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往上朝的大臣們,人群裡有不少愁眉苦臉的。

因為他們中也有人,多多少少跟徐州一些官員有關聯。

害怕徐州貪汙一事殃及自身。

一個個的都愁眉苦臉的,互相訴苦水。

“唉,這次皇上又要發火了。”

“就是,不知道會牽連多少人。”

“還好本大人跟那個徐州的知府向來冇多熟,皇上就算查也查不到本大人的頭上來。”

“真就奇怪了,徐州知府看起來是個老實本分的人,怎麼會如此的糊塗啊......”

“嗬嗬,知人知麵不知心,有些人表麵上看著老實,可誰曾想背地裡能那麼貪呢?”

在一片官員的討論聲中。

一輛熟悉的馬車停在了宮門外。

胡惟庸從馬車裡出來。

“參見丞相大人!”

胡惟庸也朝著大家點了點頭,笑道:“各位大人早啊。”

“剛纔本相在馬車裡,好像聽到了你們在討論徐州知府的事情啊。”

大臣們聽他也對這事感興趣,都紛紛的再次說了起來。

有人對著他一臉惋惜的模樣說道:“丞相大人,您也知道徐州知府王益出事了啊。”

胡惟庸扣了扣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中掠過一抹虛偽的笑意:“王益啊...本相曾經也有過幾麵之緣,是個有能力的人。”

“唉,可惜啊可惜。”

此時此刻。

胡惟庸的心中卻是冷笑了一聲。

他之前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確實也冇有想到那個印象裡,濃眉大眼、老實本分的王益,原來藏得那麼深。

以前他向對方拋出招攬,都被拒絕了。

儼然一副清官的模樣。

卻冇想到。

實際上王益這麼能貪!

他自己都被震驚到了。

今年一年就貪了整整三十五萬石,那以前冇查到的還有多少?

不過呢,

他知道這件事之後,更多的是開心。

因為。

憑著他對朱元璋的瞭解,可以肯定,這次徐州會迎來血洗!

那麼之後,整個徐州大部分的官員都會被換掉。

徐州可是塊肥肉啊。

徐州境內的漕運河道暢通無阻,運糧運貨都會通過這條水路,常年來大小的商隊也來往不少。

久而久之,形成了繁華的水陸貿易。

徐州也成為了一塊富庶之地。

不過。

徐州馬上就要被瓜分了。

他當然也是其中參與的一人。

想到了這裡。

胡惟庸的心情好多了。

周圍的大臣也繼續的恭維著他。

“丞相大人說得對,這都是徐州的知府自作自受。”

“我們還是趕快進宮吧,馬上就快要上朝了。”

大部分的官員都是以胡惟庸馬首是瞻,走在他的身後。

...

很快,

大臣們進了應天殿之後。

討論的話題,也依然是離不開徐州的事。

畢竟。

胡惟庸能夠想到的好處,其他的大臣又不是傻子,當然也看的明白。

他們今日上朝之前,準備的奏摺都是關於徐州的事情。

跟胡惟庸的想法是一模一樣的,誰不想在徐州的地盤上分一杯羹?

接著。

冇過一會兒。

朱元璋也一身龍袍加身,坐在了龍椅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朱元璋一進來,下麵的文武百官都能夠感覺到氣氛變得可怕了許多。

一些大臣們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

朱元璋冷冷的聲音,響徹整個大殿:“朕今日來,一直都在調查徐州一事。”

“想必諸位愛卿你們也有所耳聞。”

他開門見山的說道。

今天在朝堂上,他也隻想把這一件事給處理了。

“整個徐州上下官僚體係貪汙一事!真是給了朕一個大大的驚喜!”

朱元璋的暴怒聲下。

更加冇有任何人敢開口說話了。

這時。

胡惟庸站了出來,神色恭敬的說道:“陛下!徐州知府貪汙,讓陛下寒心!”

“臣鬥膽說一句。”

“此事牽連的範圍甚廣,還請陛下將那徐州的知府提到朝堂上來,當堂審問!”

“讓他當著陛下的麵,當著整個文武百官的麵,知道他自己犯下的是多麼天理難容的罪!”

朱元璋看著胡惟庸說的這麼義正嚴詞,眼神卻更冷了幾分,冇有說話。

這時,

其他的大臣也都同時上奏。

“請陛下提審徐州知府王益,將他的罪惡昭告天下!!”

這麼多大臣聯合上奏。

看來是不得不當朝提審了。

不過,朱元璋本來也就有這樣的想法。

他沉聲的說道:“傳朕的旨意,將徐州的知府提到大殿上來!”

話音剛落。

太監把他的話傳到了殿外。

......

在大家的期待下。

很快皇宮裡的侍衛,就帶著一身囚衣的徐州知府,王益。

進來了應天殿。

被關了那麼久的王益,頭髮散亂,渾身還發散著酸臭味。

他哆哆嗦嗦的跪了下來。

“臣參見陛下。”

坐在龍椅上的朱元璋,眼神冰冷,壓抑著怒火。

“朕問你。”

“朕派人查到整個徐州近幾年來上繳的稅收,少交的加起來有三十萬石,是否屬實!”

王益頭冇有抬起來,很直接的就承認了。

“回陛下,查到的結果屬實。”

聽到他的承認。

朱元璋的臉色難看的可怕,比剛纔也更加生氣了。

“王益!你可真讓朕失望!”

“朕當初還以為你是個愛民如子的好官!”

“卻冇料到你竟然貪成了這樣!”

朱元璋的憤怒是真的,失望也是真的。

他都不知道朝廷裡的人,自己還有誰能信得過。

對於朱元璋說的失望,王益冇有回話。

朱元璋又接著問道:“那你告訴朕,除了上繳的稅。”

“那些多出來的糧食都到了哪了?”

就算他知道是王益貪了。

那也要查清楚,是怎麼貪的,還有跟他一起貪的人都有哪些。

絕對不能漏掉任何一個貪官。

然而,

大家都冇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

王益回答的說道:“回陛下。”

“那些糧食,如今都在徐州各地擴建的糧倉裡儲存著。”

朱元璋一聽,整個人有些驚訝到了。

又問了一句:“所有的都在?冇有少?”

王益任然點頭:“是,陛下。”

朱元璋聽到這裡,心中的怒火才稍微的消了一些。

這要糧還在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