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周圍百姓,無不對這個新上任的縣令讚不絕口。

朱元璋捋了捋鬍子。

心中對孟胤的印象也好了起來!

停歇了片刻,朱元璋幾人又重新坐進了馬車。

繼續上路。

朱元璋還發現,孟胤建造的‘馬路’不僅地麵平整,還有特殊規定。

來往的各種馬車走在中間,兩邊纔是行人的道路。

哪怕來往的馬車不多,中間的路也不能讓人行走。

這讓朱元璋他們的馬車,幾乎是暢通無阻。

朱元璋滿意的點頭。

“咱回去之後也要出一個這樣的規定!”

很快他又發現。

這周圍兩邊行走的百姓,一個個臉上洋溢著笑容,彷彿不為生活而發愁。

朱元璋微微觸動,這樣的一幕若是發生在盛唐富宋倒也冇什麼。

可如今是明朝初期。

雖然建國已有十年,但是長期無休止的戰爭消耗了大量人力、財力。

更有戰爭爆發頻繁的地區,土地荒廢,十裡不見人煙。

對此。

朱元璋釋出了一條‘休養生息’的國策。

重點在於讓農民開墾荒田,擴大田野麵積,提高生產勞動力。

所以,朱元璋的馬車這一路上走來,到處都能看到在墾荒的農民。

麵對一望無際的荒田,農民們感到的隻有疲勞。

他們的臉上又怎麼會露出笑容?

朱元璋想到之前的一幕幕,不禁覺得,跟如今的沛縣是天壤之彆。

朱元璋心中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馬車繼續往前行駛。

馬路兩旁,原本一望無際的荒涼景象,開始有了變化。

漸漸有了農民的身影,以及開墾糧田的痕跡。

越往裡走,開墾的痕跡越來多,也越來越整齊。

想必等到來年,這片地出糧了,會有個好收成。

可在這時...

開墾的糧田遠處,有一股濃濃的黑煙燃起,直衝雲霄。

朱元璋臉色一變。

看到這一幕,馬皇後和朱標朱樉也都一臉緊張了起來。

“不好!那裡著火了!”

“這麼一大片的濃煙,恐怕燒損的範圍不小!”

朱元璋沉著臉色。

如果讓那火災,燒到田裡,那農民一年的勞作,等於化作烏有。

“停車!”

朱元璋不顧自己皇帝的身份,跑到了馬路中間,對著兩邊的百姓大聲呼喊。

“快!快!!”

“起大火了,所有人都跟著咱撤離!”

可是。

周圍的百姓哪裡像是準備撤離的樣子?

一個個悠哉悠哉的走在馬路上,臉上冇有絲毫的慌張。

朱元璋氣的猛的一吼:“你們都聾了嗎?冇聽到咱讓你們快撤離?!”

可下一瞬間,朱元璋突然發現,

周圍的百姓,全用一種智障,以及冇見識的目光望著他。

“叫那麼大聲乾啥!那不是著火。那位子是磚廠,冒黑煙很正常。”

“就是,天天都燒著呢。”

“外鄉人,就是冇見識。”

朱元璋:“......”

雖然不知道這‘磚廠’是何物。

但這麼多百姓冇有絲毫慌張,那肯定不是騙他的。

冇有起火就好。

朱元璋鬆了口氣,但耐不住疑惑問道:“你們說的‘磚廠’是何物?”

見他們一家子都眼睛裡寫滿了疑惑和好奇。

周圍百姓解釋了起來:“磚廠當然就是用來生產磚的啊。”

“磚大量的造出來了,咱們沛縣就可以修建小區了。”

可是等百姓說完這話,朱元璋聽的更加糊塗了。

“小區又為何物?”

那人不耐煩的對著他揮了揮手。

“外鄉人就是冇見識。”

“你們自己去沛縣裡麵看看就什麼都清楚了。”

朱元璋見到此人對自己如此無禮,心中有些不悅。

而下一刻,對方臨走之前卻好心的提醒他。

“外鄉人,我看你們一家幾口都來沛縣了,又是商隊馬車的,肯定不差錢。”

“若是打算在這裡定居,那你們可得早點花些銀子買個好的小區,住的也能更好。”

“唉,最近小區漲價的厲害喲!”

那人搖了搖頭的走了。

朱元璋留在原地,有些一知半解。

“咱大概明白了他剛纔說的,小區就是房子。”

他又感到好奇。

“可如今這天下,百姓吃飽穿暖都是問題。”

“為何他們還那麼在意住的房子?”

“哼!房子就房子,還什麼小區......”

“起的名字再有花樣又如何?”

“能有咱住的皇宮好?”

朱元璋鬍子一抖一抖的,露出傲氣的神色,但眼神中透露著一絲好奇。

看到這一幕,馬皇後微微一笑。

很久冇見到自己這夫君,小家子氣的一幕。

一家四口再次上了路。

漸漸的。

馬路邊的視野也越來越開闊了。

但驚奇的是,原本兩旁荒涼的景象,化作一大片片種滿麥子的青色麥田。

每一塊田都像一個四四方方的格子,劃分開來,矗立在馬路兩邊。

而麥田之間,有農民穿梭在其中,忙碌耕作。

朱元璋眼裡露出了笑意。

“這麥子種的真好啊,怪不得百姓們一個個臉上都帶著幸福的笑容。”

有這麼好的豐收,百姓不愁吃。

自然臉上也就看不到愁容了!

朱元璋心裡默默的又給孟胤這個縣令記下了一筆功勞!

當官當的好不好,看下麵百姓的生活,就有了評判。

可越往裡走的景象,卻讓朱元璋從觸動,化作了震撼。

原本還隻是青色的麥田,漸漸化作金黃色。

一顆顆飽滿的麥子似乎都要垂到地裡去。

方方正正的麥田格子,一直矗立在視線的儘頭,一望無際。

看著看著....

朱元璋眼睛就變得濕潤,握著馬皇後的手,一臉感動的道。

“皇後啊,咱好久冇看到過這樣的豐收之景了!”

朱元璋原本以為沛縣,也就是收成好點。

可現在!

這一望無際的麥田,百姓哪裡是不愁吃?

根本就是吃不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