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林峰起來簽到後見兩人還冇回來無奈在高府又吃了個早餐,然後就躺在院子裡的羅漢床上閉目養神,冇有小空空的日子裡手上總感覺缺點啥。

“聖僧啊,你徒弟去了這麼久了不會出什麼事了吧,要不你去看看?”

林峰眼睛都冇睜擺擺手懶洋洋道“高員外放心,我那徒弟一定能把那頭母豬可愛到爆。”

高員外心中吐槽,這是打架又不是選美,可愛有毛用啊,還可愛到爆。你徒弟不過是一個小女孩,又不是小男孩,爆了能有多大威力,能有櫻桑熱嗎。

但他不敢說出來,隻能無奈歎息離開。

這時高翠蘭端著點心和茶走了過來,“聖僧,喝口茶吧,這些點心讓廚房隨便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林峰聽到美女的聲音眼睛瞬間睜開,高翠蘭雖然冇有傾國傾城沉魚落雁之美,但也有小家碧玉之容,林峰那猥瑣的笑容再次下載到臉上。

“高小姐不必如此麻煩,來坐下聊聊天。”

立馬起身讓了個位置示意高翠蘭坐下,高翠蘭有些不情願的坐了下來。

“蘭妹妹,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高翠蘭心中吐槽,你都叫了還問個屁啊。

林峰不管同不同意又開口道“貧僧在高府也住了兩天了,該看不該看的都看見了,蘭妹妹可是對高財…”

後麵的話林峰冇說高翠蘭為知道林峰想說什麼一下子害怕起來,眼神躲閃道“小女不知聖僧說的什麼,我有事先走了。”

說完就要離開,林峰冷笑道“那你就這樣永遠和高發在暗地裡偷偷摸摸?然後你弟弟隨便招個上門女婿就這樣渾渾噩噩一輩子?”

高翠蘭停下腳步看著眼前的地麵眉頭做聲,高發和高財是同時進府的下人,比高財做事要穩重為人謙虛對人有禮,也讀了幾年聖賢書,但家庭貧困父母雙忘實在拿不出上京趕考的錢,所以就隻能淪為高府下人黑賬房先生做了下手而已。

林峰拂了拂衣服開口道“如果你倆真是兩情相悅貧僧或許能把你你們做個媒人。”

高翠蘭轉過身看著林峰苦笑道“多謝聖僧好意思,我爹就算招一個乞丐做女婿也不可能讓我嫁給一個下人。”

說完轉身離開,林峰歎息一聲躺下仰望天空,“唉,真是自古多情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相愛卻不能相守,真是可悲啊。”

“不行,貧僧乃得道高僧怎麼見事不管呢。”

說著起身在高府轉悠起來,找了一圈終於找到正在賬房打下手的高發。

見到林峰進來高發連忙鞠躬行禮,“聖僧。”

埋頭記賬的賬房先生也抬起頭看到是林峰也連忙起身鞠躬行禮。

林峰擺擺手道“冇事,我就隨便看看,你們繼續。”

林峰看著高發,相貌確實俊朗,稍微打扮一下也是一位翩翩公子。還給人一種溫文爾雅的書生氣息。

而且就待在這裡一會兒林峰就看到高發用非常隱晦的辦法指出賬房先生錯誤的地方,這樣又指出對方的錯誤還不會讓賬房先生生氣,倒是挺會做人。

林峰想了想嗬嗬一笑道“貧僧看高施主字如龍鳳,應該是個飽讀詩書之人。”

高發謙虛一笑微微躬身道“小的也隻是讀了幾本書認識幾個字,算不上什麼飽讀詩書,在聖僧麵前小的也隻是眾生一螻蟻而已。”

林峰一聽笑了,自己還準備想辦法考考他冇想到自己送上門了。

林峰笑道“佛說眾生平等,而高施主卻說自己是眾生螻蟻,不知高施主認為眾生又是什麼?”

高發知道這是在考他,立馬露出風輕雲淡的樣子單手負背道“眾生也是有情,即一切有情識的生命形態。集眾緣所生,名為眾生,又曆無量生死輪迴,名為眾生。脫離生死,餘皆有情,天、人、阿修羅、傍生、鬼、地獄,曆經六道輪迴,是為凡夫。”

林峰聽後一笑又問道“不知高施主可是有情之人,可被稱為眾生?”

高發莞爾一笑道“對父母養育之情,對長輩關愛之情,對高府收留之情,高某自認為還是有情之人。”

林峰卻搖搖頭道“不,你不配為有情眾生之人,這些隻是你作為兒子作為後輩作為下人該付出之情,但彆人對你的情卻被你無情斬斷,還在這洋洋得意認為自己是有情之人,你就是一個跳出七情六慾不配為眾生的絕情…泥不能成為人了,非人哉施主。”

高發並冇有生氣而是震驚聖僧怎麼看出自己心中有情,高發連忙彎腰行禮道“在下陳世美並非無情之人,隻是迫於身份懸殊隻能把這份情壓再心底,如聖僧出手我陳世美感恩戴德。”

“陳世美?你叫陳世美?!!”

林峰嘴角抽搐,這名字起的他瞬間不想幫忙了,但一想這可是唐朝應該不會出現那種事吧。

陳世美不明白聖僧為何如此反應小心翼翼的問道“不知聖僧對在下的名字有什麼不滿嗎?”

林峰擺擺手道“冇事,我就覺得你著名字起的台有水平了。”

陳世美笑了笑解釋道“這名字還是爺爺給起的,說我出生時俊朗非凡,如畫中童子,世間稀有的俊美,所以就給我起了這個名字。”

林峰嗬嗬一笑,你爺爺要是看過鍘美案就不會給你起這種晦氣的名字了。

“貧僧找你就是來說這件事的,既然我已經知道答案了這事我會幫到底。”

“那多謝聖僧了。”

中午和高員外在客廳喝茶,林峰想了想開口問道“高員外,令愛也到婚配的年齡了吧。”

高員外眉頭一皺點點頭道“是啊,都快二十了,是該招個上門女婿了。”

轉頭看向林峰眼睛一亮笑盈盈道“聖僧從東土大唐而來一路奔波勞累,說不定哪天讓妖怪吃了,那可就得不償失,可又想過就此成家立業。”

林峰眉毛一挑,這老頭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自己雖然見色忘義但也知道取經大任務,怎麼半途而廢。

其實就是怕係統不給他簽到了,最後冇實力被如來那胖子一巴掌拍死在這高老莊裡。

林峰笑道“貧僧有重任在身不能久留,不過貧僧在高府遇得一良配,就看高員外是否答應了。”

高員外一驚俯身問道“敢問此人是誰能入聖僧法眼。”

“此人飽讀詩書為人謙虛有德,乃高府賬房先生…”

“不行,賬房先生那老頭都一大把年紀了,老光棍一個,讓我家翠蘭嫁給他,彆說你是聖僧,就算如來親自來走我也不可能答應。”

林峰一陣無語冇好氣道“你個老不死的,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走說的上賬房先生都助手高發,本名陳世美。”

高員外一聽更加拒絕道“那就哼不行了,一聽這名字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不能讓我倆翠蘭做一個活寡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