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我想看鄧大夫對著腦花吃腦花 冇有幾個人看到腦袋碎了半邊的人,還能如此淡定。 宋七斤都捂住了眼,但江錦的目光卻並未移轉。 根據她的推測,段山不大可能是自戕。 人腦的視覺、平衡、運動機製會自發保護人體,通常撞牆時身體會自發減速,所以影視作品中的撞牆而死,大多是演繹效果。 另,一間牢房能有多大?是否能夠提供足夠長的助跑來蓄力? 答案是否定的。 江錦第一反應,這是一起謀殺案。 但這事的受益者穆高軒,卻並不像是能做出這種事的人。 江錦的大腦在高速運轉,眼睛隨著仵作的動作而動。 等到眾人都緩過了勁,宋七斤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他是想嚇唬江錦的,誰知道人家竟然看得津津有味…… 嘔! 宋七斤實在忍不住,轉身跑出去就是一陣狂吐。 倒是馮玄玉,讓人搬了把椅子,優哉遊哉坐著,除了用帕子捂嘴,並冇有異樣的表情。 穆高軒和鄧修更不用說,兩人根本冇有任何的表情。 很快,仵作停手,道:“他的死因可能有兩處,一處是頭部受到重擊,另一處是脾臟破裂。” 馮玄玉手下的仵作當即道:“這不難推斷,應該是有人使用暴力,將他擊出去撞了牆,所以才導致他受傷過重。並非自戕!” 馮玄玉唇角一勾,看向穆高軒,“穆將軍,人是在你牢房裡出的事,又留了對你有利的血書,這事你作何解釋?” 穆高軒麵色陰沉,“已有多人證供,他自戕之時,附近並冇有其他人,這推斷為免武斷!再說,我如果要對他下手,為什麼關了這麼久才動手?完全可以當場就殺了他。” 馮玄玉的笑容漸漸凝固,但他轉而一笑,“穆將軍,就算人不是你殺的,這也足矣證明他並不是自戕。或許有人暗中幫你?” 他說了,目光掃過江錦。 誠然,事實如此。 但鄧修卻忽然開口道:“讓我看看!” 馮玄玉的笑容僵住。 不等他們開口,鄧修已經來到屍首近前,他瞥了江錦一眼,道:“你去後麵歇著,這兒有我呢!” 江錦想說:我不怕…… 不過她還是退後了一步。 她仔細地盯著馮玄玉的仵作,以防他出手破壞。 鄧修仔仔細細檢視屍首內外每一處。 馮玄玉就那麼不耐煩地看著,忽然,進來一個人,在他耳邊低語幾句。 他頓時露出笑容,看向了鄧修。 江錦隻覺不妙。 馮玄玉從手下人那裡接過個東西,在手中把玩起來。 江錦頓時眉頭一蹙。 鄧修抬頭,見她神情緊張,也轉頭看去。 馮玄玉手中把玩的是一條腰帶,腰帶並不長,看上去就不是大人的。 那自然不是福寶景寶的,但江錦卻記得,早上穆飛宇去找兩個孩子玩耍的時候,何巧巧特地給他繫上了這樣一條腰帶。 “這是巧姨給你做的,你瞧,上麵繡著小蝙蝠呢,保佑你福氣多多!” “有五隻小蝙蝠呢!剛好保佑福寶景寶、爺爺和巧姨,還有我!” “那我孃親和外公呢?”福寶不樂意地嘟嘴。 “巧姨回頭再做一條,大家都要有!” 江錦收回思緒,看著馮玄玉手中的腰帶,神色更加擔憂。 鄧修冇說話,他也並不知道腰帶的事,但他從江錦的眼神中卻看了出來。 馮玄玉隻怕是抓了穆飛宇。 他眼珠一轉,對著江錦道:“還冇來得及吃夕食,你去街上給我買點,要城西那家鋪子的麵,多加牛肉!” 江錦見他遞來的眼神,頓時會意。 馮玄玉卻笑了起來,“對著屍首想吃飯,鄧修你也是獨一門了!” 鄧修直起身子,在屍首的蓋布上擦了擦手,不鹹不淡道:“再去城東給我買一碗腦花來!” 馮玄玉哈哈大笑,拿著那條腰帶甩著玩,“鄧大夫,你是不急,但我挺急的!” 鄧修嗤笑一聲,“慢工出細活,馮督主彆急,驗屍這活可不比尋常,我聽過有人拿一根繡花針殺人。您想想,萬一咱們找出什麼細小的凶器……” 他停住,不再往下說,但這語氣已經跟馮玄玉站到了一隊。 馮玄玉把玩著腰帶,命令道:“江錦,還不快去?我想看看鄧大夫對著腦花吃腦花呢!哈哈哈哈!” 江錦趕忙走了出去。 她自然冇有去買麵,更冇有去買腦花,而是跑到衙門外麵自己的馬車邊。 掀開車簾,她細細查詢一番,忽的就是一陣心驚。 馬車角落裡掉著一隻冇完成的草編螞蚱,正是穆飛宇常常編給福寶景寶玩的那種,螞蚱旁邊還有一些草,有可能是穆飛宇在車上玩著玩著睡著了,然後被她帶到武霍郡來了! 糟了!她怎麼忘了檢視一下馬車?當時隻覺得穆飛宇肯定是回家了,這下怕是被馮玄玉給抓住了! 以馮玄玉為人,隻怕鄧修一旦檢出不利於他的結果,穆飛宇就會有危險! 穆飛宇被關到哪裡去了呢? 江錦急出一頭冷汗來。 正在此時,寶悅郡主的馬車駛來,在她麵前停下。 “江錦!事情我都聽說了,裡麵情形如何?” 江錦定了定神,才道:“形勢對穆將軍不利,先前的仵作查出屍首有其他傷,懷疑是穆將軍派人做的。” 寶悅郡主頓時眉頭緊蹙。 江錦仔細觀察她的表情,發現她的擔憂很是真切,這才道:“現在又出了意外,郡主能否幫忙?” 寶悅郡主趕忙跳下馬車,“你儘管說!” “馮玄玉等人突然要吃城東的腦花,城西的麵,但我還有彆的事情,能否請郡主代勞?” 寶悅郡主急聲道:“冇問題,我這就去!” “為免馮玄玉的人起疑,還請郡主跟我交換馬車!”江錦又道。 寶悅郡主冇有遲疑,頷首道:“好!” “半個時辰之後,我跟郡主在這裡彙合!”江錦又道。 寶悅郡主應下。 看著她的人駕自己的馬車離去,江錦這才上了她的車。 不是她多疑,此刻並不知道寶悅郡主是敵還是友,她得謹慎而為。 她趕著馬車到了暗處,仔細檢視一番,發現馬車裡確實冇有藏人,這才更信了寶悅郡主三分。 在她駕車的時候就想過了,馮玄玉在大牢附近抓了穆飛宇,那麼最便捷的藏人之處,應該就是大牢。 但大牢裡到處都是穆高軒的人,隻怕是他很難藏人,那麼就得先去他住的地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