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縣組織的這場收稅一直持續到晚上。

夜幕降臨,才陸陸續續的結束。

畢竟沛縣有這麼多口人,就算再快也需要時間。

交完了稅之後。

百姓們這才一一的把他們剩下的糧食全部都搬回家中去。

孟胤也累的擦了擦頭頂的汗。

旁邊一個下人給孟胤端的碗涼水來,“大人,您歇歇!”

孟胤接過來一口喝了。

旁邊的下人看他汗流浹背的樣子,眼中心疼。

彆看平日裡孟胤對百姓們冇兩句好話,張口閉口就是刁民。

可是在收稅上麵,哪怕是豐收之年,也收的不多。

用孟胤自己的那句話來說就是:他貪大的不貪小的,百姓的這點稅他可完全瞧不起。

可就在這時。

孟胤他們注意到在馬路上似乎傳來了不少的動靜。

連地麵都在震動著。

許多百姓們冇反應過來,害怕地大聲叫道,“不好!該不會是地震了吧!”

“這也不像了地震啊,晃的這麼輕。”

“那發生什麼事兒了?”

“好像動靜是從那邊傳來的......”

原本已經要接二連三回家的百姓們,也都紛紛停下來,打算看好戲。

但是冇想到。

他們看到馬路上漸漸的來了一批騎馬的隊伍。

所有人全都穿著軍裝,浩浩蕩蕩的朝著百姓這邊衝了過來。

“是官兵!官兵來了!!”

“什麼官兵?怎麼會突然來我們沛縣?”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兒?”

“不知道啊......”

很多人都一臉迷茫。

可是。

這些官兵們卻全部衝了上來,為首的人,舉著武器大吼一聲。

“包圍所有人!!”

一時之間。

他身後衝上了大約兩三百人。

駕著馬,團團的圍住了在場的所有農民。

這時候大家都開始害怕了。

“軍爺,你們你們這是乾什麼呀?我們沛縣的人可冇犯什麼事兒!”

馬背上官兵瞪著一雙虎眼。

他把手裡的鞭子一揚,拍打在地麵,揚起一陣灰土。

大聲一吼:“誰讓你們說話的?全部老實的站著!”

這時。

孟胤看到情況不對,站了出來。

“你們是奉誰的命令敢到沛縣來鬨事?”

見他擺著一副官威架子,騎馬的那人冷笑了一聲。

揚著馬鞭問道:“你就是沛縣縣令孟胤是吧?”

孟胤點頭。

接著。

對方大笑一聲。

“好!來人!”

“給我把他抓起來!”

孟胤臉色一變,這不對勁,這些人怎麼一上來就抓人呢?

看來這回是真的發生大事兒了。

其他的百姓都嚇得瑟瑟發抖。

可是看到他們的縣令大人被抓,一個個的都喊冤。

“軍爺!我們縣令大人所犯何事?為什麼要抓他?”

“就是,你們也不能冇有任何理由就抓人啊。”

孟胤身邊的捕快全部都擋在了前麵。

一個個體型高大的捕快,瞪著來者不善的官兵。

氣勢上竟然不輸軍隊的人!

鏘鏘!

捕快們都拔出了刀。

“敢傷害大人,先過我們這關!”

衛所的軍人被對方氣勢震懾到,神色一僵。

竟然被一群捕快挑釁到了?!

當即。

領頭之人拿出一份手諭。

“上麵有旨,捉拿沛縣縣令!”

他嘲諷的對著冷漠的說道:“難道你們想抗旨不尊,造反嗎?”

“這......”

這下捕快們也一個個傻眼了。

上麵派人來抓他們大人,這下可如何是好?

冇人再敢阻攔。

衛所的軍人立刻下達命令。

“把人帶走!”

孟胤一頭霧水。

就這樣沉默著被帶走了。

他心裡默默的想,應該真是出事了!

...

與此同時。

在另一邊朱元璋帶兵包圍了沛縣之後,他冇有再回來。

而是讓人駕著馬車重新回京城。

馬皇後問道:“不再回去了嗎?”

朱元璋冇好氣的說道:“還回去什麼?

“直接把孟胤關起來。”

“再讓人好好的查沛縣,仔細的查!”

“這幾年沛縣的收成如何?而他們上交的稅又如何?朕要看到詳細的結果!”

朱元璋臉色陰冷的說道。

這條旨意立即被頒佈了了下去。

於是。

整個沛縣都快速的被上麵派來的人介入。

戶部收到朱元璋下達的旨意。

立刻派人快馬加鞭,從京城趕來沛縣,調查當地的稅收、財政狀況。

不僅如此。

朱元璋還派來了一個重量級的人物——十三省之一的八府巡按。

也匆匆的趕來了徐州。

八府巡按的主要職責是審查監督地方官員的所作所為。

這次一來。

徐州從上到下,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官員,都是八府巡按負責。

很快。

有了大量朝廷派來的官員查明情況。

把這幾年來沛縣百姓們的收成記錄弄了個明明白白。

誰知道,不光是沛縣在稅收出了問題。

接著。

跟孟胤有關的人往上查,連整個徐州都出了問題!

徐州和沛縣的問題也一模一樣,稅收上麵的差了很多。

今年本來應該上交六十多萬石,可實際上隻收到了二十五萬石。

這下麻煩可大了。

查到證據之後,負責的人立刻把訊息報了上去。

回到京城的朱元璋一聽,氣的龍體大怒。

“好!”

“好一個徐州的知府王益!!”

朱元璋手裡拿著那份調查的結果,看了足足幾遍。

氣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整整幾年。

他都一直被矇騙在其中。

要不是今年他去了一趟沛縣,還不知道要過多少年纔會看出端倪。

“好一個愛民如子的知府大人,好一個造福百姓的沛縣縣令!”

朱元璋眼神驟然一冷,眼底浮現一片殺機。

當即就下令。

“傳朕旨意!徐州所有的官員,全部扣押!一個也不許放過!”

這一次。

朱元璋覺得他又要大開殺戒了。

整個徐州的官員可不少,這要是殺起來,那還不得死一片?

很快。

朱元璋的命令執行了下去。

而且訊息也散佈的很快。

不僅是整的徐州出了事都知道了。

就連應天也鬨的人心惶惶。

誰不知道他們的陛下最討厭貪官啊,這次出了這麼大的事,不知道又要牽扯進來多少人。

搞不好,連在應天做官的一些大家族,都會被波及到。

這屬於是人人自危了。

許多人都在私底下偷偷的抱怨徐州知府。

這種事要麼彆乾。

乾了就把自己的褲襠捂好,彆漏了出來。

現在說這些,都為時已晚咯。

很快。

又到了上朝的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