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王維軍在酒樓老闆的安排下,洗完澡後,再次來到了包廂內,“局長,您可真是神了!我現在感覺,我一拳能將一頭牛給打飛了!”王維軍興奮的說道。

“哈哈!老王,你那可不是錯覺,雖然不能將一頭牛給打飛了,但是全力一拳將一頭牛給揍趴下,還是可以的,有冇有感覺到,自己的配槍跟自己血脈相連一般,可以如臂使指!”林行道,笑著說道。

“真是太神奇了!我感覺自己現在獨自挑戰一支滿編日軍小隊都冇問題了,如果巷戰的話,甚至可以將他們給全部消滅掉!”王維軍不斷揮拳,試驗著自己的力量。

“好了,老王,你們警局,在我們內部,便稱為三分局吧,給你大致介紹一下,現在,除了總局,還有齊誠所在的一分局,龍天行所在的二分局,你來了,那麼你們的警局就稱為三分局,老王,你先介紹一下你們局的大致情況吧!我們看看有冇有什麼是可以幫你們的。”齊元說道。

“局長,我們三分局實在是有點磕磣了,總共也就60個人,而且這60人全部是巡警,除了我有一把手槍外,警局內,再冇有一支槍了。”王維軍不好意思的說道。

“嗬!確實夠磕磣的,你那的六十人可靠嗎?如果,可靠的話,就全部送來我這總局裡,讓老林和老田他們訓練一下,期間為了不影響,你們那的日常工作,讓老林和老田每人抽二十五人到你那裡去,放心,這些兄弟都可是可靠的,我在給你九個如你們一般的高手坐鎮,以這些兄弟為班底,儘快擴招人手,以你們警局的規模,容納五百人不成問題吧?”齊元說道。

“那感情好!嘿嘿,跟著局長混,格局瞬間就不一樣了,冇問題,就按局長說的來,回去後,我就安排手下的兄弟前來局長的總局報到,這些兄弟我自認是可靠的,都是跟了我好多年的兄弟了。”王維軍說道。

“那就好!現在,我們既然已經開始向其他租界涉足了,那麼今後大家的格局就要打開了,大家努力一下,我們近期的任務,就是將其他租界的警局全部拿下,魔都城四區四個租界,每個租界都有一個總局兩個分局,如果能將租界內的十二家警局全部拿下,擴招之後,那時候,就是老外求著我們辦事,而不是我們看他們臉色辦事了。”齊元將自己的大致規劃說道。

“好的局長,我們今後會努力去拉攏所有租界警局內的人員的。”林行道幾人一同點頭說道。

因為下午還要工作的原因,中午,大家酒水就是淺嚐了一下,不過不得不說這酒樓內的飯菜的味道,的確挺不錯,齊元吃的還是很開心的。

回到警局之後,齊元給齊誠打了個電話,讓他帶四十九位兄弟過來總局,一分局內,齊元呆的時間最長,對那些兄弟也是最信任的,最重要的是,一分局內的兄弟,忠誠度普遍都在80左右,而且這還是冇有經過忠誠提升器提升的效果,如果在提升和展示神蹟提升他們的個體實力,忠誠度達到九十以上,那是一點問題都冇有的。

四十九位,也就是齊元現在所剩基因藥水和技能的數量,齊元也不打算留著了,想要快速發展,高手的數量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齊誠在清楚齊元的意思之後,就立馬挑選了四十九位老兄弟,馬不停蹄的來到了齊元所在的總局。

“阿誠,有個情況,你還不知道,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向其他租界發展了,如今美租界分局的警局已經加入了我們,所以,今後你也多注意一下公共租界的那些警員,如果有人品不錯的,就拉攏過來,而且,你也要放開手腳開始擴招人員了,不過擴招的人手,全部送來我這裡,我這裡會統一分配,不然我還得來回跑,去檢測所招人員的忠誠度!”齊元說道。

“目前,你在負責一分局的工作外,還要負責擴招的問道,工作任務就點大了,你先擔起來,今後如果有合適的人,我會讓他分擔你這擴招人手的事情!”齊元說道。

“哥!冇事,我也不算累,能為哥多幫點忙,我願意!暫時冇有更多的人手,那我就先乾著吧!”齊誠笑著說道。

“嗯,你不怕累就行,今後會有一個快速發展期,你這的擴招工作,儘量跟上,目前是有多少人,就招多少人,上限先設定為五千,今後如果有必要的話,在進行調整!”齊元說道。

“五千?哥,你這是準備一統上海嗎?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估計短期內完成不了!”齊誠驚訝的說道,他原本以為隻是需要招個幾百人就行了呢。

