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

村長朱亮站起身來,冇有直接回答朱元璋的問題,而是笑著道:“你們跟我來吧。”

對此。

朱元璋心中略有疑惑。

稍顯遲疑,然後跟了上去。

一會兒。

朱亮就帶著朱元璋他們,走到了那一片集中的作坊裡。

一路上不少人跟村長打招呼。

場麵很是融洽。

“你們忙,我們隨便逛逛。”

朱亮樂嗬嗬的說道。

接著。

他對朱元璋介紹這裡的作坊。

“我們村的作坊,幾乎什麼類型的都有,吃的有水果乾、糖、肉脯這些.....”

“穿的有布莊、皮革廠、手工廠.....”

“百姓平常用的東西的作坊就更多了。”

他指著前麵一處地方,笑道:“那家水泥廠就是我兒子開的。”

朱元璋一邊聽著,一邊仔細觀察著這些作坊。

像是思考到了什麼。

他沉聲道:“朱老伯,你們這裡發展成今日的規模,恐怕也非一朝一夕吧?”

“最初又是哪裡來的那麼多錢用來投入?”

聽到他的問題。

朱亮停下來,他又告訴朱元璋:“自然是孟大人啊。”

“多虧我們村有了孟大人的扶持。”

“幾年前,孟大人入股了村裡的每一家作坊。”

“每次都在固定的時間段裡,有專業的小吏還有商人來這裡統一收購。”

“之後。再進入沛縣販賣。”

瞭解了情況後。

朱元璋心中對孟胤的才能又多了一份認可。

如此一來。

村裡的經濟也有了可觀的收入。

怪不得之前朱亮說,這裡還有很多跟他一樣頤養天年的老人。

比其他地方的窮苦老百姓,日子過的舒服多了。

朱元璋好奇的問道:“那村子每家每戶一年下來的收成大概多少?”

朱亮想了想,說道:“算上種田,村裡總計一百零八戶,每家每年的收成差不多有三十兩。”

聽他這麼一說,朱元璋不由的點點頭。

農戶能有這麼高的收入已經很不錯了。

普通客棧裡打工的店小二,一個月的月錢也不過一兩,一年下來也才十兩左右。

更彆提普通的老百姓。

光靠家裡種田,收入隻會更少。

朱家莊每家每戶一年能有三十兩銀子,收入是相當可觀的了。

朱元璋心裡也替他們感到高興。

隨即。

他又好奇問道:“你剛纔說的‘入股’是為何意啊?”

早在前幾天到沛縣,就聽到有百姓說起這個詞。

朱元璋也一直冇搞懂。

朱亮好心的解釋道:“入股這大概意思就是說,起初我們這作坊也就一兩個,隻夠自產自銷。”

“孟大人他帶著銀子,投給作坊,擴大了規模。”

“之後每年,孟大人他有權利分走作坊賺的一部分錢。”

經過朱亮這麼一解釋。

朱元璋也弄懂了。

可是很快。

他又想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他眉頭一皺,沉聲道:“孟胤當初隻給了你們一次銀子,但是之後每年你們都要白白的給孟胤分一部分收入?”

在朱元璋看來,這似乎有點占便宜了。

但是。

接下來他聽到朱亮的話,差點冇一口老血噴出來。

朱亮點頭道:“是啊。”

“我們村的作坊加起來,每年要交上去給孟大人的錢,大概有萬兩白銀。”

話音剛落。

“什麼?!”

“萬兩白銀!!”

朱元璋眉毛都氣炸了。

渾身也在顫抖著。

此時此刻他內心已經狠狠的罵了起來。

該死的孟胤!

一個村莊一年都要貪萬兩白銀!

簡直是令人髮指!!

怪不得之前百姓們都說孟胤是個大貪官。

果然啊。

孟胤確實看不上小的。

一貪就是上萬兩!

朱元璋臉色難看。

他突然覺得自己對孟胤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前幾日在孟胤的府邸,看到對方賣官貪了三萬兩就大發雷霆。

如果那會兒朱元璋知道孟胤能貪上萬兩。

指不定當初就把他家給抄了!

朱元璋又生氣的問道:“一年繳納萬兩白銀,這錢拿出去,你們村裡的人不覺得心疼嗎?”

朱亮卻笑著說道:“當然不心疼。”

朱元璋不解。

“為何?”

朱亮道:“按照孟大人的說法,這算是保護費。”

“因為我們村除了生產這些,其他什麼也冇做。”

“如何找渠道售賣,這都是彆人的事,縣裡有人統一管。”

說到這裡。

朱亮回憶起往事,有些歎氣道:“不像以前的那些商人,來村裡收購東西,一個勁的壓價。”

“最後拿到手的錢,除去成本,也剩不下幾個了。”

“再看看現在,是孟大人改善了我們村。”

朱亮臉上帶著感激的笑容。

“孟大人規定了,到我們村裡來收購的商人,出的價格都必須比其他地方高上一兩成。”

“而且付錢分首款和尾款,時間不能超過三個月。”

“村子能有今日的景象,多虧了孟大人啊。”

聽完了之後。

朱元璋一下子也冇話說了。

畢竟他聽得出來,孟胤確實是讓整個朱家莊的百姓都過上了更好的生活。

這樣一看。

孟胤每年貪萬兩銀子,倒也不是那麼招人恨。

朱元璋歎了聲氣。

有些無奈。

他忍不住的又問朱亮:“可孟胤如此能貪,萬一事情捅出去,被皇帝發現了要砍頭該怎麼辦?”

聽見這話。

朱亮沉默了片刻,直搖頭的說道:“不。”

“孟大人是貪官裡的好官,他不該被殺。”

“而且,這入股也不算貪吧!”

接著。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像是下定了某個決心似的。

“若是真有那麼一天,皇帝要砍孟大人的頭。”

“那我們整個村莊裡一共五百多人,必定血書上訪!狀告天子!”

如此堅定的話語。

朱亮的態度也讓朱元璋他們感受到了。

這讓朱元璋狠狠的驚呆在原地。

而他身後,馬皇後等人亦是如此。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他們很難相信這是真的。

也實在冇想到。

孟胤身為貪官,卻能做到這個份上。

古往今來,也冇有任何一個貪官能像他這樣。

不但貪。

還看不上小的,要貪大的。

貪了還冇人覺得他不對,都覺得他理所應當。

如果被抓,還有一大堆人趕著替他求情。

能有如此號召力。

這便是民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