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豹(貳)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遠方的青鳥(貳),若有所思。

雖然妖主大人冇有時間,精力,去培養幾隻獵豹當徒弟,更不可能帶著它們去看電視,教它們眼界,格局的問題。

但獵豹族被妖主經營了數十年的時間,數量極多,其中聰慧的,更是被重點培養。

當人口基數上去後,總會有一些聰明的。

這些聰明的,又會出現幾隻很聰明的。

此次來蠻城的三隻獵豹,就在此列。

它不過思索數秒,就大體上分析出了青鳥(貳)的想法,同樣開口:“天穹澗,不可辱!”

“人族在我妖域,肆意屠戮妖獸,已觸碰我妖族底線!”

“從現在開始,全麵通緝這兩位人族。”

“我亦為天穹澗特使,此次有功者,本使將代其向妖主大人請功,其它獎賞,同樣不變!”

它的聲音在半空中不斷迴響,氣勢十足,表情肅穆。

但青鳥(貳)的目光卻從它的身上一掃而過,嗤笑一聲。

老師曾經說過,無論何時,不可高調。

實力不足時,更不可隨意扯虎皮,做大旗,這是絕對的禁忌!

大家原本身份地位相似,你這時突然拉出某位,當做自己的靠山,其他人看向你時,絕對不是羨慕,恭喜,而是嫉妒。

同樣,被你當做靠山的人,同樣會對你厭惡。

當時的老白猿同樣是以一段電視劇內容為例。

其中,同學聚會。

男主全程低調,雖然事業有成,靠山很硬,但卻閉口不談,隻是與大家談心。

雖然男主的靠山大家心知肚明,但誰也冇有點破。

期間,男主還十分體貼的給出了一些福利,大家對男主的好感很足。

而另一位,張口就是...某某集團的某某,是我的發小,我們關係如何如何,隻要一句話,你們就可以去某某集團工作。

正如老白猿所說,那位最終的下場無比淒慘,更是人緣儘毀。

雖然隻是人族那邊口碑一般,甚至比較差的電視劇,但老白猿卻總能給它指點出一些做事的細節。

而如今,獵豹(貳),就犯了這個錯誤。

點明自己為天穹澗特使,還扯出妖主,最後再提獎勵時,就顯得誠意不足了。

哪怕這些妖獸們不在乎,但如果這個訊息被妖主得知,恐怕...

它會悄無聲息的死去。

果然,跟對師傅,才能活的更久,更滋潤。

而且自己與老師的關係更親近,所以能夠操作的空間更大,而不至於讓老師厭惡,隻需要完成最終目標即可。

如此看來,這一次,它們的勝算,更大!

一時間,青鳥(貳)變得更加謙卑,和那些妖獸們談心,對它們之前所做之事,表示十分理解,但同樣說明瞭自己的難處,與下方這些妖獸們站在同一戰線,並保證...

獎勵,現貨,秒發,絕不拖延!

但它隻要求救青鳥(壹),那位同樣被捕的獵豹,死活與它無關。

甚至最好無意間...嗯...誤傷...乾掉那隻獵豹。

這些妖獸們恍然大悟,紛紛四散離去。

獵豹(貳)此時也已經緩過神來,想要再和它們聊聊,補救一下,但那些妖獸們已經紛紛散走,看著空蕩蕩的廣場,獵豹(貳)陷入沉默之中。

好在,它在這兩天內,也收攏了一批妖獸,也算是有行動力。

“嗬嗬...”

“工於心計,和那位老白猿一樣,實力不足,隻能算計這些鬼祟之事。”

獵豹(貳)冷笑著諷刺道。

但青鳥(貳)卻隻是微笑迴應,帶著自己的人,轉身離去。

而此時,蠻城的一處角落。

“我來審訊吧。”

時光看著兩隻暈倒的妖獸,沉吟數秒,開口說道。

但餘生卻微微搖頭:“不用,我已經審訊過了。”

說話間,他拎起獵豹(壹),向其體內灌輸能量,使其甦醒。

“你們人族難道是想開戰麼?”

“放了本使,此事尚有迴旋的可能,否則...”

它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餘生拎起龍紋棍,照著腦袋猛的砸了下去。

伴隨著一聲脆響,獵豹頭暈目眩,瞳孔渙散。

“走。”

看著安靜下來的獵豹,餘生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時光說道。

時光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幕,冇有詢問,隻是跟隨在餘生身後。

緊接著,兩人向守山老人所在的那棟建築奔襲而去,速度極快,不過十分鐘的時間,就已經站在這建築門外。

“嗯...”

“打劫!”

餘生看著建築,沉吟數秒,突然喊道,聲音很大。

被他拎在手中的獵豹(壹)看見這幕後,瞳孔驟縮,震驚的吼道:“你們....我...我什麼都冇有說!”

“它...它是你們的...”

獵豹(壹)不過瞬間就想通了什麼,拚命的想要發出吼聲,但卻被餘生再次敲了頭頂,並順手拎起鳳凰錘,砸在了它的嘴上。

時光一腳踹在門上,將門踹飛。

在塵煙中,餘生鑽到建築之中。

“你們是...是什麼人!”

“此乃我天穹...”

房間內,獵豹(叁)看見這一幕後,發出一聲咆哮,聲音中充滿了憤怒。

“您早就暴露了...”

迴應他的,隻有餘生平靜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