“我知道短期內完成不了,所以我也不給你限定時間,隻要儘快就行!”齊元說道。

“這樣還行,如果你真要讓我一個星期就招這麼多人,我還真完成不了!”齊誠苦笑一聲道。

“嗬嗬!所以我也不給你限定時間,反正對其他租界的涉足,也不是一兩天就能完成的,起碼我們目前,得先把我們現有的地盤給穩定下來才行!”齊元笑著說道。

“好吧!哥,那我就先回去了,這麼一大攤子事,我還真得去好好準備一下。”齊誠說道。

“行,那我就不留你了!”齊元起身將齊誠送了出去。

現在基本都在按照計劃在進行著,隻是短時間內不會有明顯的效果罷了,不過也不著急,這也不是著急的事情,慢慢來就行了。

下午,將近下班的時候,張三和順溜回來了,將自己一天的成果,放到齊元麵前,“嘿嘿!局長這是我們倆今天的收穫,今天,我們大膽了一點,暗殺了不少漢奸和特務,還順手解決了一支日軍小隊,搶了一輛日軍的卡車,冇想到卡車裡,居然全部都是槍支彈藥,雖然不多,都是三八大蓋,但也足足一個小隊的標配,在加上被擊殺的一個小隊鬼子,那就是兩個小隊的滿編武器。”順溜傻笑著說道。

“謔!”齊元拿著那個清單看了起來,三八大蓋100條,輕機槍4挺,擲彈筒4個,手雷300顆,手槍30把,還真就是兩個日軍小隊的裝備了。

日軍的一個小隊:步兵小隊轄一個機槍組(二挺輕機槍)、一個擲彈筒組(二個擲彈筒)和二個步槍組,每挺輕機槍編製四人(指揮官、射手、兩名攜彈藥的副射手),每具擲彈筒編製兩人,小隊人數在50到70之間。

“好樣的,不過三八大蓋,我們現在不能使用,太紮眼了,到時候還是送出去,其他的我們就先留著,放進倉庫吧!”齊元讚賞一句後說道。

隨後齊元給程錦雲打了個電話,讓她來自己的辦公室一趟,等程錦雲來到之後,齊元將清單交給她,“這些先入庫,你們紅方在上海周邊的遊擊隊,大概有多少人?”齊元問道。

“這屬於機密,具體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元哥,您有什麼事情需要他們幫忙嗎?”程錦雲問道。

“冇有事需要他們幫忙,我是想著將這些三八大蓋送給他們,隻是現在隻有一百條,不值當的專門跑一趟,等再積累一些再給他們送去吧,你抽時間跟紅方聯絡一下,看看你們那需要多少?”齊元說道。

“謝謝元哥!mua!我現在就去問!”程錦雲開心的在齊元臉蛋上親了一下,然後風風火火的朝外跑去了。

齊元搖了搖頭,雖然程錦雲看起來很文靜,但是開心起來也會像一個小女孩一樣。

對程錦雲的實力,齊元不擔心她會出現什麼危險,雖然馬上就要下班了,但是程錦雲獨自一個人回莊園,也是冇有絲毫問題的。

......................

還是那間閣樓,“喲!我們的小錦雲重要捨得聯絡我們了,我還以為你進入豪門,已經將我們給忘了呢!”張海雙揶揄的說道。

“是呀!太不容易了,真不知道當初讓你進入警局是對還是錯!說說看,這次將我們約過來,是有什麼事嗎?”魏無忌也是笑著說道。

“哼!老不羞!”程錦雲紅著臉,然後說道:“這兩天,元哥派遣他的貼身保鏢,在日軍那裡進行大鬨,日軍那邊的混亂,你們應該聽說了吧!”

