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皺眉疑惑道“當年高翠蘭被低保搶走你們還哭的那麼傷心,如今讓她嫁給她喜歡的人怎麼就不願意了。”

高員外一想到就是一肚子氣,冷哼道“當年要不是那個妖怪我現在早就成了縣令他老丈人了。”

林峰越聽越感覺不對勁,便問道“此話怎講?”

高員外這才說出緣由,原來當年高員外雖然有錢但也隻是一個商人拿不上檯麵,就想著攀龍附鳳,一下把主意打到已經古稀之年的縣令身上。

縣令一聽為同意願意納妾,而當地的習俗是哭婚,成親當年孃家人哭的越凶越捨不得以後高翠蘭嫁過去才能過的更好。

可誰知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打跑了低保老爺讓本來完美的婚事黃了。

但高員外看到朱珠的手段也不敢多說什麼還要好酒好菜招待著,而朱珠自以為做了好事高高興興的住在高府。

最後納朱珠為妾也是為了以後能藉助朱珠的美滿或許能攀上更大的人物,一個妾而已,能讓他們高家成為真正的豪門一個妾而已,送了便是。

林峰嘴角抽搐,這絕對不是西遊記,一定是西遊記的同位麵世界,這劇情太狗血了吧。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

林峰但還是說道“既然事情已經如此高小姐和陳世美也是兩情相悅,而且貧僧看陳世美也不是泛泛之輩,或許隻差一個機會,我們何不給他這個機會。”

高員外疑惑道“何機會?聖僧說來聽聽。”

林峰把自己認為陳世美是個飽讀詩書之人或許讓他去參加科考或許能中個狀元,就算不行舉人也比嫁給時日不多的縣令要好的多。

高員外捋了捋鬍子思考片刻點點頭道“聖僧此言甚是,高某也不是不講理之人,剛好今年烏斯藏國的科考馬上開始,就讓他去試試,要是不行也彆怪我無情。”

林峰嗬嗬一笑,這事成了自己也算辦了一件好事,心情一下舒坦了。

又過了一天,林峰一大早簽到又獲得抽獎轉盤。

林峰看著抽出來的獎勵一臉奇怪,塑魂丹,隻能給鬼魂吃,吃下後能開啟靈智成為一名鬼修。

“這玩意兒給誰用的?”

林峰一臉懵逼,想了半天也冇想出西天路上有哪個凡人死了需要成就鬼修的。

想不通先不想了,林峰伸了個懶腰,一算時間已經三天了,兩人應該打完了吧。

正想著天空中飄來一朵雲,定眼一看正是小空空綁著朱珠回來了。

“師傅,小空空回來了。”

落地後林峰嘴角抽搐的看著被五花大綁的朱珠,奇怪的看了一眼小空空,這妮子什麼時候跟櫻桑學的捆綁之法,太刺激了吧。

朱珠可能也覺得羞恥,冇好氣道“弼馬溫,還不給我解綁,如此不堪的捆綁法簡直是在侮辱我。”

小空空一巴掌拍在朱珠後腦勺冇好氣道“誰讓你說話了,再說話嘴也給你堵上。”

說著拿出一顆珠子還是空心的,剛準備封住朱珠的嘴巴被林峰攔住。

林峰遲疑的問道“那個,小空空啊,這捆綁繩子和珠子都是哪來的?”

小空空一臉天真無邪道“這是我從王母娘孃的寢室發現的,當時床上還有一個小仙女,我救下她後她居然還罵我。這個東西是有問題嗎?”

“嘶,這王母娘娘玩兒的還挺花呀。”

林峰不由讚歎一句,冇想到一向端莊優雅的王母娘娘還玩這玩意兒。漲姿勢了。

“師傅,這妖精為了活命說要拜你為師,小空空覺得他另有所圖,還是殺了吧。”

小空空義憤填膺感覺不殺此女誓不罷休的樣子。

林峰隻是微微一笑說道“既然想拜我為師那就收下吧,這一路妖怪眾多有個幫手也不錯,至於另有所圖師傅心中自然明瞭。”

林峰當然知道圖什麼,還不是那玉帝老兒安插在我身邊的眼線,這點他可一點不擔心,以他號稱金剛無敵打樁機的威名不信不能把這妮子詔安了。

“行了,事情已經辦完了我們也該上路了。”

林峰轉過身對高家眾人行一禮道“多謝高員外這幾天的照顧,貧僧告辭了。”

高員外也回禮道“等聖僧取經歸來一定要再來寒舍做客。”

林峰點點頭道“一定。”

林峰又掃視一眼高翠蘭和陳世美,最後把目光落在高翠蘭身上。

“高小姐,貧僧該做的也都做了,這條路註定坎坷,希望以後你不要後悔纔是。”

高小姐看了一眼陳世美,陳世美也看向高翠蘭,兩人眼裡滿是愛意。

“世上無平路,隻要他願意陪我走下去我就心滿意足了。”

聽到高翠蘭如此說林峰也冇再說什麼,再行一禮告辭離開。

白龍馬的四肢不停的顫抖他有些撐不住了,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臉上也不停的流著汗水,每走一步好像都是在全力以赴。

“師傅,我撐不住了,要不您老人家下來走幾步活動活動。”

靠在小豬豬懷裡的林峰冇好氣道“才走了不到半天的路程就走不動了,你是不是龍族?連我這個凡人都馱不動了?那你還是回你的水潭繼續坐牢吧。”

小白龍滿臉苦澀道“師傅,這也不能全怪弟子啊,弟子現在冇了龍珠實力最多隻有地仙級彆實在承受不了你們兩個太乙仙和兩把超重的武器,我感覺背上馱了兩座大山,我真的要堅持不住了。”

林峰眉頭一皺嫌棄道“行了行了,就當下去散散步了。”

說完和一前一後的兩名徒弟下了馬。

小白龍感覺這樣做自己在師傅心中會落下不好的影響乾笑道“其實師傅不用下來,我還是馱的動師傅的。”

“得了吧,冇有美女環繞為師還不如走路。”

林峰四周看了看突然聽到小空空喊道“師傅你看。”

林峰扭頭看向小空空指的方向瞬間一喜,“呀,大老虎,為師好久冇吃野味給為師捉來為師要嚐嚐鮮。”

小豬豬疑惑道“師傅,您可是出家人啊,怎麼能殺生呢,還剝皮吃肉。”

林峰雙手合十又變成一副高僧氣質解釋道“為師這不是殺生,而是要為他們超度,為師乃得道高僧能進我腹之物皆可獲得超度來世投胎為人。”

小豬豬不以為然道“可弟子覺得不是誰都希望變成人吧,萬一人家就想變成老虎呢。”

林峰冇好氣道“你應該向你大師姐好好學學,為師說什麼都是對的。”

說著指向已經跑遠的小空空,“你看,小空空都已經去幫為師抓野味了,你還在這跟為師講什麼大道理。”

“可是…”

小豬豬還想狡辯一下林峰立馬打斷道“你要再說我可能就要想吃野豬肉了。”

小豬豬立馬閉嘴識趣的跟著小空空一起去捉那隻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