一道身影猛然摔倒在路邊。

這是一位衣衫淩亂的青年,渾身沾滿鮮血,臉色蒼白,胸膛起伏,顯然遭遇了嚴重的打擊。

就在剛纔,這位青年被幾塊巨大的隕石砸中,雖然躲避及時,但仍舊受傷不輕。

看著眼前的一幕,青年心底湧現出滔天怒火:“該死,究竟是誰?!”

“哈哈,真是太好玩了!”忽然,一陣陰冷邪魅的笑容從耳畔響起,讓人頭皮發麻。

青年轉過身,頓時瞳孔劇烈的收縮起來,彷彿看到魔鬼一樣:“你…你怎麼會投靠了影界?”

隻見一個身材魁梧,穿著一件寬鬆黑袍,帶著黑色帽子的青年緩步朝這邊靠近,嘴角勾勒出一抹猙獰的弧度:“想不到堂堂雷雲宗少主也有今日!”

這衣衫襤褸的青年,不正是在拍賣會大放異彩的雷雲宗少主吳昊炎麼。

而此刻站在吳昊炎旁邊的那個人,則是他的叔父,也是雷雲宗的副宗主,雷鳴!

吳昊炎雙拳緊握,咬牙切齒:“叔父,我早就知道是你,可是冇想到你如此急不可耐!”

“哼!”雷鳴冷哼一聲:“雷雲宗?你也配跟我談雷雲宗,彆忘了,你現在隻不過是一個喪家之犬罷了,雷雲宗本就該姓雷,而不姓吳。如果不是你還有些用處,恐怕我根本不會留你到今日!”

“畜生!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聽聞此言,吳昊炎勃然大怒,雙拳握得哢哢作響。

他恨呐!他不甘呐!

“你說什麼?”雷鳴眉毛一挑,冷喝一聲:“找死!”

話音未落,雷鳴右臂一揮,一股強勁的元素波動席捲而出,瞬間籠罩吳昊炎。

雷鳴的實力已經是八階巔峰,而且還是主攻的雷係魂靈。

吳昊炎根本抵擋不住,噗嗤一聲吐出一口血液,身形倒飛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後方的岩壁上。

他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煞白,卻依舊堅韌的盯著雷鳴:“我殺了你!”

雷鳴眼睛微眯,冷笑道:“哦?想報仇?那你儘管試試,你的那點實力在我麵前根本不夠看,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吳昊炎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一下翻滾的氣血,沉聲道:“既然如此,我就算拚命,也要將你帶走 !”

“拚命?嗬嗬,你有資格嗎?”雷鳴冷哼一聲:“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如果不是雷神之冠,你早就死了無數次!”

“你!”吳昊炎憤怒的瞪著雷鳴,眼神逐漸冰冷起來:“想不到你覬覦的居然是雷神之冠,即使你得到,雷神也不會認可你!”

“不然呢”雷鳴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不屑的搖了搖頭:“憑什麼那老東西把雷神之冠,把宗主之位,把我的一切都傳給了你的父親,我纔是正統的雷雲宗主!”

頓時間,雷鳴的眼神變得瘋狂了起來,一股濃鬱的殺意瀰漫而出:“我不服,我纔是雷神之冠的真正擁有者,唯一的擁有者,憑什麼給你!”

轟隆隆…

天空中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我就算毀掉雷神之冠,也不會給你!”

“哈哈哈哈!”雷鳴臉龐扭曲,歇斯底裡地笑道:“你難道還不明白嗎?你就是雷神之冠!”

說罷,一團耀眼的銀色光芒在虛空中凝聚,一個銀光閃爍的手套浮現在雷鳴的左手上,雷鳴單手抓住吳昊炎的脖子。

“自古流傳下來的哪個大宗門冇有一點先祖的傳承,我們的先祖成聖隕落離開這個世界後,留下一身的精華全部付諸於雷神之冠。否則,你認為你年僅十幾歲就能夠獲得這麼強的實力嗎!”

雷鳴語氣激昂,彷彿在宣誓,也似乎在向吳昊炎炫耀:“現在,把雷神之冠還給我。!”

吳昊炎的眼神逐漸黯淡了下去,低聲喃喃道:“原來,這就是我的宿命麼。”

“是啊,你的宿命。”雷鳴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右手猛然刺入吳昊炎體內,鮮紅的血液迅速蔓延整個手背,隨即一股磅礴的雷係魂力爆發,順著手臂注入到吳昊炎體內。

吳昊炎渾身一顫,一股撕裂般的痛楚襲遍全身,緊接著,雷鳴的聲音在腦海中響徹而起:“再見了,我親愛的侄子。”

吳昊炎張了張口,卻發不出一丁點聲音。

下一刻,一股強悍的雷電之力瞬間充斥著吳昊炎的四肢百骸,吳昊炎渾身抽搐了幾下,便冇有了聲息。

“然而,左手手套就在此時散發銀色的光芒,隨即,左手手套緩慢的脫離了他的手腕。

緊接著,吳昊炎身體中脫離出一個紫色寶石鑲嵌的皇冠,被手套緊緊抓住。

然而此時一個男生瞬間出現在這裡,黑風吹動,直接奪走了手套和皇冠,然後消失。

雷鳴看到了,這個少年身材挺拔,相貌俊秀,嘴角含笑,給人一種溫文儒雅之感,但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個少年的瞳孔呈現淡淡的紫黑色。

他穿著一件青衫,衣袖上繡著一柄長槍,顯得極為不凡。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是隱隱之間,卻彷彿有著一股淩厲的氣勢,讓人感到壓抑。

“這是怎麼回事?”雷鳴皺眉看著眼前的一幕,“怎麼會是他!”

就在此時,一隻陰黑色的利爪穿透了雷鳴的胸膛,雷鳴艱難的扭頭過去,看到了紫色的鬥篷……

“諾……”

還冇等雷鳴繼續說,那利爪直接掏出,雷鳴眼睛瞬間睜大,冇了氣息。

“聒噪。”

然而誰也冇注意到,雷鳴的血液順著地麵流淌,觸碰到了吳昊炎身上,紫色的微弱電弧從雷鳴身上不斷傳送到吳昊炎體內。

……

“什麼,雷雲宗被滅了?”

小天等人驚訝的看著艾格尼絲,啟明城內赫赫有名的雷雲宗竟然一夜之間被滅了門?

“嗯。”艾格尼絲道,“我們到的時候,全宗門上下,無一人生還。好像是影界那邊乾的。”

韓琦小天等人異口同聲顫抖著問:“那雷雲宗少主呢……”

艾格尼絲搖了搖頭,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