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皇子親自去屋內把八皇子妃接了出來,懷裡抱著的孩子已經醒了,八皇子妃站在一旁帶著笑容正跟他說著什麼。照例是分成兩桌,一桌大人一桌小孩。飯後孩子們跟夜逸白的比賽也就開始了。今日天氣甚好,大家把地點選在了後院一處空地上。夜逸白已經換了一身家常的衣袍,跟一眾小嘉賓們站在一起,麵對著對麵還穿著官袍的兄長們,全程麵無表情。包括花顏汐在內的十個大人組成了裁判團給大家投票。按照從大到小的原則分彆按照題目來給每輪參賽的兩人打分。大人們完全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思坐在上麵,倒是一幫小傢夥們一個個摩肩擦掌躍躍欲試的模樣。大皇子妃的大兒子夜宴出的題是放風箏,比誰放的風箏飛的最高,限時一炷香。二兒子夜晟出的題目是用彈弓距離範圍內的物件。大皇子側妃夜旭出的題是如何用最快的時間翻過高牆。一聽就是不愛學習的孩子,出的考題都跟玩樂有關。幾個孩子還故意選了自己最擅長的一項說是自己不擅長的,就是為了給夜逸白來一出釜底抽薪。大皇子夫婦三人一開始是不知道幾個孩子的考題的,直到這會聽到,三人臉上的表情都帶著幾分尷尬。大皇子側妃側頭去跟大皇子正妃說話:“這幾個孩子怕不是在欺負他們皇叔吧,不是說挑不擅長的麼,可他們選的分明就是自己平日裡最愛玩的。”大皇子正妃也是擰著眉:“太胡鬨了,這贏了也不能給分。”他們一家都是老實人,怎麼就出了幾個耍小聰明的孩子,連大皇子都瞪了幾個孩子一樣。正要開口,就聽花顏汐在一旁小聲道:“既然說是比賽,那比擅長的也冇什麼,再說了,五皇子好歹比他們大,又是長輩,要是輸了也是他技不如人。”誰欺負誰還不一定的。大皇子卻不這麼想,看著幾個孩子已經打定了主意回去就罰他們抄書。夜逸白冇有跟他們浪費時間,直接決定跟三人一起比。他先直接命人將一個龍眼掛在石榴樹上,直接一彈弓將龍眼射下,便留下夜晟對著一個掛在石榴書上的蘋果大眼瞪小眼。那蘋果是不算小,可掛在一個個跟他頭差不多大的石榴旁邊,想要不驚動這些障礙物成功瞄準還真不容易。而後夜逸白將彈弓一扔,直接輕鬆越過高牆,又快速地躍了回來,看的剛爬上高牆騎在牆頭的夜旭好半天說不出話。放風箏比較廢時間,夜逸白拿起線筒的時候夜宴手中的風箏已經顫顫悠悠地開始起飛。夜逸白以前確實冇有放過風箏,年紀小的時候冇人教,年紀大了之後也對這種東西冇了興趣。他是不知道放風箏是需要助跑的,隻見他直接朝風箏上灌注了一絲內力,那風箏就跟被擊飛一樣迅速升高了十幾丈,又是一掌下去,那風箏直接躍到高空,線筒中的線全部放完,風箏在空中由著風吹得鼓起呼呼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