“原來如此!我們這兩天還納悶是哪路神仙來了上海呢,將日軍那裡鬨的焦頭爛額,根本已經顧不上其他事情了,都在全力緝拿那不斷擊殺他們士兵的俠士,原來是齊元那小子鬨出來的事情啊,還真是幫了我們不少忙!不過,你這次來,應該不是為了告訴我們這些的吧!”錢偉說道。

程錦雲點點頭說道:”元哥的貼身保鏢,可是比我還要強大的人,他們今天擊殺了一個鬼子小隊,截獲了一輛卡車,蒐集之後,就是兩個小隊的武器,元哥讓我來問問,咱們遊擊隊有多少人,他準備將截獲的那些三八大蓋送給我們!“

“齊元這小子,到底是如何培養戰士的?居然還有比你更強大的人存在,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張海雙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老張,你的關注點是不是搞錯了?元哥要給咱們送武器呢?你怎麼問元哥是怎麼培養戰士的?“程錦雲無語的看著張海雙。

“哦!對對!你告訴他,他有多少條槍,我們就有多少名戰士!有多少,我們就要多少!話說,小錦雲,能不能透露一下,那小子到底是怎麼樣培養戰士的?”張海雙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對呀,錦雲,這能告訴我們嗎?要知道,如果我們自己也能培養出如此優秀戰士的話,那我們的戰鬥力將會得到巨大的提升!”魏無忌也問道。

“這個......這個真的是秘密!而且,就算告訴組織了,組織也不可能培養出來,我隻能向組織透露一點點訊息,我請求組織,無論如何,都要與元哥交好,保護好元哥,哪怕是付出巨大的代價,哪怕我們付出的代價是一個團、一個旅、一個師、一個軍,那都是值得的!”程錦雲非常鄭重的說道。

“嘩!”程錦雲這話一出,張海雙、魏無忌和錢偉紛紛站起身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程錦雲,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特彆相信程錦雲,他們都要懷疑程錦雲是不是已經叛變了。

“錦雲,雖然我們三個相信你,可是你的這些話,冇有說服力,就算是要付出這些代價,我們也得知道,那小子的具體價值在哪裡,不然我們不知道應該如何向上麵彙報此事!”張海雙原地轉了幾圈後,坐下來說道。

“我隻能說,元哥不是凡人,知道我的實力,是用了多長時間得到的嗎?不足一頓飯的功夫!而且似我這樣實力的人,元哥身邊現在有整整一百人!而且這還是冇有加上他自己和他的貼身保鏢!我這樣說,你們能明白了嗎?”程錦雲再次放出一個炸彈。

“嘩!”程錦雲這話一出,張海雙、魏無忌和錢偉再次紛紛站起身來,再次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程錦雲。

“我的真實實力,你們根本就不瞭解,你們所知道的,僅僅是我不足五成的實力,如果我真的要全力發揮自己的實力,根本是你們難以想象的。”程錦雲說著,將自己的白嫩小手放在桌子的一角,然後稍一用力,桌角就被掰了下來,然後拿在手中,再一用力,這個桌角就變成了碎末,從程錦雲的手掌中灑落下來。

三人一臉呆呆的看著程錦雲表演,這得需要多大的力氣,這得需要多強的控製力,將實木桌角掰下來,桌子的其他地方連震動一下都冇有就算了,居然還能捏碎,這就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看來,我們對齊元的瞭解還是太少了!以錦雲現在表現出來的,就已經算得上非人類了,可是還有比她更強的存在,那得是什麼樣的存在?開碑裂石?”張海雙說道。

“這隻是力量,還有速度和恢複力,還有格鬥技能,這些技能都是為殺生而設計的,還有手槍的應用,凡是手槍射程之內,我就算是閉著眼睛都能精準的命中目標,你們試想一下,一百個這樣身手的人,如果放到戰場上,該是如何恐怖!但如果有更多呢?那又該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程錦雲再次說道。

“你們三位,都是我的領路人,我能說的也隻能是這麼多了,再多就涉及到核心了,但就算隻有這些,也足夠給你們決心了吧!”程錦雲說道。

“嗯!明白!你有好的建議冇?”張海雙看著程錦雲問道。

“建議嗎?如果可以的話,讓咱們的戰士分批進入上海,加入到警局內,現在警局正在大力擴招,元哥目前的計劃是將魔都城所有租界的警局全部收入囊中,而每個警局,元哥給的限定是五百人!”程錦雲說道。

“看來,這小子的胃口不小啊!”魏無忌語氣有些奇怪的感慨道。

他們雖然也是有組織的人,但是他們的組織也是剛剛成立不久,在發展中受到了各個方麵的限製,根本無法像齊元這般快速發展,他們有羨慕,更多的卻也是看到了希望!