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皇後也紅了眼,跟朱元璋一樣頗有感觸。

朱標和朱樉,隻能靜靜站在父母身後,遙望著金黃色糧田。

他們冇有生在那個年代,體會不到這種收成的震撼。

朱元璋永遠忘不了那一年...

還是他十幾歲的時候,濠州鬨瘟疫和旱災。

元朝官府**。

賑災的糧食層層剋扣!

運到了百姓麵前的時候隻剩下一層穀子殼了!

他的父親餓死、哥哥餓死、哥哥的長子餓死、母親再餓死。

那一段日子,是他生命中最悲慘的時光。

眼睜睜、無奈的看著親人因為冇有食物,一個接一個的餓死。

甚至他為了混口飯吃,去廟裡當和尚,冇幾天就被趕出來。

如果當年,有這收成,哪還會如此。

那些年捱餓受凍的日子,朱元璋永遠不會忘記。

如今看著眼前這豐收的麥田,朱元璋又怎麼會不落淚?

作為他的結髮之妻,馬皇後也是陪著他從最艱苦的歲月來到現在,當然也能感同身受。

朱元璋擦了擦眼淚,重重的說了三個好字。

“好好好!”

“隻要百姓能吃飽飯,咱心裡就高興!”

曾經是農民出身的他,思想就是這麼簡單。

要讓全天下的百姓都吃得飽,不再發生他當年經曆過的事!

朱元璋平複了心情。

又再次變回那個氣勢威武的皇帝。

“繼續前進。”

坐回馬車之後,朱元璋已經冇有剛纔的悲痛,腦子也轉了起來。

他不難想到,農民能有這麼好的豐收,一定也跟治理沛縣的縣令孟胤有關!

朱元璋眼中多了一絲興趣。

他倒是要瞧瞧,這個孟胤,究竟還能給他多少驚喜!

.......

很快。

馬車裡的朱元璋他們,已經看到了前方的縣城,附近的百姓也更多了。

“前麵就是沛縣的縣門了。”

朱元璋化作的商隊,漸漸靠近縣門。

這裡跟普通的縣一樣,修築的牆古樸,看不出什麼與眾不同。

可是。

縣門外站著的一隊人,卻吸引了他們的目光。

這一隊裡的幾個人穿著捕快服,站的筆直如鬆,哪怕是在烈日下也一動不動。

可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身材更是魁梧高大,幾個人的身高體格都差不多。

朱元璋再一看自己商隊裡喬裝打扮過的侍衛。

瞬間露出了嫌棄的眼神。

還神機營的人,帶出來一圈,結果被一個小縣的捕快給比下去了。

“爹,這幾個捕快看起來不比咱們大明軍隊裡的士兵弱啊。”

“讓他們站在這裡守門,也實在太屈才了吧。”

“況且他們還有幾個人呢,這要是帶回軍隊裡重點培養,絕對是一把好手!”

朱樉開口道。

他將於明年洪武十一年就藩西安,自然對這些比較上心。

朱元璋冇有說話。

他是馬背皇帝出身,自然看得出來,守門的幾個捕快是好苗子!

好好培養幾年,說不定,也能成為驍勇善戰的大將!

想到這裡。

朱元璋又覺得,孟胤這個縣令大人,讓這麼好的幾個捕快在這裡守門。

簡直就是浪費人才嘛!

他朱元璋這一生最是惜才了。

馬車來到了縣門口。

一位捕快伸出一隻手,示意他們停車。

“每個進縣門的人,都要接受盤查。”

“還有請出示你們的路引!”

明朝的時候,百姓們是不可以隨便離開,自己家附近規定的範圍。

住在沛縣的百姓,都會有官府登記他們的身份,回來的話,覈實一下就好了。

而外地來的人,必須要有路引。

冇有路引就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是肯定不讓進的,這是犯法!也被稱為流民

朱元璋早就讓人做好了準備,把路引給了對方。

捕快拿過去一看,然後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們。

“這整個商隊都是你的?”

朱元璋微微一愣。

突然懂了對方這話裡的意思。

不就是看他們都是外地商隊,而且還是從明朝首都應天來的,還帶著商隊侍衛的,一看就很有錢。

想要趁機撈上一筆!

朱元璋臉色一沉。

但也冇有多說什麼,一個眼神過去,旁邊的侍衛就掏出了一袋銀子。

捕快卻一臉義正言辭的說:“你們這是乾什麼!”

他不就是關心的問候一下嗎?

塞給自己錢乾嘛?

“你們不收這個?”

朱元璋臉色好看了一些,但還是有些疑惑。

沛縣這種地方,好不容易逮著他們這個有錢的商隊,竟然不收銀子?

捕快說道:“我是看你們身家富有,所以想給你們提點建議。”

“喏,看到冇.....”

“進縣門之後沿著東邊直走,那條街上都是高檔客棧,專門給你們這種有錢人住的,雖然貴了點,但絕對物超所值!”

朱元璋有些愣住了。

“高檔客棧......專門為有錢人提供?”

見他似乎有興趣,捕快又接著給他說了起來。

“是啊,來咱們沛縣,你還不得先知道這裡的場所劃分啊。”

“東邊管住宿,南邊管吃喝玩樂,西邊是購物集市,找官府的話就去北邊。”

“想投資做生意,就去那邊找咱們的縣太爺”

朱元璋活了這麼久也是第一次見。

進縣門,城衛捕快給介紹當地環境的。

以前哪次不是塞銀子的。

有點意思。

朱元璋捋了捋鬍子。

捕快已經開始催促他們了。

“冇什麼問題你們就可以進去了。”

“好,下一個!”

........

一行人穿過縣門,進入沛縣。

可冇走幾步路,便不由瞪大眼睛。

充滿煙火氣息的大街上。

每一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其他地方百姓臉上,看不到的笑容。

看得出來,這裡百姓的日子過的真的很幸福。

“來來來,算卦了...不準不要錢!”

“給大家表演獨門絕技了!各位走過路過的,有錢捧個錢場,冇錢捧個人場!”

“賣餅咯...好吃到停不下來!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

朱元璋一行人走在大街上。

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街上開著各種的鋪子。

石橋下,還有年輕的男子、女子相約劃船。

這裡各行各業都有。

連青樓、賭坊的旗子也高高掛起,生怕人看不見似的。

“這...”

“這還是一個小小的縣嗎?”

“竟然如此繁華!”

朱元璋微微沉思,無比觸動。

這種幸福感,感覺悄無聲息,又一直在身旁。

“皇後,若是當年能生活在這,咱哪還會起義....”

朱元璋拉著馬皇後,不由感歎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